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重生七零当神婆> 149生意不错呀(2更)

149生意不错呀(2更)

    很快终于到了他们要回国的日子。飞行了五个小时,飞机终于到达了华国的国土。

    一下飞机,张萌马上让盛利元送她回了张家。

    望着熟悉的家门,张萌轻轻的推开了它,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突然一笑,朝里面大声喊了一声,“奶奶,小涛,我回来了。”

    她刚喊完,本来以为会看到奶奶从屋子里跑出来接她,结果看到的却是一道高大的身影,大步从屋子里走出来站到她面前,一把用力抱住了她。

    “顾,顾明台,真的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张萌回抱住眼前的男人,不敢相信自己一回来居然还能有这个惊喜。

    顾明台心疼的抱住她,声音轻柔的说道,“几天前就回来了,本来以为回到家会看到你在家里等我,结果迎接我的却是你去r国的消息。”

    张萌突然眼眶有点红红的,“顾明台,我想你了,好想,好想。”

    经过了这次的出国,她才发现原来在这个世上最不会欺骗你的人就是自己的家人了。

    “我也好想你。”顾明台用力抱紧了她,轻声在她耳边呢喃了这句。

    这时,净尘和尚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对抱紧着的小两口,轻轻的咳了一声,“抱这么紧干什么呀,不嫌热吗?”

    自从还俗了以后,净尘和尚每次看到徒弟跟徒媳妇这卿卿我我的画面就觉着眼红了。

    小两口一脸红通通的放开了对方。

    顾明台直接黑下了脸,语气很不好的对向打断了他和妻子温存的师父,“师傅,最近我怎么觉着家里住的人有点多了,太挤,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净尘和尚神情一变,咬牙又吹胡子的瞪着他,“不孝徒弟,枉师傅当年含莘如苦的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带大,你居然这样子威胁师傅,师傅真是寒心,还有小时候,你三岁时尿床,不是师傅帮你换……。”

    “行了,不用再说了,你要是再说就真的要回县城那边去住。”顾明台脸红红的打断了还想再往下说的净尘和尚。

    他现在有点后悔惹他这个师傅了。

    净尘和尚嘴角偷偷的弯了弯,心里暗哼,臭小子,还想跟你师傅我斗,再吃十年八年的饭吧。

    净尘和尚抹了下眼睛,声音听起来有点哽咽,“那我还要不要再去县城住?”

    “不用去了,继续在这里住吧。”顾明台咬牙道。

    净尘和尚立即一咧嘴,高兴的道,“这样我就放心了,行了,你们两个也别在这里卿卿我我了,进屋吧。”

    说完这句,马上先进了屋子。张萌一直在旁边微笑看着这一切。

    心里现在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回家真好啊。

    顾明台这边好不容易把净尘和尚弄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一抬头,结果发现这次回来的妻子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担心她,顾明台握着她手关心问道,“小萌,你去r国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张萌笑着问,“为什么这样问我?”

    顾明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手轻轻的碰了下她眉头,“没什么,就是觉着你这次回来有点不一样了,好像变了很多似的。”

    张萌心里惊了下,很快又镇定的笑着,“是吗,可能出去了外面一趟,见到的事情多了,变化就多了吧。”

    顾明台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多问。

    他相信,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她一定会跟他说的。

    张奶奶看到回家的孙女,一高兴,又把家里最近好不容易养了下蛋的母鸡给杀了一只炖汤。

    晚饭时,净尘和尚喝着鸡汤,咬着鸡屁股和鸡脖子,嘴里不时的嘀咕着,“这么败家,要下蛋的母鸡都杀了,太可惜了,要这是留着,每天也有一只鸡蛋啊。”

    张奶奶额头青筋突了突,这句话从她杀了这只母鸡开始,这老家伙的嘴里就一直没停下来过,现在吃饭又讲了,吵的她耳朵都疼了。

    终于忍无可忍之下,张奶奶用力的放下手上的筷子,气呼呼的看向咬着鸡屁股的净尘和尚,“老家伙,你要是不想吃,把你嘴里的鸡屁股给我放下来,这还是这只母鸡身上的一部份呢,你嘴巴话这么多,不要吃啊。”说完,要去抢他手上还剩下的一点鸡屁股。

    净尘和尚一看她伸过来的手,吓的赶紧把剩下的鸡屁股全部塞进了嘴里,嘴中模糊不清的讲,“我就是说说而已,说说也不行吗,这么小气。”

    坐在旁边的张萌等人看着这两老的斗,两大一小的嘴角都挂着高兴的笑容。

    夜里,张萌还是主动把在r国的事情讲给了身边的男人听。

    讲完,张萌明显的感觉到抱着自己的男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顾明台,你别生气,我现在已经没事了,真的。”张萌赶紧安慰他。

    “无心道长呢,他在哪里?”顾明台抱紧着她,声音就好像从地狱传过来一样寒冷。

    “没找到,我后来去了阴阳寮那边的禁地,可惜没找到他。”张萌气愤的道。

    顾明台脸上同样闪过一抹恼怒,恨自己当初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没有出现在她身边好好的保护她。

    “找他的事情交给我,我会交代我的那些兄弟们,让他们去找,就算是这个无心道长躲到地底下,我也把他给挖出来。”顾明台沉着脸冷冷道。

    接下来的夜里,小两口只能用好好的温存来填补彼此心里的那一份不安。

    这一晚上,张萌才发现身边的男人猛起来真让人受不住。

    第二天醒来时,一开口,她就发现因为昨天晚上喊的太多了,她的嗓音都沙哑了。

    已经穿好衣服的顾明台一听她这个声音,轻轻的咳了一声,假模假样的认真道,“没关系,我一个战友曾经告过我有一种草可以医治人的嗓子,等会儿吃过早饭,我去给你找。”

    张萌看着他这副将功补过的样子,轻轻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去。

    一家人坐在一块吃着早饭,家里就来了客人。跟上次一见又不太一样的刘小舅又是带着一阵风一样的跑了进来。

    “小萌小舅,你吃东西了没有,要是没有,就在这里吃一顿,我去给你拿碗筷。”

    刘小舅也不知道是不是刚从火车上下来还是怎么的,衣服是挺好的,只是太皱了,整个人让这件皱衣服给大大的打了一个折扣。

    “嘿嘿,谢谢亲家奶奶了,那就麻烦了,我还真的没有吃东西,昨天中午开始就没吃,在火车上怕有人惦记我东西,不敢走。”说完,刘小舅拍了拍他那胸上那鼓鼓的一块。

    张奶奶一笑,“这么客气干什么,都是一家人,那行,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碗筷。”

    等张奶奶一走,张萌马上看向已经用手在拿菜吃的刘小舅,笑着问,“小舅,你这又去哪里做生意了?”

    刘小舅一听外甥女问,马上把嘴里的菜给吃进肚子,然后才道,“你小舅我去华北那边了,妈呀,这次一出去,小舅才知道那里的繁荣,估计是靠近港城,那里的东西都好时髦。”

    说到这里,刘小舅又拿了菜放进嘴里,手往衣服一摸,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金丝线盒子。

    “给,这是小舅送给你跟外甥女婿的,当初你跟外甥女婿结婚时你小舅我身上没一分钱,给不了你们礼物,不过现在不同了,你小舅我身上有钱了,这东西就当是我这个当小舅补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

    张萌笑着接过,看了一眼同样笑着的顾明台,当着他面打开了刘小舅送的这个盒子。

    里面竟然是两块手术,一块男的一块女的,一看就知道是情侣表。

    “这表很贵吧。”张萌看着这两块手表问道。

    刘小舅又赶紧把嘴里的菜给咽进肚子,“不贵,这边卖的贵,华北那边却卖的很便宜,放心收着吧。”

    张萌还想再说些什么,话刚到嘴边,手臂就被一只手给抓住,紧接着传来了顾明台讲话的声音,“小萌,咱们收下吧,这是小舅对咱们结婚的一份心意,收着。”

    刘小舅一听,满意的看向这个外甥女婿,说实话,他跟这个外甥女婿也算是见过几次面了,可每次他都不敢跟这个外甥女婿讲话,主要是他怕,总觉着这个外甥女婿给人的感觉让人害怕。

    不过这次,他听见外甥女婿劝外甥女的这句话,听着他心里舒服,一时间也忘记了心里头的那份害怕,笑呵呵的看过来,“小顾这话说的好,很小舅的心意,小舅喜欢。”

    顾明台一笑,往刘小舅的碗里夹了一块肉,尊敬的道,“小舅,你多吃一点。”

    刘小舅又是一阵高兴。总的来说,这一场早饭因为刘小舅的加入,吃的还算是高兴。

    主要是在饭桌上,刘小舅不时的讲一些他在外面看到的经历还有人和事,就连经常出去的张萌听着都有点着迷了,更别说一直待在家里的张奶奶还有小张涛了。

    在刘小舅离开时,张奶奶和小张涛是最舍不得刘小舅高开的了。

    下午,张萌见到了小徒弟小宝。小家伙还是以前那副小道士模样的打扮。

    刚走进张大虎家,站在门口的张萌就听到了里面有人在讲话的声音。

    “小神仙,你看看我那死去的死鬼老公现在在地府里还需要什么东西吗,要是需要的话,你帮我问问他,我回去好筹钱给他买。”问话的是一个胖妇人,正坐在小宝的身边。

    小宝坐直着身子,有模有样的开讲,“你老公他说他在下面有点冷,房子经常漏水,左邻右舍都在嘲笑他,叫你有要是有钱的话就给他修修房子,别再让他房子漏水了。”

    胖妇人赶紧追问,“哪里漏水啊?”

    她话刚问完,小宝突然用力打了一个嗝,然后就像是清醒了过来一样,“胖婶,你老公他走了。”

    “啊,怎么这么快就走了,我还有好多话要问他呢。”胖婶满脸失落的道。

    小宝坐直了小身子,一本正经的道,“胖婶,这没办法啊,下面上来的时间有规定的,不能逗留太长时间。”

    “原来是这样啊,那没事,不过小神仙,你说我那个死鬼说屋子里漏水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小宝轻轻一咳,继续一本正经的道,“我知道,应该是你老公埋葬的那个地方渗水了。”

    “啊,那可怎么办才好,小神仙,你可要帮帮我那死鬼老公才行。”胖婶着急的拉着小宝的手。

    “放心,放心,胖婶,这个自然是当然的,这样吧,明天你带我去一趟你老公埋葬的地方,我帮你看看吧。”

    “好的,好的,那明天我在家里等你。”胖婶说完,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十块钱塞到了小宝的手上。

    出来送人时,小宝看到门口站着的张萌,高兴的一咧嘴,马上跑到张萌跟前,“小萌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萌朝经过身边的胖婶点了下头,等人家走远了,这才回答小宝,“昨天回来的。”

    牵着他小手往里面走,“你小子的生意现在是比你师傅我的好了呀,不错呀,比你师傅我青出于蓝胜于蓝了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