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农家悍女:撩个将军来种田> 第四十三章:朋友

第四十三章:朋友

    邵思琪将药汤熬好给南宫晔之端过去。

    南宫晔之被安置在裴千帆的房间里。毕竟同是男子,又是‘朋友’关系,当然是安置在他的房间更妥当。

    裴千帆坐在那里看书。见到邵思琪端着药汤进门,睨了旁边的南宫晔之一眼。

    南宫晔之本来老神在在地躺在那里发呆。听见脚步声便转过头来。见到邵思琪,他的眸光柔和了些。

    “大多数毒素被排出去了,再喝几次药就能清除干净。”邵思琪将碗递给他。“等身体没问题再走吧!”

    裴千帆拿书的手一顿。

    “琪儿让他留在这里养伤?”

    邵思琪还不知道自家哥哥和南宫晔之这位未来的大佬之间有些不愉快。这段时间两人没有当着她的面表现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因此裴千帆这样问的时候,她有些不明白裴千帆的意思。

    “哥哥不同意吗?要是不同意的话……”

    “没有。”从来没有拒绝过妹妹的哥哥怎么会不同意呢?只是……真的很不喜欢那个小子。

    “这张床虽然不大,但是容得下你们两个人。你们就先挤几天吧!”邵思琪扬起笑容。

    裴千帆:“……”

    南宫晔之:“……”

    “有问题吗?”邵思琪挑眉。

    “没有。”两人异口同声。说完后,两人都皱了皱眉,瞧着有些不习惯。

    两个大男人躺在一张床上?怎么想都觉得好别扭。

    唐氏知道南宫晔之是裴千帆的‘朋友’,脸上满是欣慰的神色。

    她一边收拾厨房的碗筷一边对准备做饭的邵思琪说道:“你哥哥从来没有带朋友回来过。看来这位南宫小哥对他来说是很好的朋友。真好啊!你哥哥总算是有结交的朋友了。我真担心他一个人闷着,平时连个可以陪他说话的人都没有。”

    “哥哥这么大个人了,长得一表人才,平时对人又温和有礼,怎么会没有朋友呢?”邵思琪说道。

    南宫晔之在裴家养了几天的伤。其实他的腿已经没事了。可是唐氏太热情,听说他无父无母是个孤儿,说什么也让他多呆几天。现在他的腿伤完全好了,没有道理再赖在裴家。裴家的饭再好吃,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床上还是让他无法忍受。

    不过,因为这个插曲,唐氏知道了南宫晔之的存在。邵思琪再让南宫晔之给她送药材过来也不会大惊小怪。南宫晔之这次受伤也不全是坏处。好歹他们可以明目张胆地来往了。

    在狭窄的田坎上,一个戴着野菊花的少女站在那里。她绞着手帕,不时看着前方,好像在等什么人出现。

    一个赤着膀子的少年背着背篓从山脚下走过来。随着他的身影越来越近,少女的眼神越来越炙热。

    那是多么英俊的少年郎啊!别说裴家村,就是整个县城也没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虽然他穿着朴实的布衣,脚下的鞋子已经破了一个大洞,大大的脚指头露了出来。他一身穷酸,与她向往的丈夫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可是见到那张英俊的容颜,所有的坚持都烟消云散。她不由得想,只要能够嫁给他,就算是受一辈子的穷也没有关系。她可以忍受的。

    “我叫裴三娘,你叫什么名字呀?”少女,也就是裴三娘拦住了南宫晔之的路。

    南宫晔之眼眸微眯,阴冷地看着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村姑。

    “丑八怪,滚开。”

    裴三娘在村里也算是一枝花。平时讨好巴结她的小伙子不少。从来没有人骂过她丑八怪。

    此时听见南宫晔之的话,她的眸子瞪得大大的,一幅不敢相信的样子。

    “你叫我什么?”她结结巴巴地再次确认。

    “丑—八—怪。听清楚了吗?没有听清楚我可以再说一遍。”南宫晔之冷哼。“滚开,你挡路了。”

    裴三娘咬着唇,哇一声大哭起来:“你骂我!你怎么可以骂我?我才不是丑八怪。”

    “三娘,你怎么了?”花氏从田坎的另一边提着篮子走过来,听见裴三娘的痛哭声加快了行走的速度。

    花氏是林氏的手帕交。这人为了林氏总是为难唐氏和邵思琪。

    她见到裴三娘站在那里哭,面前停留着一个小伙子,不由得骂道:“你是哪家的臭小子?是不是欺负人家小姑娘了?不对啊,你不是我们村的。难道你是登徒子?来人啊,三娘被人欺负了。你们快来啊!”

    这个时间正是吃午饭的时候。大家都往家里赶着。听见花氏的叫唤声,从田里经过的村民朝这里赶来。

    “怎么了?哪里有登徒子?”

    “对啊!谁被欺负了?”

    一个又一个村民赶来,见到了俊美得像画中人的南宫晔之,一个个哑巴了。

    “我认得他。他是唐婶家的客人,说是千帆哥的朋友。”

    “对,我也见过他。他在咱们村呆了半个月了。”

    “小伙子,你怎么可以欺负人家小姑娘呢?”一个老大爷满脸不赞同地说道:“你是千帆的朋友。千帆家与三娘家有些矛盾,可是那是大人的事情。你也不能把气撒在一个小姑娘的身上。”

    “什么?他是裴千帆的朋友?”裴三娘刚才一直在抹泪,听见村民们的谈话尖叫了一声。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与裴千帆有关。昨天她无意间见到他,心里便再也放不下。她想了一晚上,决定主动结识他,先在他的面前刷刷存在感。不曾想刚出面就遇见这样难堪的事情。

    他居然说她是丑八怪!

    是不是‘裴思琪’那个贱人对他说了什么?毕竟他是裴千帆的朋友,平时和‘裴思琪’肯定也有来往。

    “你不能听信‘裴思琪’那个贱人的话。那个贱人不敬长辈,还殴打长辈,最坏的是她。”裴三娘还是舍不得这样的极品美男。虽然理智告诉她,不应该再与‘裴思琪’那个贱人有任何牵扯。那个贱人太可怕了。然而让她就这样放弃面前的美男,她的心疼得像什么似的。她舍不得啊!

    只要能够嫁给这个男人,她可以不嫁有钱人。她可以不要荣华富贵的生活。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