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 070、水匪来了

070、水匪来了

    孟祥东眼神宠溺地看着云舒,笑道:“这次引水,大家都是有功之臣,不过头功绝对是你的,这个福星你还真是当之无愧了。”

    云舒好笑地瞪了他一眼,这个孟祥东,就是喜欢拿她开涮。

    不过若是让刘氏知道她一直骂着的小贱人小灾星突然变成了人人称赞的大福星,不知道她会不会气得鼻子都歪了。

    想到这里,云舒忍不住在人群里悄悄搜寻云家人的身影,好奇怪,居然一个人都没出现呢!

    说来也是,自家出了个姑侄当众抢一夫的丑事,云家人若是这会儿还敢出门才是奇了怪了。

    “姐,姐,你尝尝这水多好喝啊!”

    小云馨满脸水花地朝着姐姐招着手,不仅是她,水塘旁边还站着好多人,有的带着瓢,有的带着勺子,什么都没带的村民直接用手捧着泉水便喝了起来。

    大家连连称赞这水又干净又清凉,比村南的河水还要好喝呢!

    孟祥娥也就着槐花的碗喝了一口泉水,激动地说道:“这山上的水就是干净,我都想能天天喝到这水呢!可惜有点儿远。”

    有点远?

    孟祥娥的话激起了云舒心中的某一根弦,她猛地一拍手,激动地小脸儿酡红:“不远!咱们可以把水引到村子里去啊!”

    引到村子里去?

    孟祥娥一愣:“难道,也是用竹子这样架过去吗?”

    用竹子把水架过去显然不现实。从山上能成功引水下来是因为山势低,水往低处流是正常的。可是想要把水引到村子里就难了,更别说再把水架起来引走了,让水往低处流可以,让水往高处流怎么行?

    云舒却摇摇头,笑道:“咱们的确是用竹子,不过不是架起来。”

    她指着村子中间的大路,继续说道:“咱们可以在村子中间挖一条窄点的渠,也像这蓄水坑一样用竹子把渠四周围起来。山上的水源源不断地往下流,蓄水坑的水早晚有满了的一天,等水满了就会想方设法往外流,这样不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流到渠里去了?这样咱们就可以就近打水,再也不用来水坑这边挑水了呀!”

    不仅如此,若是可以的话,每家每户还可以自己修一条通往家中的小渠,这样水就能流进家里去了,不就跟二十一世纪的自来水一样了?

    “好主意啊!”孟祥娥毕竟是念过书的,头脑转的快,连声赞同:“若是怕水脏了,咱们还可以在渠上边遮挡点东西。而且不仅是这边的水坑,咱们还可以在村南修一条同样的渠,两边河水一起用,就不怕大家用水不方便了!”

    云舒的引水入户真是解了全村人的用水难题,其实这样的法子在京城那些有钱人家里也经常用,只不过他们不是为了喝水,而是为了让家中景色更别致精巧,所以引水入户改成小河池塘什么的。

    现在她也用这样的法子,使村民生活更方便了。

    老村长也觉得这个法子十分好,当即便问起全村人的意见,毕竟这是关系到大家利益的事,大家愿不愿意再多干活儿还是他们说了算。

    意料之中的,淳朴善良的云水村村民没一个不同意的,虽然这项工程要比引水下山更麻烦一些,不过只要为了全村百姓,大家都愿意再辛苦一段时间。

    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下来,不过,还未等他们付诸行动,一个天大的灾难便降临到了整个云水村百姓的头上!

    晚上的云水村还像往日一样静谧,经过一天的辛苦劳作,村民们早早地收拾妥当入睡了,整个村子只能听到海浪拍击海岸的声音。

    云舒一心都在想着小龙虾和烧烤的事,不知不觉进入了了梦乡。突然,一个惊恐的尖叫吵醒了她。

    “走水啦!走水啦!大家快来救火啊!救火啊!”

    云舒猛地坐了起来,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抱起了云馨,拉着罗清漪往外跑。直到脚丫接触到冰凉的地面她才反应过来,着火的不是她家,是外边。

    “舒儿,快拿着盆,咱们去救火!”虽然怀着身子,行动明显有些迟钝了,但罗清漪还是沉着冷静地带着女儿一起去救火。

    “娘,你别去了,我过去看看就行了!”

    云舒拦住娘亲,穿好鞋就往外走,台头一瞧,南边已经是一片火光,几乎照亮了整个村子。

    “是梁家!”罗清漪更清楚村中的情形,一眼就认了出来。

    云舒眉头一蹙,这事儿有古怪。

    这么大的火不是烧了好大一会儿就是多处同时起火造成的,梁家是云水村的首富,家中佣人好几十,怎么可能会让家里着这么大的火?

    “娘,你们先回去,这事儿不对……”

    还未等云舒说完,门外传来更加凄厉惊恐的呼声:“快跑!水匪进村了!水匪进村了!”

    水匪?!

    云舒一个激灵,后背都凉了。

    罗清漪更是吓得双腿发软,差点儿都站不住了,她紧紧地搂住云馨,一把拉住云舒的胳膊就往屋里拖二人:“快,快去藏起来!洪郎中的媳妇儿,就是被水匪给糟蹋了!你们俩儿,快藏起来,藏起来!”

    她的两个女儿,一个还未长大,一个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不能就这样被那些水匪给掳去!

    只是,不知为何,她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就是拖不动两个女儿,罗清漪的眼泪顿时就涌出来了,连声哭泣起来。

    云舒知道她是吓坏了,赶紧架住已经害怕得虚脱的罗清漪,将她和云馨往窝棚里拽:“娘,你别怕,别怕,还有我呢!还有我呢!”

    云馨毕竟还小,虽然一直听着大人们说水匪多么厉害多么厉害,却从未亲眼见识过。正所谓不知者无畏,小小年纪的她显然比罗清漪更镇定。

    “娘,馨儿保护娘,娘不怕!”

    看着两个女儿,罗清漪眼泪流的更凶了,哭着自责:“都怪娘不好,娘对不住你们!娘护不住你们!盛哥盛哥,你到底在哪儿啊!我快要坚持不住了,真的坚持不住了啊,盛哥,盛哥……”

    罗清漪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即便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依然没有像农村老妇人那般嚎啕大哭。云舒很感激娘亲没有放开嗓子,不然她们娘仨真的就活不成了。

    把罗清漪拖进窝棚,云舒听着外边越来越乱越来越吵的叫声喊声,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双手抱住罗清漪的脸颊,强迫她看着自己,认真地说道:“娘,你听我说,听我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水匪已经进村了,我们现在只能躲起来,等着官府的人来救我们。你放心,我听说京城的常胜大将军风吟来了,就是来剿灭水匪的,我相信他一定能及时赶来救咱们的!”

    不知为何,云舒突然就想起了那个救了自己两次的男人,在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刻,她虽然盼着他能来,却依然没有全盘将自己的命运托付给一个陌生人。

    毕竟,老天爷只会救自救的人!

    许是女儿的镇定感染了她,罗清漪的情绪稳定了一些,静静地看着女儿。

    云舒勉强松了口气,她吸了口气让自己看起来更镇定:“娘,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风吟将军赶来之前先把自己藏起来,藏的严严实实的,不能让那些水匪发觉咱们。所以,娘,你现在就带着云馨躲进水缸里去,不要说话,不能说话,记住了吗?”

    罗清漪点点头,又立即摇头:“你呢?你去哪儿?你不能出去!那些水匪杀人不眨眼的!”

    果然是知女莫若母啊!

    ------题外话------

    非常感谢书城尾号为9840的朋友每天给的票票,谢谢你,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