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乱清> 第一九四章 我的悲伤,逆流成河

第一九四章 我的悲伤,逆流成河

因为刚刚搬进园子,要拾掇箱笼陈设,因此,一直折腾到酉初二刻——下午五点半,方才传膳,宫里传膳,一向比外头早,晚膳一般是申正二刻——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就传了,推迟了整整半个时辰,这算异乎寻常的迟了。

膳桌刚刚摆好,皇帝想起来了,“还有楠本先生呢!今儿个的这顿饭,算‘入伙饭’,得请楠本先生一起来吃——”

说着,看向关卓凡,“你说呢?”

关卓凡含笑点头,“是——臣亦以为然。”

皇帝嫣然一笑,“翠儿,你去湛清轩一趟,请楠本先生过来。”

本来,“传旨”的事情,任何一个宫女、太监都可以做,“翠姑姑”亲自跑这一趟,是隆重其事的意思。

楠本稻到了,逊谢不遑,说“赐膳”已是天大的恩典,若和皇上、皇太后同席,那就太过“非分”、太过“逾格”了,无论如何,臣妾不能僭越至此。

“楠本先生未免胶柱鼓瑟了!”皇帝说道,“照你这么说,他也不能够和我们娘儿俩‘同席’了——”

一边儿说,一边儿指了指关卓凡,“如果我一桌,他一桌,我这个膳,进的还有什么胃口呢?”

顿了顿,“都是自己人,这儿也不是紫禁城,繁文缛节,能免就免了吧!”

既牵连上了辅政王,又关系到皇上的“胃口”,这顶帽子,着实不小,楠本稻戴不住,只好“领旨谢恩”。

这固然是她第一次和皇帝、皇太后“同席”,也是第一次和辅政王“同席”——虽然,她做关卓凡的“私人”,已经好几年了。

既然同席,就不能不说话,既然说话,饭吃的就慢,撤膳的时候,已经快戌初——晚上七点钟了。

作别妻子和丈母娘,关卓凡离开了谐趣园,却还不能就离开颐和园,另外两位丈母娘——慈安、慈禧那儿,他还得过去补一个礼数。

倒不必直接跟两位御姐打照面儿,太晚了,既不方便,也没有更多的时间了,就在玉澜堂、乐寿堂的宫门外,行了礼,意思也就算到了。

该折腾的都折腾完了,离开颐和园的时候,已经快七点半了。

大晚上的,车骑的速度,自然就比白天要慢一些,自西直门入城的时候,已过了亥初——差不多九点一刻了。

关卓凡既没有回宫,也没有回朝内北小街,他回的是——小苏州胡同。

这是事先就定好的。

皇帝登基之后,关卓凡在两个妻子之间,明显不再能够“一碗水端平”了,大部分的“夫妻生活”,都是和皇帝一块儿过的,他并没有厚此薄彼的意思,而是实在没有法子——皇嗣之重,过于九鼎,他一定要“集中精力”,先把皇嗣的问题解决了,才能及其余。

因此,对敦柔,他一直是心怀愧疚的。

得知皇帝有喜之时,关卓凡曾经想过:现在好了,可以开始弥补对敦柔的亏欠了!

可是,这些天,他回小苏州胡同的时候,较之之前,非但没有增加,反倒还减少了。

一个自然是因为法国人——备战、基隆事件、告万国书、土伦事变、宣战、准备“南巡”……大事件一件接着一件,忙得到了脚不沾地的程度;另一个,正因为皇帝有喜了,关卓凡摆在皇帝身上的“精力”,不减反增——

唉,这个“精力”,可不止于“夫妻生活”啊。

如是,就剩不下多少可以分给敦柔的“精力”了。

接下来,又要出一趟长差;再往后——回京之日,大约就是中、法大打出手之时,那个时候,就更加着不上家了!

如是,“弥补”什么的,从何谈起?

关卓凡也晓得,这样下去,不是回事儿,因此,这一次的长差,无论如何,要打小苏州胡同“出”。

至少,在形式上,算是对敦柔的一种“弥补”了。

进公主府的时候,关卓凡就着“气死风灯”的光芒,看了看怀表——九点三十五分。

垂花门内,迎接他的,是马嬷嬷、小熙,没有敦柔。

“公主呢?”关卓凡问道,“在上房吗?”

“回王爷,”马嬷嬷说道,“是——不过,昨儿个夜里,公主不小心着了点儿小凉,她自个儿没怎么当回事儿——唉,奴婢也是大意了!到了下午,就有些症状了,鼻塞头晕的,只好传了大夫,开了药,晚膳之后,服了一剂——”

微微一顿,“公主本来说,要一直等到王爷回府的,可是,她那个样子,实在不大像,硬撑下去,说不定,小病就拖成了大……呃,奴婢的意思,这个病,好的就慢了!架不住奴婢几个苦劝,公主只好上床安置了——哦,就是刚刚的事情,不过……一盏茶的光景吧!”

关卓凡怔了一怔,“病了?医生怎么说?要紧吗?”

“不要紧,”马嬷嬷说道,“大夫说了,偶感温寒,不过三、两剂药,就会痊愈的,王爷不必太过担心。”

顿了顿,“请王爷的示下,要将公主喊了起来吗?”

“不要,不要!”关卓凡连忙摆手,“不要打扰她——让她好好儿的休息!”

“是!”

关卓凡回到书房,发了一会儿的呆,还是决定——先洗个澡。

水汽氤氲,他的心境,亦如这飘忽的雾气,茫然若失。

病了?

亦或是——

唉。

洗漱沐浴,都是小熙服侍,待一切停当,换上了便袍,马嬷嬷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张纸。

“回王爷,”马嬷嬷满脸堆笑,“这是公主替两位侧福晋和哥儿、姐儿备的一点子心意,请王爷过目。”

关卓凡有些意外,转念一想,这也在情理之中,于是接了过来,一眼扫过,“哟,琳琅满目——公主有心了!”

“四份礼物,”马嬷嬷含笑说道,“都束裹停当,上边儿也都一一的贴了标签,公主说了,就算她没有亲自给王爷交代,谁是谁的,想来王爷也不至于搞混的。”

这个口吻,同皇帝的竟是如出一辙,关卓凡笑道,“得,晓得你们对我放心不下,不过,还是放心吧——我没有那么糊涂!”

“是,”马嬷嬷说道,“公主也就是白嘱咐一句。”

顿了顿,“好了,时辰也不早了,明儿个还要出远门儿,如果没有更多的公务要办,王爷就请安置了吧!”

说着,看了一眼小熙,然后,福了一福,退了出去。

小熙的大眼睛亮晶晶的,“请王爷的示,今儿晚上,您是留在书房这儿,还是——”

还是去我那儿呢?

当然,就算您留在书房这儿,我也是可以——

关卓凡摇头,“我去上房。”

小熙愕然,“公主……已经歇下了呀?”

关卓凡微微苦笑,“是——可是,今儿晚上,我还是得去上房。”

一时之间,小熙想不明白王爷这么做的用意,不由怔怔的,接不上话来。

见她满脸失望的模样,关卓凡心中不忍,伸出手去,拉住她的手,轻轻一捏,低声说道:“晓得你委屈——出过这趟差,回来之后,我好好儿的补偿你——好不好?”

小熙的脸儿,慢慢的红了,低下了头,过了半响,轻声说道:“是,我等着王爷。”

马嬷嬷听说关卓凡还是要过上房,也很意外,不过,她和小熙的反应,就大异其趣了——满脸的欣喜。

关卓凡提一盏最小的绣球灯,马嬷嬷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关卓凡拿手拢着灯光,蹑手蹑脚的跨过门槛,然后转过头来,微微颔首,马嬷嬷便又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借着朦胧的灯光,关卓凡看清楚了床上的情形——敦柔是靠里睡的,一床锦被,裹得严严实实,一头浓密的青丝,垂在枕侧。

他微微透了口气,还好。

如果敦柔是居中或是靠外的话,自己上床的时候,非把她弄醒了不可。

关卓凡除下外衣,吹熄了小绣球灯,蹑手蹑脚的上了床,拉过了被子。

躺下之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探过身去,在敦柔面上,轻轻印了一吻。

一吻之下,不由吃了一惊——怎么,湿湿的、咸咸的?

一时之间,关卓凡的脑海中,转过了无数的念头。

“你没睡着?”他压低了声音,“你……哭了?”

女人的泪水,簌簌而下。

关卓凡慌了手脚,“哎!你……你这是怎么啦?”

两只柔滑的手臂,从被子中伸了出来,紧紧的揽住了丈夫的脖颈——

“我想你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