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 013、馨儿往事

013、馨儿往事

    罗清漪已经起床了,正坐在小凳子收拾昨天捉到的小鱼儿。这些小鱼儿有海水泡着,一晚上倒是还都活蹦乱跳的,不过若是再不收拾,只怕就要死翘翘了。

    让罗清漪去好好休息,她也不听,云舒只好由着她在那儿收拾小鱼儿了。

    昨天摘到的蘑菇全都放到大笸箩里晾着了,云舒抓了两大把蘑菇出来清洗干净后撕成小条。而后又挑了几条已经收拾干净的小鱼儿放进锅里一起煮着,早饭就是这道蘑菇小鱼汤了。

    虽然比不上昨天的虾蟹丰盛,不过海边的早晨有些凉,喝道汤还是很舒服的。

    添了把柴火让汤在锅里熬着,云舒便搬个小凳子跟罗清漪一块儿收拾小鱼儿了。

    这些小鱼儿品种不同,大小也不一样,身上的肉自然也良莠不齐。不过像这种在海边上长着的小鱼儿,向来是没什么吃头儿的,等收拾好了,也顶多是晒成小鱼干儿就饭吃。

    娘俩儿一边干活儿一边说话,不一会儿就闻到了锅里飘出来的鲜香味儿。

    “娘,姐。”

    云舒正打算进屋看看汤熬得怎么样了,就听到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

    砖头一瞧,小姑娘睡眼惺忪地站在门口,头上两个小揪揪儿都睡得东倒西歪的,嘴角还留着疑似口水的痕迹。

    “醒了?”

    罗清漪朝小女儿摆了摆手,低头看到她的鞋子噗嗤就给乐了:“你怎么连鞋子都穿反了?”

    云馨哪里还顾得上鞋子对不对,哒哒地跑过来,站在厨房门口使劲儿往里边扒拉,小鼻子一吸一吸的:“姐,什么呀这么香?”

    正掀锅盖的云舒忍俊不禁,她似乎都能听到云馨咽口水的声音了:“你这小鼻子怎么这么灵?说,是不是闻到了香味儿才醒的?”

    “哪有!”

    云馨嘿嘿一笑:“我正做梦啃大螃蟹呢,谁知那家伙给跑了!哎呀我这个气啊,就一直追一直追。然后,噗通一声……”

    云舒舀汤的动作一顿,好奇地看着她:“噗通一声咋啦?”

    小姑娘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噗通一声,我就给掉下来了。”

    噗!哈哈!

    云舒好笑地敲了她脑门儿一下,知道这小丫头睡相不好,却没想到她居然还能从炕上掉下来,也真是够可以了。

    罗清漪也又好笑又好气地将小女儿拉了过去,一边问她摔疼了没有一边给她揉着小屁股。

    吃过早饭,云馨主动揽下了洗碗的活儿。好在也没几个碗,就算小姑娘一时手滑摔碎了两个,家里也有备用的。

    昨天采来的蘑菇已经晒在大笸箩上了,那些圆疙瘩却还没有处理。

    早晨罗清漪有些恶心,就挑了几个吃了。别说,酸酸甜甜的,汁儿又多,她还挺爱吃的。

    云舒特意挑了一小盆个儿大又品相好的给她留着吃,剩下的全都洗干净晾了起来。等水分晾干了,她打算一半用来做果酱,一半做蜜饯。

    早上在海滩上捡到的花蛤蛏子什么的,用盐水泡着吐沙去了。虽然不太多,不过再加点儿蘑菇然后做个汤也够吃一顿的了。

    至于那团海带,云舒用清水洗干净以后分成了两半,一半切成长条准备做凉拌海带,另一半直接晒在了院子里,留着以后做汤的时候加进去,可以提升鲜味儿。

    做完这些,云舒又把之前找到的那些菜种子都拿了出来。她对这些东西不是很熟悉,根本分不清楚哪些种子是什么菜。

    不过罗清漪却是明白的,所以挑选种子的事就都交给她了。

    院里的菜园子杂草丛生,若是再不收拾,只怕以后真的要变成野地了。

    云舒扛着锄头看着那齐膝高的野草,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以前云盛在的时候,这菜园子简直就是她们姐俩儿的天堂。饿了渴了,直接去里边摘就行。

    什么刚落花的黄瓜啦,圆溜溜翠绿翠绿的大西瓜啦,还有红艳艳水灵得不行的胡萝卜啦,别说是野草了,就是半个草叶子都找不到啊!

    果然,家里有男人跟没有男人就是不一样啊!

    叹了口气,云舒摇摇头,举起锄头开始锄草了。虽然地里还有一些零星的蔬菜,不过她不打算留着了,把这整片地重新翻一遍,然后种上新种子,到时候长出来的菜也更壮实。

    云馨洗完碗也举着自己的小锄头过来帮忙了。

    她小小的身子站在里边,已经完全被野草埋没了。

    小姑娘苦着小脸儿,弱弱地看着姐姐:“姐,这里边,会不会有蛇啊?”

    她家就住在山脚下,有蛇也不足为奇。偏偏这小姑娘怕蛇怕得厉害,也跟她小时候被二叔三叔家的几个臭小子吓唬有关。

    知道妹妹从小对蛇有心理阴影,云舒也不逗她,一边锄草一边道:“以前爹经常在院子周围撒点儿驱蛇药,咱们家倒是没出现过蛇。不过这都半年没撒药了,不知道还管不管用。馨儿,你去陪着娘亲挑种子吧,回头姐姐去洪郎中那里要点儿驱蛇药撒上,你再过来帮忙,好不好?”

    小姑娘抿了抿唇,犹豫了半天,终究是恐惧占了上风。

    她放下了自己的小锄头,一溜烟儿地跑到了罗清漪身边,不过很快就又折返了回来,认真地看着云舒:“姐,我是真的想帮你干活儿的,不是想偷懒。等你撒了药,我就帮你一块儿种菜!”

    噗!

    云舒好笑地看着妹妹,也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对的呀,我家馨儿最勤快了,怎么会是懒孩子呢?下午我就去洪郎中家里要驱蛇药,明儿咱们就能一起种菜了。”

    “嗯嗯。”

    云馨点点头,蹦蹦跳跳去罗清漪身边挑种子了。

    云舒抿唇一笑,继续埋头干活儿了,不过心里却波涛汹涌起来。

    那年云馨才三岁,她们跟云家的关系还没现在这样僵。本以为二叔三叔家几个小子是真心想要带着馨儿去山上摘野果的,却没想到,她在山脚下干活儿的时候都能听到身处半山腰的妹妹的嚎哭声。

    即便没有亲眼目睹馨儿被吓到的场景,但通过原主的记忆回想起来,云舒都恨得满腔怒火。

    一个只有三岁的小姑娘,他们居然把两条细长的小蛇扔到她头上和脚上,这么缺德的事他们也干得出来!

    更让她气愤的是,当她背着被吓得哭晕过去的妹妹回家找他们理论的时候,他们居然还指责馨儿胆儿小。而她所谓的二叔二婶三叔三婶,更是对此嗤之以鼻。

    若不是云盛气得三天没出海捕鱼,只怕这几个白眼儿狼也不会主动上门道歉赔不是了。

    身体上的伤害可以很快抹平,但心里受的痛却没那么容易痊愈。

    云馨发了三天三夜的烧,病好以后变得更加胆儿小怯懦。若不是这几年云舒和爹娘对她疼爱有加呵护备至,馨儿恐怕也不只是落下了怕蛇的后遗症了。

    攥着锄头的手越来越紧,云舒对那边的人简直是恨之入骨。

    她永远记得刘氏不屑一顾的表情,永远记得那几个小子犯了错却根本不认的混账模样,更记得所谓的叔叔婶婶们的冷嘲热讽和漠不关心。

    那时候她年纪小做不了什么,可现在不一样了。等着吧,总有一天,她一定要把这些债通通讨回来。

    正在地里锄草的时候,王婶子和王瀚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