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仙侠 > 叔,你命中缺我> 第182章 玖泽篇完,回归

第182章 玖泽篇完,回归

    www.50zw.com

    第182章 玖泽篇完,回归

    宫玖忽地凑近他,一张娇俏艳丽的小脸在男人面前放大,笑盈盈地道:“你可怜巴巴地等我长大等了这么久,要不是我开口,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姬孟泽,你内心果然是个老头吧?”

    姬孟泽:……

    其实也就三年时间,相比等她重开灵智的时间,已经算短了。

    七年,再加三年。

    离玖儿的死,不知不觉中竟已过了十年了。

    姬孟泽想到自己这十年的等待,失笑。

    玖儿说得对,他在这十年的等待中的确老成了许多。

    尤其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三年,他的心态已经慢慢发生了变化。

    好像,就这样陪着她,看着她,心里便十分满足了。

    只要玖儿留在他身边,哪怕一辈子维持现在这样的关系,他也可以接受。

    放下了仇恨的姬孟泽,早就不需要用欲望的沉沦来麻痹自己了。

    最后,两人当然没有双修。

    宫玖的建议被姬孟泽当成了玩笑。

    就算被拒绝,宫玖也不羞恼,只是笑嘻嘻地嘲讽他迂腐,像个老头子。

    可是,在后来宫玖玩笑般地又提了两次,结果却还是被婉拒之后,宫玖的表情渐渐变了。

    桌上摆着一个棋盘,姬孟泽正在同自己对弈。

    一开始他是想教宫玖的,可是宫玖觉得无趣,不想学。

    他没有强迫她,只是偶尔无聊的时候,会自己跟自己对弈。

    娇艳中带着几分俏皮的女孩儿坐在了男人的对面。

    然后,她伸出手,毫不留情地将那棋局打乱。

    姬孟泽的眉头顿时就拧了起来,“玖儿,你这是干什么?”

    女孩儿脸上带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姬孟泽,一天天追忆一个死去的人有意思么?”

    宫玖这样笑着的样子让姬孟泽微微失神,但等他听完对方的话,神色顿时就变了,变得十分难看,“胡说什么?”

    “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清楚。以前,坐在我位置上跟你对弈的人是她吧?”

    姬孟泽无奈地道:“什么她,那是以前的你。”

    宫玖听到“以前”两个字,眉眼顿时变得锋利起来,低喝出声,“那不是我!我是重生之后的宫玖,不是以前的宫玖!我没有你们之间的记忆,所以我不是她!姬孟泽,你能不能不要总透过我看那个女人?”

    说着,宫玖双手压在棋盘上,倾身,目光朝男人逼近,“我再最后问一次,姬孟泽,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双修?”

    姬孟泽被她犀利的目光摄住了心神,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以前的玖儿。

    这个想法一出,他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以前的玖儿……

    连他都会下意识地将眼前的玖儿跟以前的玖儿区分开,也难怪玖儿会这么生气。

    “玖儿,你冷静一些,以前是我不对,不该总当着你的面想以前的事情,但是玖儿,你确实就是她。”

    宫玖慢慢起身,讥讽一笑,“既然我是她,那就跟我双修啊。以前,你们双修过吗?看你这样子,肯定是双修过的吧,你可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男人。”

    姬孟泽皱眉看她,“玖儿,不要胡闹了。”

    “胡闹?所以现在的我在你眼里只是个天真烂漫什么都不懂的少女?

    姬孟泽,既然无法接受现在的我,以后就再不要跟我说,你是我的恋人了!”

    宫玖冷笑一声后化成花瓣雨从窗口飘了出去,伴随着最后一句赌气般的狠话,“你不跟我双修,有的是男人跟我双修!”

    姬孟泽听到这话,神色骤变,“宫玖!宫玖你敢!”

    可是,那人已经走远了,也不知有没有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

    姬孟泽揉了揉额头,跌坐了回去。

    在这之前,他的确是把现在的玖儿跟以前的玖儿清楚区分开的。

    可刚才,玖儿生气的样子,试图窥探他想法的样子,都像极了以前的玖儿。

    或许,是他错了。

    玖儿的行为举止、她敢爱敢恨,以及心里有点儿小算盘的样子,都跟从前一般无二。

    只是这一次,玖儿没有陪他经历过那段艰苦黑暗的岁月,于是,娇艳中便多了一丝俏皮,性格也愈发爱憎分明。

    正因为越来越像,他才会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看着她的眉眼就总想起以前的事情。

    一个人凝神想了许久,某一刻,姬孟泽犹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他爱的是玖儿,并非那段记忆。

    旧的记忆没有了,他们还可以缔造更多美好的新记忆。

    玖儿在的时候,他没有珍惜她,总想着给姬家报仇,陷在仇恨的沼泽里拔不出来,以至于忽略了她的付出,现在,他竟差点儿重蹈覆辙。

    不管有没有那段记忆,不管有没有那份浓烈如火的感情,玖儿就是玖儿!

    那份感情的确浓烈得让他一辈子都忘不掉,但现在玖儿就在身边,他何必去追忆过往?

    哪怕玖儿现在还不够爱他,他也可以想办法让她重新爱上自己。

    他可以为了姬家步步算计,难道还算计不来一个小小花妖的心?

    枉他活了这么久,又拥有数千年的姬家传承,这么简单的道理竟才看透。

    姬孟泽卜算出宫玖的方向,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发现位置在一家酒店之后,姬孟泽目光一沉,脚步加快。

    他迅速找到宫玖的位置,直接用巫术破开了房门。

    屋内传来了……

    他抬头望去,看到一个男人和宫玖两人纠缠在一起。

    姬孟泽心里一痛,猛地捂住了胸口,一口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玖儿,撤了幻术。”

    话音一落,眼前男女纠缠的画面不见了,穿戴整齐的宫玖立马上前扶住他,柳眉紧蹙,“你吐血了?为什么?看到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所以不高兴了?

    姬孟泽,你高兴是因为我顶着这张脸跟别人一起欢好,还是因为——”

    宫玖的话未说完,突然“呀!”的惊呼一声。

    一向端着长辈架子的所谓恋人竟一把将她扛了起来,直接扛到了床上。

    姬孟泽的眉眼含了一丝宫玖从未见过的邪气,却又仿佛带着无限深情般凝视着她。

    男人慢条斯理地去剥她身上的裙子,目光温柔,“玖儿,从来都是我算计别人,没人敢算计我,只除了你。既然玖儿想双修,那我便满足你。”

    ……

    第二天,姬孟泽醒来的时候,臂弯里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姬孟泽扶了扶额,失笑。

    年纪一大把的人,昨晚竟也失控了。

    玖儿大概是害羞,所以偷偷溜走了?

    正走神,他感应到什么,蓦地抬头看向窗外。

    曼珠沙华的花瓣飘飞进来,花瓣散去,一个撑着红色油纸伞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

    女人穿一袭大红襦裙,正望着他,笑得娇媚。

    姬孟泽如同被她摄走了魂魄一般,盯着她,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然后,酸涩的眼睛里,一滴晶莹的泪珠子从眼尾滑落了下来,在男人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泪痕。

    一阵风刮了进来,坠在油纸伞伞柄上的铃铛放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动听极了。

    可是,再动听也不及女人的嗓音动听。

    “公子,玖儿回来了。”

    ……

    后来,姬孟泽问宫玖:为什么是在那个时候想起了一切?

    宫玖掩唇,脸上漾开一抹娇艳魅惑的笑容,眼里则多了一抹上辈子少有的俏皮:公子笨,当然是因为我加了禁制啊,本想公子主动追我一次,可惜,公子仍是那个公子,还是得我主动出击。

    夕阳下,姬孟泽牵着花妖的手走远,眉眼温柔:是我的错,以后再也不会了。

    他的手不由收紧。

    这一次,握紧了手,就再也不会松开了。

    ——呀,公子你看,好美的夕阳!

    ——嗯,是很美,但你更美。

    ——噗,公子变坏了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