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074、奇怪

    说实话,那时候她真是吓坏了,就怕看到云舒被水匪一刀砍死在她面前。她们可是好朋友好姐妹啊,她不能眼看着云舒被伤害。

    云舒紧紧地握着她冰凉发抖的手,心中满是感激。什么叫患难见真情,或许这就是吧!

    哒哒哒,哒哒哒!

    是马蹄奔驰的声音。

    云舒一个激灵,赶紧回头去看,却没看到自己熟悉的银白战甲,不由有些失落。

    来的是个小将,正骑着马四处喊话:“云水村的村民们,水匪已经全部肃清,大家安全了,可以出来了!云水村的村民们,水匪已经全部肃清,大家安全了,可以出来了!”

    喊声在整个村子里回荡,村民们的哭声叫声掺杂其中,丝毫没有一点儿战胜的喜悦,有的只是满目疮痍和遍地鲜红的血迹。

    村中央的老槐树也被水匪放火烧了,虽然你已经被村民及时浇灭,但树干上黑黢黢的,看上去很是揪心,不知道来年还能不能再发芽钻出绿叶。

    老村长仿佛一夜老了十岁,在云舒和孟祥娥的搀扶下站在石台上,看着瘫坐在平地上的百十号村民,他老泪纵横。

    云水村虽然不富裕,不过百姓们勤劳朴实安居乐业,过得也是温馨舒适,哪成想,会遭此灭顶之灾。

    曾经两三百号人的村子,此时,也只剩下一百多人了。

    “大家……”老村长哽咽了一下,不过看到大家殷切的眼神后还是强行抑制住内心的悲痛,继续说道:“大家还好吗?”

    一句话勾起了所有人的痛哭。

    一个老婆婆怀中抱着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儿,哭天抢地:“村长啊,俺,俺儿子媳妇儿,都没了,都没了啊!只剩下俺们娘俩儿了,这日子可咋活啊!咋活啊!”

    还有一个年轻的小妇人,肚子明显隆起,想来是怀有身孕了,她倒在一个老妇人怀中哭得抽抽噎噎地,快要喘不上来气了:“相公,相公啊,你走了,我和孩子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还有两个孩子,大的也就跟云馨那么大,小的才刚刚会走路,哥哥抱着弟弟,呜呜地哭:“村长爷爷,村长爷爷,我爹娘他们呢?他们回来了吗?他们说只要我和弟弟听话,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只是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是不会来啊?

    望着这两个可能失去了父母的可怜孩子,云舒的心像是有人在拿刀用力地戳一般,疼得她快要无法呼吸了。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坐在人群中休息的罗清漪和云馨,很庆幸,她的家人还都在。

    老村长也老泪纵横,他今日是躲在了火炕里边才躲过了一劫,可此时他却觉得自己很懦弱,身为一村之长,他不仅没有能力护住自己的村民,甚至当先躲了起来。

    “我,我对不住大家,对不住大家啊……”

    老村长一把将搀扶他的云舒和孟祥娥推开,颤抖着身子跪了下来。

    “爷爷!”

    “村长爷爷!”

    云舒和孟祥娥震惊了,她们虽然了解老村长的心情,可他毕竟也是无可奈何,难不成让他一个上了年纪连走路都困难的老头子去跟水匪拼命吗?

    孟祥娥想要扶起爷爷,可老村长根本不许她靠近。

    咬了咬牙,孟祥娥扑通一声跪在了爷爷身边,悲痛地说道:“是我对不住大家,是我的错,当水匪进村的时候,我将爷爷奶奶藏进了火炕里。我没能去保护村里其他人,是我的错。大家要怪罪的话,就怪罪我吧!我对不起大家!”

    咚一声,孟祥娥额头触地,磕了一个响头。她用力极大,额头上已然红了一块。

    村民们的哭声停了片刻,很快就又呜呜地响了起来。

    不过很庆幸的是,大家谁都没有将这次的过错怪到老村长头上,他们只是一边哭一边骂着那些杀千刀的水匪。

    云舒赶紧去扶起两人,但两人一个低头跪着,一个头触地跪着,谁也不肯起身。

    哎!

    云舒叹了口气,站出来大声道:“各位叔叔婶婶们,这次水匪进村大家都始料未及,我们的家没了,家人不见了,可是我们现在不能这样消沉下去。”

    她指着旁边还未熄灭的大火,指着那些或已然倒塌或颤颤巍巍尚未倒塌的房子,声嘶力竭地说道:“大家看看,看看那些房子里,或许,那儿还有我们的家人埋在里边等着我们去救,或许还有我们的银两等着我们去寻找。现在我们坐在这哭泣,有什么用?水匪可恶,幸好我们没有被遗弃,朝廷来救我们了,若不是他们,只怕此时我们早已死在水匪的大刀之下。乡亲们,别再哭了,时间不等人,我们再多哭一声,或许就会多一个亲人远离我们!”

    下边坐着的村民们都被她的话激得起了斗志,他们怎么忘了?他们的家人或许还没有死,或许现在只是躺在某个地方等着他们去救呢!

    “对,我们不能再哭了,我要去救我儿子!我儿子说了,他会把水匪引开,只要我没有看到我儿子的尸体,他就一定还活着!”

    之前抱着孙子哭喊的老妇人当先打起了精神,或许这就是母爱的力量,为了孩子,即便再柔弱的女人也能振奋起精神来。

    在她的带动下,不少人都停止了哭泣,大家纷纷站起身来,就连那个抱着弟弟的小男孩儿也用腰带将弟弟背在身上打算去寻找他的爹娘了。

    老村长和孟祥娥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简直不能想象这些都是真的。

    “村长爷爷,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时候,你还是赶紧带领着大家救人救火吧!现在已经这个样子,能少损失一些就少损失一些!”

    云舒将老村长扶了起来,宽慰着他。

    孟祥娥眼睛不自觉地瞄了一个方向,也赶紧站了起来,扶着爷爷大声道:“爷爷,你身体不好,这些事孙女替你去办,你赶紧去休息休息!”

    “祥娥姐,大伯大娘他们都在城里,村长爷爷身边就只有你一个人,你还是好好照顾他吧,这些事,让我和王瀚大哥去办好了。”

    云舒也是好心,只是没想到孟祥娥却坚决摇头:“爷爷是一村之长,他不能帮村民的忙,我这个当孙女的若是再不出面,只怕村民们会心有怨怼。还是我去吧,爷爷你去休息吧!”

    休息?

    老村长这个时候哪里休息得了?他的心早已被受苦受难的村民占据了。他摆摆手,勉强打起精神:“什么都别说了,这个时候我不能离开,我要带着大家去救人。好了,赶紧走吧,祥娥你去照顾你奶奶。”

    “不行!”孟祥娥立即拒绝,或许是自己突然的情绪变化让她有些失礼,她赶紧又道:“爷爷,我陪着你。奶奶有槐花他们照顾呢,没事。”

    看孙女执意如此,老村长摇了摇头只好答应了。

    云舒却总觉得孟祥娥今日有些不对劲,偷眼瞧了瞧,果然见她眼神闪烁,脸颊上不知是怎么地,居然还红扑扑的。

    奇怪!

    正纳闷着,前方出现一阵骚乱,云舒抬眼望去,只见乌压压的人群中,一个身着银白战甲的男子格外显眼。他颜面俊朗却冷如冰霜,骑在高头大马上雄赳赳地过来了。

    这不是旁人,正是带着手下如神兵天降一般来救人的常胜大将军风吟。

    不过,云舒的眼神并没有盯在他身上,而是望向了他马后押着的几个水匪身上。

    居然是他!

    云舒望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眼神一凛,蹭蹭地跑了过去。

    ------题外话------

    孟祥娥,我真的不想让她黑了怎么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