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乱清> 第二六三章 今日且洒高卢血

第二六三章 今日且洒高卢血

“此时,非洲猎骑兵们距中国人的防线尚有三百多米的距离,对于正常的冲刺来说,这个距离,还是嫌远了些,但我看得出来,中国人的炮击,效果并不算好——非洲猎骑兵连的阵型虽已略见散乱,但大致依旧是齐整的,小伙子们有极大的可能成功达阵!”

“本来,到了这个距离,炮击,基本上就不必计算射距、仰角什么的了,直瞄即可——不过,那是对于实心弹和开花弹而言的;霰弹,不是触地爆炸,而是凌空爆炸,不能不计算射距和仰角。”

“可是,目下,中国人的目标是极速冲刺状态中的骑兵,而他们又缺乏足够的经验——如我之前所述,中国人的炮兵没有打击快速移动目标的经验;或者——目下,这班炮兵根本已慌了手脚?反正,目标移动的速度太快,炮弹的炸点——亦如我之前所述,‘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结果,爆炸虽威势猛烈,却杀伤有限。”

“当然了,此时换回榴弹,瞄准的难度虽然降低,但杀伤范围大大减小,打击效果也未必就更好。”

“非洲猎骑兵连距敌愈来愈近——经已可以确定,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我们的勇士们成功达阵了!”

“我在心中大吼:杀!杀!杀!”

“乌森河东岸,热血沸腾者,可不止吾一人!”

“最后一个骑兵连——骠骑兵连,已上马、列队、拔刀,严阵以待;居伊上校的布置是:非洲猎骑兵连一经达阵,骠骑兵连立即催马驰出,杀向敌阵,以保持冲击的连续性。”

“阿尔诺将军紧急传令:骠骑兵连达阵之后,主力部队——亦即步兵——立即开始进攻!”

“本来,阿尔诺将军接受热雷米上校的建议——祖阿夫营绕后奇袭、骑兵团正面冲锋——的时候,尚未决定,若祖阿夫营真的得手,主力步兵是攻?是守?是退?毕竟,彼时,几乎没有人敢奢望骑兵真的可以成功达阵;我们都认为,骑兵的冲锋——或曰牺牲,最主要的价值,只是替祖阿夫营打掩护罢了。”

“现在不同了!”

“目下,不晓得祖阿夫营已到了哪里?不过,应该尚未接敌罢?——我们没有听到中国人防线的侧后方传来枪声;不过,不管祖阿夫营目下在何位置,都没有所谓了!——两个骑兵连的连续达阵,足以彻底瘫痪中国人的炮兵了!”

“而且,不止于此!”

“中国人的防线拉的很长——由北而南,足足有六、七公里之长;这是一个临时的变化——昨天,中国人还不是这样一个阵势。可是,他们拢共才五千人,因此,对于他们来说,‘长’和‘单薄’,其实是同义词——两个骑兵连一先一后的冲击,将轻而易举的把这条单薄的防线截为南北不能相顾的两段!”

“同时,我们还有祖阿夫营从其侧后方进行呼应——这不正正是最好的进攻的时机吗?!”

“所以,阿尔诺将军当机立断——进攻!大举进攻!一举摧毁中国人的防御!”

“我们不晓得中国人何以做出如此蹩脚的布置——大幅度拉长战线?嗯,其原因,大约是——他们本就没有解宣光之围的信心、意愿和能力,唯一想做的,其实就是拦住我军进军太原的脚步罢了?”

“而如莫雷尔将军所言,中国人缺乏现代野战的经验,他们想到的‘拦住我军进军太原的脚步’的唯一办法,就是一味拉长战线——将所有的去路都给堵上?”

“好吧,无论如何,这是中国人送给远东第一军的一份厚礼!虽受之有愧,但却之不恭,不能不收下了!哈哈哈!”

“阿尔诺将军的布置是:混合步兵团先发——猎兵营攻敌左翼,土尔科营攻敌右翼;第一师继之——第五十一团继猎兵营之后,第四十七团继土尔科营之后。”

“混合步兵团的外籍军团营作为预备队。”

“之所以叫猎兵营和土尔科营先发,是因为猎兵和土尔科兵都擅长以散兵线进攻,而属于基干步兵的第五十一团和第四十七团就不大有这个本事,野战之时,进攻——尤其是前半段,必须排成较严整、密集的队形,而在敌我距离超过两公里的情形下,排成这种队形,一来会导致较大的伤亡,二来,达阵之费时亦较长——进一步增大了伤亡率,降低了成功的概率,因此,还是叫混合步兵团打头阵吧!”

“这些话,说来甚多,但因为之前已有预案,阿尔诺将军交代下来,不过几句话的事情,几个参谋领命而去——其中,我负责将命令传达给混合步兵团。”

“我刚刚迈开脚步,便听到自中国人防线方向——亦即非洲猎骑兵连正面冲击之方向,传来了异响。”

“那是……枪声?”

“可是,太密集、太……连贯了吧?更像是……鞭炮声?”

“就像是……几十串鞭炮一齐炸响?”

“我莫名的趔趄了一下,停下脚步,伸长了脖子,呃,看不清楚啊……哦,望远镜、望远镜!”

“望远镜中的景象,叫我猛的瞪大了眼睛:非洲猎骑兵连好像闯进了一个巨大的、隐形的蜂群中,骑手们剧烈的痉挛着,争先恐后的摔下马来。”

“换一个譬喻,那个景象,就像是……深秋时节,平静的树林中狂风乍起,枯黄的落叶纷纷坠落。”

“怎么回事?!”

“‘鞭炮’……疯狂的、无休止的咆哮着。”

“只剩下最后一百米了!——然而,就是这最后一百米啊!我们英勇的、可怜的战士啊!他们再也闯不出那个恐怖的蜂群!再也——就像飘落的树叶,再也不能回到树枝上了!”

“还是有‘达阵’的——十几骑最终冲进了中国人的防线,可是,每一匹战马的背上,皆空空如也——它们的主人,都在最后的一百米内摔下马来。”

“最后,整支非洲猎骑兵连,只有孤零零的七骑回归本阵。”

“还有……传达相关命令的必要了吗?”

“我扭转头,看向阿尔诺将军。”

“将军脸上的表情,叫我终身难忘。”

“那个表情,我无法准确描述……不仅仅是震惊、愤怒、焦虑、悲痛,更多的是……茫然。”

“对,茫然……身经百战的将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许是年轻的关系,我的反应要快一些——我想到了‘云雀号’描述过的那种对‘巴斯瓦尔号’造成重大杀伤的‘速射武器’。”

“那种‘速射武器’是安装在舰船上的——那么,中国人把它们搬到了陆地上来了?”

“不管中国人使用了哪种武器,事已至此,所有的人都明白了:骑兵冲锋不可能奏效了!——到此为止了!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祈祷和等待——祈祷和等待祖阿夫营的奇袭能够奏效吧!”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骑兵冲锋并未‘到此为止’。”

“居伊上校发动了最后一波冲锋——最后一个骠骑兵连,亦是最后一个骑兵连。”

“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次冲锋,由居伊上校本人亲自带队。”

“阿尔诺将军大吼:‘他疯了吗?叫他回来!’”

“可是,叫不回来。”

“骑兵冲锋,一旦发动,就不能半途中止——对于骑兵冲锋来说,并没有‘鸣金收兵’一说。”

“事实上,我想,就算‘鸣金收兵’,居伊上校也是不会回来的——既然亲自带队,此一去,他就没打算回来吧!”

“是次冲锋,没有任何意外的失败了。”

“是次冲锋,是四次冲锋中伤亡率最低的一次——小伙子们已失去了最基本的信心,还未进入‘大步’阶段,便早早的崩溃了——最后,超过一半的骑兵回归本阵。”

“这,也真是……挺反讽的。”

“然而,幸存者中不包括居伊上校——他同他的光荣和骄傲,一齐长眠在越南的土地上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