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乱清> 第一三九章 部署

第一三九章 部署

董志原大捷之后,西征大军经过充分休整,士腾马饱,严寒一过,天气转暖,即大举进军金积堡。

盘踞金积堡的马化龙,是同治元年正式扯旗放炮的。不过,不同于从底层崛起的白彦虎,和清廷翻脸之前,马化龙就是甘回中最具影响力的领袖,在当地的势力,盘根错节,极其深厚。

彼时,西北回教,有所谓四大门宦,即四大教派,曰虎夫耶门宦,曰哲赫忍耶门宦,曰嘎的林门宦,曰库不忍门宦。这其中,分新、旧两派,新派以哲赫忍耶门宦为首,旧派以虎夫耶门宦为首,马化龙即为“哲赫忍耶门宦”的第五代教主。

“哲赫忍耶”出于中东之“苏菲派”,乾隆年间传入中国,提倡简化宗教仪轨,要求回教向穷人靠拢,不久之后,便迅速在中下层回民中传播开来。

虎夫耶门宦等老教大为惊恐,于是新、旧相仇,互指对方为“异端”,彼此攻杀,手段狠辣,毫不逊于日后的回、汉之争。

清廷是支持老教的,但新教对广大穷人更有吸引力,虽屡经打压,势力却愈来愈大,到了道光年间,新教终于彻底压倒了老教。

哲赫忍耶门宦的第三代教主为马化龙祖父马达天,第四代教主为马化龙之父马以德,到了马化龙手上,他们家已经连续三代把持哲赫忍耶门宦教权,哲赫忍耶门宦教主的位子,其实已经成了马家的世袭和禁脔了。

“门宦”上有教主。中有道堂,下有大大小小的清真寺,经过哲赫忍耶派数代经营。新教的“门宦”,较之老教,更加庞大而严密,教主一呼百诺,教徒惟命是从。可以说,哲赫忍耶派的“门宦”,已经具备了准政府的形态。并大幅度地提高了回民内部的组织力和动员力。

马化龙起事之前,当地回民眼中,已是只有教主。没有官府和朝廷了。

*

*

平凉,督办西北军务钦差大臣行辕,诸将齐聚,会议进军金积堡的部署。

整间屋子。回荡着左宗棠洪亮的湖南乡音。

“是次用兵。全军分成北、中、南三路!”

“北路,刘松山部由绥德西进,克灵州,直趋金积堡,拊敌之背!”

“嗻!”

“中路,展东禄部出庆阳,本钦差自将雷正绾部、陶茂林部出平凉,二军在固原会和。折而北上,仰攻金积堡!”

“嗻!”“嗻!”“嗻!”

“南路。刘典部由宝鸡西进,趋秦州!”

“嗻!”

“伯敬,你这一路,主要目的,是为了威胁河州、狄道一带的马占鳌匪股,使其不能北上援救金积堡;接下来,中路军从南边攻打金积堡的时候,使其亦不能骚扰官军的后路——明白吗?”

“是,标下明白!”

“诸位,”左宗棠环视诸将,“就是说,整个布署,北路军、中路军南北夹攻金积堡,南路军则负责‘打援’,都明白了吗?”

“明白!”

“马化龙盘踞一方多年,”左宗棠说,“朝廷拿他无可如何,致有今日之尾大不掉,个中缘由,一是此枭善于蛊惑人心,二来,此枭极擅聚敛,财源广辟,乃屯粮藏械,邀买名声,对抗天兵,不服王化。”

顿了一顿,继续说道:“‘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河套之起点,正是这个金积堡!秦、汉二渠在此交汇,素来物产殷阜。嗯,除了茶、马之利甚丰外,金积堡正东,有一个叫做花马池的大盐池,更是马化龙的一大财源!”

说到这儿,他转向刘松山:“寿卿,这个花马池,刚好在你的北路军进军路线上,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拔掉这个花马池,彻底切断它和金积堡的联系!”

“嗻!”

“马枭甚为狡诈,”左宗棠冷笑说道,“形势稍有不对,就向朝廷‘求抚’,但人员、器械、地盘,却什么都不肯交出来。西宁将军穆图善是个糊涂蛋,一再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愈抚,马化龙愈是嚣张,不但地方公事由其把持,钱粮由其征收,连参领、协领甚至知州都由他委任了——他娘的!”

左大帅是地地道道的读书人,却突然蹦出一句“三字经”来,诸将先是一愣,继而精神一振。

“马逆小小伎俩,骗得过穆图善,可别想在我左季高眼皮底下弄棒槌!我已上折,参穆图善糊涂误国,这会儿,穆春岩大约已经回家抱孩子去了!”

诸将心中都是一凛:将军可是一品大员,真正的封疆大吏,左大帅说参就参了!

有极少数的明白人,不禁就想:穆图善兵微将寡,剿既剿不来,不“抚”,又有什么好法子?可是,大军出击之前,要祭旗立威,一品大员的亮红顶子,比普通匪人的脑袋瓜,更加好看,左大帅既挑上了他,就只好算他倒霉喽。

“我下令:其余匪首,如果请降,确有诚意者,可以受降;唯有这个马化龙,断断不许受降,此役,必犁庭扫穴,灭此朝食!”

“嗻!”诸将轰然应道。

“我的话差不多了,”左宗棠身子向后一仰,“诸位请抒伟论!”

首先发言的是展东禄。

“爵帅智珠在握,算无遗策!嗯,爵帅方才说,秦、汉二渠在金积堡交汇,标下以为,这句话,为此役之关窍!”

“哦?怎么说?克庵,请道其详。”

克庵,是展东禄的字。

“是。”

展东禄站了起来,走到大地图旁,说道:“诸位请看,黄河北去,金积堡位于黄河东岸,刚好夹在秦、汉二渠之间。金积堡有两处最为关键,一个是堡西的峡口,此既为黄河青铜峡之峡口,亦为秦、汉二渠之渠口;另一个,是堡东的永宁洞,此乃山水河过秦渠涵洞之处,秦、汉二渠在此交汇,北入黄河。”

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就是说,峡口扼控进水口,永宁洞则扼控出水口,我军若袭占此二处,等于扼住了金积堡的咽喉!”

左宗棠死死地盯着大地图,过了好一会儿,重重点头,说道:“克庵,高明!这两处——峡口,永宁洞,非首战便拿下来不可!”

“爵帅,据线报,回匪在峡口、永宁洞驻兵寥寥,想来还没有意识到此二处之紧要,咱们动作快一点,必可一战便拿了下来,等到失去峡口、永宁洞,回匪就晓得难受了!”

“好!峡口在金积堡西南,克庵,你部负责攻取峡口!”

“嗻!”

“永宁洞在金积堡东北,寿卿,你部负责攻取永宁洞!”

“嗻!”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