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 017、捉到猎物

017、捉到猎物

    云舒笑道:“其实就是把青菜放盐和辣椒腌一下,等咱们菜园子里的菜长好了,咱们就做点儿泡菜留着冬天吃好不好?”

    “好好!”只要是好吃的,云馨没有一个不同意的。

    其实这泡菜做好了也是能卖的,云舒眼珠子一转,决定到时候一定要去镇上试一试。

    吃完饭云舒就又把罗清漪赶到炕上歇着了,现在罗清漪的最大任务不是照顾家里和想着怎么挣钱,而是安心养胎把小宝宝健健康康地生下来。

    云馨中午吃撑了,这会儿就是让她去午睡也是睡不着的,云舒索性便带着她去山上看看昨天布下的机关有没有逮到野鸡野兔了。

    姐俩儿按着昨天的路往山上走,一路上也看到不少别人布下的陷阱,有些陷阱里边已经有了猎物了。

    不过姐俩儿谁都没有动别人的猎物,这是他们云水村不成文的规矩,不是自己的东西是不能随便动的。大家都不容易,若是大家都能随便动别人的东西,那岂不是乱了套?

    所以也不会有人来动云舒她们布下的陷阱。

    姐俩儿还未来到陷阱旁边就听到了几个弱弱的咕咕声,两人兴奋地互望一眼,赶紧跑了过去。

    果然有好东西!

    一个机关里夹着一只肥大的野兔子,那兔子毛别提多顺滑了。

    另两个机关里各夹着一只野鸡,一只毛色鲜艳特别好看,另一只就要普通多了,毛色灰白灰白的,一点儿也不好看。

    “太好了!这野鸡这么好看,咱们把它卖了肯定能得很多钱!”

    云馨兴奋极了,向前两步就要去抱那只漂亮的野鸡。

    “小心!”

    云舒赶紧把她拉了回来:“这漂亮的野鸡是公的,特别凶,你离它近了小心叼你!”

    “啊?这么厉害?”

    云馨捂着胸口心有余悸地看着那只公鸡,果然见它凶巴巴地,一副全副武装要干架的架势。

    相比而言,那只难看点的野鸡就要温顺多了。

    “这只是母的,我看它的腿上流血不多,咱们把它带回去养起来,以后就可以吃鸡蛋了。”

    云舒随手从腰间抽出了铲子,将那只凶巴巴地公鸡拍晕了,至于那只母的,可能是落入陷阱比较早,早就挣扎地快没有力气了,只是扑腾了两下就不再反抗了。

    野兔倒是老实得多,它后腿受了伤,踢腾两下也不动了。

    用提前准备好的绳子将三只野物捆好放进背篓里,云舒又把机关重新布置了一下。

    她昨天不仅布了机关,还挂了两个网子呢!不过网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但是,其中一个网子却被撞了一个大窟窿。想必是有大猎物入网,后来又挣脱了。

    云舒也不想捕到什么大猎物,索性就把那两只网子都收了。坏的这个补一补还能用来捕鱼,比捕猎物强多了。

    姐妹俩儿一人背着一个小背篓,欢欢喜喜地下山去了。

    快进村的时候,云舒看着北面那片田地突然想去看看家里的三亩荒田了。

    按照云舒这两天观察到的情形来看,云水村应该是在北方,不过靠着海,村里人种的一般都是水稻。

    这会儿已经快要到六月了,种水稻还不算太晚。云舒打算把这三亩地种上水稻,以后家里吃饭就不用花钱了。

    不过等她看到这三亩地的时候,心却凉了半截。

    水稻喜水,可云水村除了村南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水源了。

    偏偏这三亩地在村北,也难怪刘氏没有跟她抢这三亩地了。

    地在村北的村民一般都是靠着人力挑担,将水从村南挑到村北来浇地。

    可是这样就太费力气了,家里有个男人还好,若是没有强壮的男人,光是浇地就是个大问题。所以村北的田地一般都被人们用来种菜或者直接荒着了。

    看着眼前满是野草的田地,再看看左边的山右边的海,云舒默默地叹了口气。

    想要把日子过好怎么就这么难呢!

    从地里回来她心情不是很好,云馨似乎也看出了姐姐心中的难题,跟在她身后嘀咕着:“姐,你是不是想种田啊?要不咱们跟村长爷爷说说,去村南开一块儿地好不好?”

    云水村本就地少,若是村南真的有荒地早就被别人开了,云盛当初也不会在村北开这三亩地了。

    嘟了嘟小嘴儿,云馨叹气道:“哎,以前爹在的时候每天都去村南挑水,咱们这地还算能种。现在爹不在了,咱们连吃水都难了。家里的水缸又快见底了,总不能还让王瀚大哥给咱们挑水吧!唉,要是山上的泉水能自个儿流到咱们家来就好了……”

    山上的泉水?

    云舒眼睛一亮,拉着妹妹的小手:“你说什么?山上有泉水?在哪儿?”

    云馨抬起小手儿指着山上:“就在山上啊!姐你忘了吗?之前爹去山上打猎的时候发现的,回来了还跟咱们说过呢!”

    被云馨这么一提醒,云舒才记起来好像的确有过这么一件事。

    不过这也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当时村里不少人都兴奋地去山上看过,只是很可惜,那泉水虽然很清冽很透彻,可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就算是挖了小沟渠,等泉水流到半截也已经全都渗进地里去了,根本流不到山脚下来。

    后来山泉水的事就这样被大家渐渐淡忘了,那眼泉水现在还在不在都不知道呢!

    云舒看看干旱的田地,决定改天去山上瞧瞧,只要那眼泉水还在,她一定要想方设法地将泉水引下来。

    姐俩儿背着竹篓往回走,半路上云舒还去了一趟洪郎中家里要了点儿驱蛇药,顺便把前些日子欠下的药钱也都给了他。

    既然罗清漪对洪郎中没有别的心思,那她们还是不要平白无故受人家的好比较好。

    洪郎中还是一如既往地不爱说话,不过见到那银子了还是微微蹙了蹙眉头:“你们哪来的银子?这钱还是留着给你娘买点好吃的吧,我不缺钱。”

    银子被退了回来,云舒心里也有些不好受。这洪郎中人老实又会行医治病,关键人品也好。若是罗清漪真的跟他重新结合,她这个当闺女的也很赞同。

    不过可惜了……

    “洪郎中,这钱是我娘让我带来的,你就收下吧!不然我们以后都不敢来你这里看病了。”

    怕洪郎中不肯收下,云舒直接将银子放到他屋里的桌子上,拎着驱蛇药转身就走了。

    看着那银子,洪郎中眼中有抹失望之色一闪而过。不过还是在云舒两人快要走出家门的时候叮嘱她们要好好照顾罗清漪,若是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他。

    且不说别的,光是洪郎中对罗清漪这份上心,云舒就很是感激。

    姐俩儿手牵手往家走,远远地就看到罗清漪从王婶子家出来也往家走呢!

    两人赶紧追上去,一问才知道原来罗清漪睡不着,就想起要养小鸭子的事,这是去王婶子家看什么时候小鸭子能孵出来呢!

    看着背篓里装着的野鸡野兔,罗清漪一脸地惊喜,谁能想到这才一天她们就能逮到这么多好东西呢!

    云舒掂了掂背篓,笑道:“娘,这野兔和公鸡咱们明儿托二祥哥给捎到镇上卖了吧!这母鸡我打算留下来养着,要是能养活最好,以后咱们就能天天吃鸡蛋了。要是养不活,那我就把它宰了给你炖汤补身子,好不好?”

    “好。”

    罗清漪笑着摸摸闺女的脸蛋儿,她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儿:“先回家睡一觉,一会儿睡醒了再弄这些!”

    “嗯好。”

    云舒点点头,其实她中午很少午休,一是太热了,二是她中午睡了晚上就很容易失眠。不过既然娘亲这样说了,她也不好拂逆她的好意。

    娘仨回到家,先在窝棚里找了个笼子把野鸡野兔关了进去,这才回屋睡觉去了。

    ------题外话------

    收藏收藏,么么啾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