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 078、梁家惨了

078、梁家惨了

    她的哭声引得不少人侧目看过来,有些知道内情的也跟着议论起来。

    云舒牵着妹妹的手,多少也听到了一些情况。原来,这次水匪进村受灾最大的就是梁家了。

    曾经的梁家虽不说家财万贯,却也是家境殷实,宅子里的下人丫鬟更是好几十个,可现在,一切都没了。

    水匪半夜偷偷进村后直接就冲着他们家去的,若说其中没有内应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水匪抢劫了家中的银两绸缎金银首饰以后,又将府中所有年轻貌美的小丫鬟们一并扛走了。

    梁家家中有两条大船,其中一条出海捕鱼尚未归来,剩下的那条也被水匪开走了。

    风吟他们到的时候船已经出去好远了,再加上夜幕降临,水匪行船故意没有点灯,他们根本追不上,只能转而先来救助村中的百姓了。

    如此一来,梁家果然如郑氏所说被水匪祸害了个干干净净啊!

    只是这水匪本就是梁子俊自己招来的,若不是他心思不正花钱找人掳劫云舒,那些水匪也不会盯上梁家啊!

    不过像郑氏这样的人永远看不到自家的过错,从来都是把责任归咎到别人头上。

    对于这样的事老村长也不好决断,毕竟云然是被水匪给糟蹋的,梁家自己都遭了难还怎么保护一个小丫鬟?更何况,要不是当初你们自己哭着求着去梁家当丫鬟,哪能有今日的下场?

    当日云然和云莲儿抢着去梁家当丫鬟的场景他们可都记得清清楚楚呢,这才过了几天啊,没想到就变成了这样。

    不过被水匪糟蹋了的女子,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了,云然算是就此毁了。

    云舒叹了口气,默默地摇了摇头。

    正在这时,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子突然冲进了人群,一把拽住了郑氏,晃得她身子都快要站不住了。

    “莲儿,我的莲儿呢?你把我的莲儿藏到哪里去了?快说,快说啊,我的莲儿?我的莲儿?”

    来人正是云舒曾经的祖母刘氏,只是她衣衫凌乱脏污,头发乱糟糟地披在身后,若不是她的声音很熟悉,只怕根本没人能认出她来。

    郑氏显然也被她的突然出现惊到了,愣了几秒,呆呆地说:“不,不知道啊……”

    她是真的不知道云莲儿去哪儿了,来他们梁家当丫鬟的只有云然而已,没有云莲儿啊!

    刘氏还不死心,使劲儿掐着郑氏指甲都快要陷进肉里去了:“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你们把我的莲儿藏起来了!我的莲儿,她最喜欢你家那小子了,她说她要偷偷地去梁家探望你小子!她吃了晚饭就走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一定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对,一定是,你们看莲儿长得漂亮又痴情,定然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还给我,快把莲儿还给我!”

    什么?!

    郑氏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了,什么叫偷偷来梁家探望子俊?什么叫我们把她藏起来了?她什么时候见过这丫头啊!

    “你这个疯婆子,别胡说八道!你自己的闺女不好好看着,现在丢了怎么赖上我们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云家是想钱想疯了,想要来我们梁家碰瓷儿的!”

    郑氏一把将刘氏推到一边,嫌恶地碎了一口唾沫:“说我们藏了你闺女?哈,真是好笑!你闺女是个什么货色,就是来我梁家当丫鬟我都看不上,还会把她悄悄留下藏起来?我告诉你,做梦!别说是我没看到,就是看到了也会找人把她给轰出来!我们梁家就是再不济,也不会看上你们云家这种上赶着往上贴的贱女人!”

    刘氏一阵懵,却不肯相信郑氏的话,想要上前去拽她却被郑氏一把给推开了。刘氏还是不死心,一眼就瞧见了帐篷里躺着的梁子俊,像是疯了一般冲进了帐篷里:“梁子俊,莲儿呢?莲儿呢?你不是说要给她名分吗?你不是说要娶她吗?我的女儿呢?你把女儿还给我!”

    眼看着刘氏已经抓住了梁子俊,郑氏赶紧上前一把将她给拖了出来。

    刘氏不死心,抓着一个东西就死命地扯,这一扯不要紧,正好将梁子俊身上盖着的那条毯子扯了出来。

    “儿啊!”

    郑氏一声凄厉嘶吼,众人只见那毯子下边盖着的双腿,竟是空的!

    云舒倒抽一口凉气,梁子俊的腿,没了!

    不是单纯地折了,而是真真地断了,瞧那塌陷的裤子,断口还很工整,就像是切菜一般。

    旁人或许不知,但云舒却是知道的,大腿上的骨头很难切断,就算是在现代也得借助一些工具,说他的腿是被切断的,倒不如说是锯断的。

    这得多疼啊!

    也难怪梁子俊一脸苍白,外边吵成这样他都没有醒过来。

    “滚!疯婆子,滚开!滚开!”

    郑氏连踢带踹地将刘氏轰到了一边,赶紧拿着毯子将梁子俊重新盖好,她像是魔怔了一般,一边盖着毯子还一边小心翼翼地哄着:“儿啊,不疼,不怕,娘在身边呢,不怕不怕……”

    听到动静的梁殷实也赶紧过来了,他的左边袖子耷拉着,因为跑得太快那袖子随风飘荡,看上去很是瘆得慌。

    他的左胳膊也被切断了。

    云舒蹙眉,忍不住叹了口气,梁家两个顶梁柱都成了残废,以后梁家恐怕是再难有东山再起的一天了。

    遭此大难,梁殷实老了不只十岁,跟村长打听清楚情况后,他跟刘氏说清楚云莲儿的确不在梁家的事。

    “不在?真的不在?那我的莲儿去哪儿了?我的莲儿呢?”

    刘氏一脸泪痕,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来,双眼呆滞地跑走去找她的莲儿了。

    云盈和吴氏还不依不饶地,非要梁家给他们一个交代才行。

    梁殷实看看帐篷里的妻儿,摇摇头叹了口气:“我们梁家昨晚遭了难,管家里应外合投了水匪,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你就算是让我赔我也拿不出什么了。云家小子,你女儿的事我们真的没办法,能保住她没有被水匪带走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我,我真的没办法保住她的清白了……”

    居然是梁家管家投靠了水匪,怪不得水匪一来就直接朝着梁家去了,也难怪他能把梁家的金银财宝洗劫一空,敢情是有个知根知底的人在啊!

    更可恶的是,这个梁管家不仅害了梁家,还把整个云水村都害得这么惨。众人纷纷摇头叹息,对那个梁管家更是恨之入骨。

    云盈和吴氏互望一眼,刚要开口跟梁家讨要个公道,那边老村长当先拄着拐杖笃笃笃地敲了起来:“你们云家的房子都被烧成什么样了?你爹被打得都下不来床了,你们俩倒好,不去照顾家里居然想着来这里没事找事!云然呢?她身边可有人照顾?若是她一个想不开寻了短见,你们这当爹当娘的怎么对得起自己的闺女!”

    一说起云然来,吴氏脸色一变就要回去找女儿。

    云盈却一脸不屑,嘟囔了一句“反正也是赔钱货,死不死的有什么要紧”便转身打算去找梁殷实。

    不管是不是梁子俊糟蹋了他的闺女,总之云然是在梁家出事的,他们就得表示表示!

    “亲家啊……”

    一声亲家刚出口,帐篷里看着梁子俊的郑氏顿时就冲了出来:“你那嘴里胡沁什么!谁是你亲家?可没见过哪个丫鬟敢跟老爷攀亲家的!滚,滚,别以为你闺女是在我们梁家出事的就想来我们梁家讹钱!我告诉你,这也是幸好在梁家了,要是在你们云家,肯定早就被水匪给抢走了!还想看到她?想得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