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乱清> 第一零六章 火力全开

第一零六章 火力全开

禁缠足这个事儿,从上回厉禁旗人缠足的上谕明发始,就有苗头了,朝野上下、京城地方,各种各样的说法,流传已久,大伙儿都不算太意外。只是,以前,“只闻楼梯响”,现在,“终于人下来”了。

当然,意外还是有的――人们都没有想到,从楼上下来的人,打头儿的,竟然是李鸿章。

首倡禁缠足,明显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儿,李少荃呢,可是“无利不早起”的人,他怎么肯来兜搭这个活计呢?

明白人是有的:正因为李少荃是“功名底子”,无利可图之事是不会做的,才说明,首倡禁缠足,虽然“吃力”,却未必“不讨好”――可能不讨某某某某的好,却一定是讨“上头”的好,就是说,禁缠足,是“上头”的“成案”,且李某人相信,“上头”推行此案的心意已决,乃上下默契,或自告奋勇,或领衔受命,打响了这第一炮。

李鸿章的身份也是很适合干这个活儿的:禁缠足主要针对汉人,他是汉员之佼佼者,由他“首义”,自然比由旗员倡言更有说服力,较之由“上头”直接压下来,也显得更加“俯从众意”。

李鸿章还有一桩优势,是别人不具备的:李太夫人是“天足”,由他来请禁缠足,就裹了一层“纯孝”的金钟罩,理直气壮,谁也不敢轻易攻讦他。

不过,如果违禁,该怎么处罚。李鸿章的奏折。一字不着。以“黜陟大权,操之于上,非臣下所敢妄议”,一语带过――这是他聪明的地方,他并不愿意真得罪人。

“上头”将李鸿章的折子“交议”。

该怎么“议”呢?

说缠足是好事儿,缠足的女子,个个舒心畅意?

这种话,脑筋最死、脸皮最厚的人。也说不出来。

“上头”在这个事儿上的取态,大伙儿是心知肚明的;另外,顺治二年,康熙三年,朝廷都曾颁旨,严禁缠足,某种意义上,“禁缠足”,也算“祖制”,所以。明着反对,恐怕是不行的。那么,师康熙七年王熙的故智?

康熙七年,左都御史王熙上折,以为康熙三年的规定,严苛过甚,刁民诬攀妄举,牵连无辜,请“驰缠足之禁”。

可是,现阶段只是“交议”,禁缠足并未正式实施,不管法例如何规定,先就一口咬定“严苛过甚,刁民诬攀妄举,牵连无辜”,说服力不强吧?

反对者议论未定,支持者连连发炮了。

第一个上书支持的,是一个叫崇佑的满洲御史,他的折子,本身平平无奇,自己的话,寥寥无几,真正有力量的话,都是搬别人的,包括顺治二年的世祖、康熙三年的圣祖、以及上一次厉禁八旗缠足的两宫皇太后的“圣训”。不过,其中最动人心魄的几句,并不在这几道谕旨之中,而是出自一个没有任何官职的举人的帖子。

这个举人,就是在本书中露过两次脸的宝廷。

宝廷前年秋闱得意,不过,第二年也即去年的春闱,不慎失手,今年卷土重来,再战科场,现正准备今年的会试。京中住满了备考的举子,他这篇帖子,在士林之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宝廷痛斥缠足“悖天理,逆人心,乱五典”。

他在帖子中说,“天生化人,钟灵毓秀,皮肉肢体,各有形状,硬拗曲扭,面目尽非,是谓‘悖天理’也”。

女子缠足,都是打小就开始的,小女儿“苦痛哀鸣,辗转嚎啕”,“泪已尽,口难言”,屈人之志,是谓“逆人心”。

圣人有“父义、母慈、子孝、兄友、弟恭”等“五典”的教导,可是,女子缠足的苦痛,皆拜自己父母之赐,这就是毁乱了“五典”中最重要的“父义、母慈”,是谓“乱五典”也。

崇佑的奏折亦“交议”,大伙儿看了,其中机关,不难明白:宝廷只是个举人,没有上书言事的权力,经崇佑的“转手”,他的这篇帖子,就可以直达御前,并遍示百官――这是两个人勾连好了的事儿。

崇佑的折子,虽然没什么自己的干货,但“圣训”加“清议”,有着异常的分量,特别是宝廷的“悖天理,逆人心,乱五典”,反对禁缠足的人,都不晓得该怎么去驳他。

宝廷和崇佑,都是满人,那么,汉人呢?除了“发端”的李鸿章,其余的,都缄口不言吗?

当然不是。

署理两江总督赵景贤上书支持禁缠足,他的折子中,最有力量的是这几句话,“裹足之女子,肢体戕害,体弱气短,其必能诞育健康之子女乎?今当万国竞逐之世,缠足仿佛鸦片,弱我中华之种,贻害百世,弊曷胜言!”

除此之外,同具分量的一个支持者,不是来自于朝廷,也不是来自于地方,竟是来自于国外――驻英公使曾纪泽。

曾纪泽说,中国之缠足,举世所无,“泰西诸国,无不诧为咄咄怪事”,“西人目中国缠足之事,实犯上主之权,犯罪匪轻。”

接下来,解释何为“犯上主之权”:

“稽考古昔,上主抟土为人,嘘气人鼻而为气血之身,为男人,次令其酣睡,取其一肋骨成为女人,四肢五官纯备无缺,由是生育众多,无论男女手足皆同。此说仿佛我之女娲造人,亦暗合夫妇之伦也。今观天下,除中国以外,妇女均无缠足,可见上主造人之足形,男女无二致,此古今中外之通义也。”

这个说法,和宝廷的“悖天理”,有意无意,桴鼓相应。

赵景贤是轩系的大将,曾纪泽……嘿嘿,不必说了,难道,在禁缠足一事上,除了“上头”和满人,轩系、湘系和淮系,居然连成一气了?

反对禁缠足的人,觉得压力愈来愈大了。

这些奏折的具体内容,紫禁城里的妃嫔、太监、宫女,自然是不晓得的,禁缠足这个事儿,和他们自身的关系并不太大,在他们眼中,只是个热闹、有趣,很少有人将其当做什么国家大事。

这个事儿,正喧嚷未休,尚无了局,且看着吧。

至于小皇帝,对他来说,留学生、禁缠足,连热闹、有趣都算不上,他也不晓得大家背后议论他未来的皇后的人选――他现在“圣躬安”,一门心思全在出宫这件事上,别的无论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好吧,上书房既已恢复了,那么,第一步,得有人给我放个假。

为此,倭师傅,您老得先替自己个儿请个病假。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