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 026、背影(男主非正式露面)

026、背影(男主非正式露面)

    王婶子坐到云舒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慧儿上边还有两个姐姐的,可是现在,全都没了。头一个是冬天里,杨家媳妇儿来镇上摆摊儿,因为那天儿实在是太冷了就没带着孩子。可是等她回到家的时候,五岁的大女儿已经冻死在野地里了。听她说过,这闺女向来懂事,她把饭菜放在锅里盖着,闺女饿了就自己去锅里拿。谁能想到这孩子居然会跑到半里以外的野地里啊!才五岁啊,就这么没了!哎!”

    虽然没有孩子,但云舒也是有妹妹的,若是云馨在雪地里冻一天,她肯定要心疼死了。

    韩爱兰的海娃子今年正好五岁,她的心更疼,抹了抹眼泪哽咽道:“孩子她爹呢?孩子没回家他不知道吗?”

    “她爹?”

    王婶子眼中满是怒火,愤愤地说:“男人也是能指望得了的?去年杨家媳妇儿有事没来城里,杨寡妇偷偷跟我们说的,那大闺女有可能就是她爹给扔到野地里去的!要不一个没出过门的孩子怎么可能去那么远的地方?哼!”

    杨寡妇什么样云舒也是见识过的,她的话能不能信还两说呢!不过杨嫂子大女儿死得的确蹊跷,其中肯定有内幕。

    她没有跟韩爱兰一起骂杨嫂子的丈夫,而是再次问道:“你不是说慧儿有两个姐姐吗?那另外一个呢?”

    老大死了,老二呢?

    王婶子撇撇嘴,悄悄地看了杨嫂子一眼,见她们娘俩儿都没有注意到这边,这才继续说道:“她大闺女死的时候,二闺女才两岁,一开始是放在娘家的,后来老大没了,她就接回身边了,天天跟眼珠子一样守着,就怕再出什么事。再后来她生了慧儿,又是个丫头,她婆婆就不大乐意了,非要让送走一个丫头才行。不仅是她婆婆,连她丈夫和她亲娘也这样说。

    俩闺女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能说送人就送人?杨家媳妇儿肯定不乐意啊,为这还跟她婆婆她男人吵了好多次架,自己也时时刻刻地把两个孩子放在身边,连娘家都不敢放了。就这么一直养了四年,去年她终于生了儿子。可谁知,儿子有了,女儿却没了……”

    “老二也死了?”韩爱兰声音颤抖,睁大了眼睛。

    王婶子眼中有泪,抬手擦擦眼睛:“没死,不过也跟死了差不多了。她生产那天,两个女儿在屋外,就是这个时候,她婆婆把她二闺女给送人了。她,她连知道都不知道啊,等她生完孩子再找两个闺女的时候,就,就只剩下一个了……”

    王婶子哽咽得说不出来了,背过身去拿袖子猛擦眼泪。

    韩爱兰震惊地张大了嘴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她都似乎没有感觉似的。

    这,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云舒攥紧了拳头,满心的怒火无处发泄。杨嫂子在屋里拼死拼活地给他们老杨家传宗接代,他们居然在屋外算计她的孩子!

    这种狠心的婆家,这种没有人性的丈夫,还要来做什么!

    远远看着杨嫂子紧紧地搂着慧儿,母女俩儿相依为命的样子让她又心疼又可怜。

    她忽地想到了罗清漪这些年过的日子,她也是生了两个女儿,也是不受婆家待见。不过幸好,她有个好丈夫。若不是云盛爱护有加,只怕她们母女几人的日子会过得更苦。

    虽然云盛有些愚孝,不过至少没有因为孝道而牺牲自己的妻女。云舒深呼吸,也正因为如此,她心里才会对云盛这个便宜爹多了几分好感。

    “我去城里买点儿冰糖,马上就回来。”

    听杨嫂子的事听得太压抑,云舒微微扬起了头不让眼眶里的泪花落下。

    “去哪儿买冰糖啊?你头一次来镇上一个人瞎转悠啥呀?”

    王婶子赶紧擦了眼泪,拽住了云舒的袖子。

    “没事的,我就顺着这条街往前走,不忘别的地方去。”

    “可是……”

    不等王婶子再说什么,云舒已经摆着手走远了。

    良河县地处东陵最东边,跟其它城镇比起来算是比较富裕的。不过这富裕也只是说的那些有钱有权的人,大多数老百姓的日子依然过得穷苦。

    只是一条街的距离,云舒便亲眼看到了有钱人和穷人之间的巨大差距。有钱人即便是掉一块儿碎银子在地上也不会舍得低下高贵的头颅去看一眼,而没钱的人,却为了一文钱各种讨价还价争执不休。

    云舒摇摇头,当初她就是为了不让自己过那种“逛不完的菜市场买不完的地摊货”的生活,才会拼命力争上游成为人上人。

    现在,她也不会让自己轻易妥协!

    正如王婶子所说,这条街上的东西应有尽有,而且价钱便宜。只不过,质量怎么样就另说了。

    云舒看过了好几个店铺的冰糖,不是碎渣太多就是颜色不纯正。她是要用冰糖做果酱的,冰糖的好坏决定了果酱的优劣,她不能为了降低成本就坏了自己好不容易挣来的口碑。

    摇了摇头,云舒决定去隔壁那条街看看,虽然价钱要贵一些,不过贵总有贵的道理,质量肯定要好一些的。

    穿过弄堂的时候,云舒远远地就听见对面街上似乎有繁乱的马蹄声踏过。她眯着眼睛望过去,果然见到一队人马快速地过去了。

    难道是之前出城剿匪的官兵回来?

    云舒加快脚步,可等她从弄堂里跑出来的时候,那队人马也已经跑过去好远了。

    不过她却依然看清楚了为首那人端正坚毅的背影,他身上的银色盔甲在一片玄色中甚是夺目,灿烂的阳光打在他的盔甲上,为他更平添了几分神秘。

    不知为何,云舒心头突突地跳了两下。虽然不知道这男子长相如何,但光是那背影就已经令她沉迷。这种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的男人,才是她心中最完美的男神。

    只是好可惜,没能看到他的长相,更别提他的名字了。

    “快看快看!是风大将军回城了!听说大将军抓了好多水匪呢!”

    “真的是风大将军?就是京城里来的常胜将军风吟吗?是他吗?是他吗?”

    “哇,真是他?真的好英俊好帅气好迷人啊!快扶着我,我快要站不住了!”

    身边的惊艳呼声一个连着一个响起,云舒有些无语地看着那些捂着心口望眼欲穿的花痴女子们,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过,她心中谜团却已经解开。

    原来那个身穿银色盔甲的男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风吟风大将军啊!之前她还以为这风吟只是个浪得虚名的公子哥儿而已,没想到他还真有几分本事。

    只是不知道他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呢,还是本就是他的行事作风?怕就怕火烧三把之后,这风吟也会像大多数为官者一样不再作为。

    抿了抿唇角,她对风吟刚刚升起的几分好感再次停留在原地。

    “哎呦!”

    正转身要走,一个身影突然就直直地撞了过来,即便云舒反应灵敏,还是被对方撞到了肩膀。

    她下意识地捂住了有些酸疼的肩膀,却没想到,还未等她开口说话,横冲直撞的倒是先骂了起来。

    “你他娘的是不是眼瞎!没看到你爷爷我啊!哎呀,我的珍珠粉,我的珍珠粉啊,你把我的珍珠粉给撞坏了,你别想走了!”

    对方是个比自己高出差不多一头的中年男子,穿戴整齐,腰间还配着一块翠玉。以云舒的认知,腰间能戴着玉佩的人定然不是普通老百姓,就算不是大户人家的子弟也至少是个有钱人。

    那他所说的珍珠粉……

    云舒赶紧看了一眼地上,果然见到一个摔碎的小瓷瓶和一滩白色的粉末。

    这粉末,就是他说的珍珠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