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 059、鹅卵石?珍珠?

059、鹅卵石?珍珠?

    “对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郑德辉点头如啄米。

    云舒挑眉斜看了他一眼:“那你倒是说说,打算怎么让我心里踏实呢?哎,还别说,我现在这心里还有些突突地跳呢,也不知道能不能挨到回家啊!”

    “别别,你可不能死,你要是死了风大将军肯定会劈了我的!”

    郑德辉脱口而出,终于说出了自己真正的忌讳。

    呵!原来是看今日事被风吟撞见了啊!

    云舒嗤了一声,也不跟他绕圈子了,直接开口道:“行了,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说吧,你打算赔偿我多少钱啊?”

    一说到钱,郑德辉的心终于落了地。只要能用钱摆平的就全都不叫事!

    “姑娘开个数,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郑德辉笑得很是狡黠,万掌柜嘱咐的话还在耳边回响:若是这丫头不贪心开了个合适的价钱,咱们就给她;若是她狮子大开口那就更好了,正好可以让大家都看看,其实不是咱们掳人劫持,而是这丫头贪心想要讹人罢了。

    他现在不怕云舒要钱,就怕云舒不要钱!

    这点儿小心思,云舒又怎会看不透?

    她伸出手来,笑了:“总是谈钱伤感情,这样吧,我刚刚进你们醉红楼的时候,看你们那鱼池里的鹅卵石不错,不如给我几颗?”

    鹅卵石?鹅卵石!

    郑德辉脱口而出:“那不是鹅卵石!那是珍珠!真正的东海珍珠!”

    “哦?珍珠?不好意思啊,我长在小渔村,还从来没有见过珍珠呢?那东西能吃吗?很贵吗?要不我不要了吧!”云舒眨巴着大眼睛,好像真的不知道那珍珠多么值钱似的。

    和掌柜看的好笑,忍不住开口:“郑公子该不会是不舍得那几颗珍珠吧?刚刚公子不是还说只要云姑娘开口,你什么都答应的吗?怎么现在云姑娘想要几颗珍珠你就不给了?该不会,不是真心实意来给姑娘道歉的吧?”

    这几句话说的很是到位,句句戳中郑德辉的痛脚。

    看看围在门口瞧热闹的百姓们,郑德辉咬牙应了:“这是什么话?只要是姑娘想要的,我都愿意给。”

    若是能用几颗珍珠换自己的小命,也值了。

    不过可惜,云舒从来都不会按套路出牌。

    “哎呀,我看你那鱼池里边的鹅卵石有大有小的,我也不知道挑大的好还是小得好,要不这样吧,我抓一把,抓到多少算多少,郑公子你看如何?”云舒冲他晃了晃自己的右手。

    本还心疼的郑德辉顿时乐了,她那手小的顶多也就只能抓三颗大点儿的珍珠,小珍珠就更不好抓了,特别是在水里,一抓一合间,那些小珍珠早就顺着水流流走了。

    “好好,这样公平。不过咱们可提前说好了,只能抓一下,不管你抓到多少咱们之前的恩怨就全都一笔勾销了,谁也不能再倒后账,也不能再四处传说这件事,如何?”

    “成交!”云舒眉眼弯弯,笑得纯真美好。

    今日的醉红楼绝对是开店以来最热闹的时候,因为,有人居然要去招财鱼池里捞珍珠了。自打开店,这些珍珠都是只进不出的,别看池底显示不多,其实底下早就有厚厚一层了。

    郑德辉心疼得不得了,可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和刚才的一切都是误会,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舒去抓珍珠。

    “没关系,没关系,她手小,手小,抓不了几个,抓不了几个。”

    在心里默默念着,郑德辉只盼着云舒在抓珍珠的时候一不小心手抽筋,一个也没抓上来。

    “郑公子,我可要开始了哦,你要是后悔了现在说不也行的。”云舒挽起了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郑德辉憋得内伤,若是真的可以,他才不会让云舒抓自己的珍珠呢!

    “你赶紧,赶紧吧!”无力地摆了摆手,郑德辉已经不忍心去看接下来的一幕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云舒嘿嘿一笑,再次挽了挽袖子,双手同时朝下扎了进去。

    “等一下!你不是说只用一只手抓吗?怎么两只手都进去了?”万掌柜突然喊了起来。

    郑德辉也赶紧睁开眼睛,果然瞧见云舒两只手都进了水里,还做了个捧的动作。这要是一捧下去,可就不是几颗珍珠了,那得是几十颗!

    “不行不行!你,你,你耍赖!”郑德辉慌忙地就要去拽她。

    一边的和掌柜开口了:“哦?刚刚说只能用一只手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你们记得吗?”

    围观群众十分配合地摇摇头:“不记得!不记得!就记得说只能抓一次了,没说用几只手呢!”

    和掌柜十分满意地点点头,看向已经一脸菜色的郑德辉:“郑公子,你该不会是舍不得了吧?你刚刚不是还说只要是云姑娘要求的你都会答应吗?怎么这么快就不同意了?难道你不是真心实意来给姑娘道歉的?”

    听听,听听!又是这几句话!郑德辉简直要气炸了,他的确不是真心实意来给云舒道歉的,他就是怕风吟回去了给他麻烦而已啊!

    一想到风吟那杀人不眨眼的模样,郑德辉又怂了,无奈地遮住了自己的眼睛:“罢了罢了,一只手和两只手还有什么区别?抓吧,抓吧!”

    这可怜的小模样看得云舒都有些不舍得了,只觉得是自己把人家给欺负得太厉害了。

    所以,她决定了,一定要好好抓,认真地抓,多多地抓,争取一捧下去抓它个成百上千!

    哗啦啦水声响起,云舒捧着小山一般的珍珠笑得眼睛弯成了两个月牙儿。

    “快,赶紧拿袋子!”

    和掌柜一声令下,早已有机灵的小伙子捧着布袋子接在了云舒手下。珍珠哗啦啦地落下,互相碰撞着,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

    可这声音在郑德辉听来,却像是催命符一般恐怖。

    他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个讨债鬼给送走,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居然打主意打到了这小丫头头上!

    云舒可不想现在就走,她还得把这些珍珠妥善安置起来呢!

    “这么多珍珠得不少钱吧?啧啧,我一个小村姑拿这么多珍珠真是太招摇了。万一碰见个坏人怎么办?对了,和掌柜,不如你给我出个主意吧!”

    对上云舒狡黠的眼睛,即便是见识过不少世面的和掌柜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城里有个泰和钱庄,很诚信也安全,姑娘不妨将珍珠寄存在钱庄里。正巧我跟那钱庄掌柜还有几分交情,有我作保,以后这珍珠只有姑娘亲自出面才能取出来,若是换了旁人,直接送进衙门里,姑娘你看如何?”

    送进衙门里……

    云舒狐疑地看看郑德辉:“可是县丞大人……”

    “姑娘放心,我相信县丞大人不是那种贪赃枉法的人,若是有人真的冒名顶替,想必在座的百姓们也都愿意替姑娘去衙门里做个证人吧?”

    和掌柜刚说完,门口的百姓们立即附和起来。看来大家对郑德辉都不怎么信任啊!

    “那就有劳和掌柜和大家伙儿了。”云舒勾唇一笑,转过头来又道:“郑公子,看来今日的事真的是个误会,云舒之前有些胆大妄为了,还请公子不要计较。哦对了,这些珍珠就多谢了,改日我定当登门拜访来尝尝醉红楼的美味哦!”

    郑德辉身子一抖,别,别,千万别来!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再来我醉红楼了!

    哈哈一笑,云舒拎着沉甸甸的布袋子跟着和掌柜朝泰和钱庄去了。

    ------题外话------

    嗯,这下郑德辉变成郑光光了,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