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乱清> 第十七章 封号

第十七章 封号

清朝的王爵,亲王的封号,都是一个字;郡王的封号,有一个字的,也有两个字的。人们通常认为,一字比两字尊贵,这是隋唐亲王封号一字、郡王封号二字之流风,在清朝,并非着为定例的。有时候,爵号的字数愈多,愈显勋望恩宠。譬如,乾隆朝的福康安的爵号,就是“嘉勇忠锐”四个字。

关卓凡的爵号,也是四个字:“毅勇忠诚”。

不过,那是他做贝子、贝勒的爵号,现在要晋郡王了,爵号最多二字。

于郡王而言,一字爵号、二字爵号,虽没有法定的高低之分,但是,最好自然还是一字爵号。

封号之拟,难度虽然不比谥法,但也是门一等一的大学问,且字数愈少,难度愈高。军机大臣中,笔力最强的,是曹毓瑛,但即便文思纵横如曹琢如,也非此道行家。

真正的行家在哪里呢?

内阁。

大伙儿踌躇了一会儿,先开口的是文祥:“咱们要不要派人过去,将内阁那几位请过来,一并商议商议?”

呃……

恭王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必。这一来,懿旨中没有提到内阁;这二来……”

顿了一顿,说道:“内阁的大学士、学士,于此道自然更加在行,可是,就因为太在行了,反为不妥――人家拟了一个出来,咱们若有什么不满意,还不好明驳人家的,不然,大学士的面子挂不住!咱们自己人拟了一个出来。若觉得不合适。扔了重来就是。一点子干系也没有的。”

这番道理,大伙儿听得心悦诚服,关卓凡也是暗暗点头。

曹毓瑛说道:“王爷说的极是,那么,咱们先从贝勒爷原先的爵号着手好了。”

关卓凡的郡王之封,尚未明发上谕,眼下的身份,还得称“贝勒”。

而“先从贝勒爷原先的爵号着手”的建yì。确是正办,大伙儿一齐点头。

关卓凡原先的爵号,四个字:毅,勇,忠,诚。

“勇”字能用,可不能单用,不然就显得关卓凡只是个赳赳武夫了。

“忠”字也不好单用,这个字太大了,一般情况下。只能用于盖棺论定,也就是说。只能用于谥号。

“诚”字不能用,因为有人用过了――圣祖三子胤祉,封的就是诚郡王,后进诚亲王。

这么算下来,就剩一个“毅”字了。

“‘毅’是佳字!”曹毓瑛说道,“《左转》曰:‘杀敌为果,致果为毅。’‘毅’字衬得上贝勒爷的赫赫武功;又,《论语》曰:‘毅,强而能断也。’这‘毅’字,亦合贝勒爷之力修文治、总理万机。”

恭王点点头,说道:“不错。”

转向关卓凡:“逸轩,你以为如何?”

关卓凡说道:“‘毅’字确是佳字,不过……”

说到这儿,沉吟不语。

曹毓英说道:“贝勒爷若觉得有何不美,务必明示。方才王爷也说了……”

说着,看了恭王一眼。

恭王说道:“琢如说的是,逸轩,这儿没有外人,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你就直说吧。”

“不能说有什么不妥当,”这句话关卓凡是对着恭王说的,接着他转向曹毓英,“更非有何不美之处――‘毅’字不美,世上还有何佳字?”

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事实上,刚刚好相反,这个‘毅’字是太过之美了。”

几个军机大臣都微露意外的神色。

恭王说道:“逸轩,这话怎么说呢?”

关卓凡说道:“六哥,你方才说的好,在坐的都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我就不顾轻重,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话里边儿,有的地方,也许本该避忌的,但是……”

他微微一顿,继之微微一笑:“咱们都是自己人嘛!”

几个听众都凝视着他。

关卓凡平静地说道:“我这个宗室,恩出逾格,实乃非分之荣,所以,我这个郡王,如果实在辞不掉,就万万不敢和显祖的子孙比肩!”

显祖,塔克世,太祖努尔哈克之父,其直系子孙即为宗室。

五个军机大臣听得心里都是一震。

关卓凡这几句话,确实算得上“掏心窝子”,里边儿也确实有“本该避忌”的地方――事实上,关卓凡已经说的很委婉了,如果要说的再明白一点,就是:“我不姓爱新觉罗,我姓关,我是异姓。”

定鼎扶危之功,势倾天下之权,亦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想到关卓凡是三藩之后,一百八十余年间,国朝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异姓王爵,再想一想,历朝历代大多数异姓王爵的下场,几个军机大臣都不由心中微微一沉。

封王本来是大喜的事情,军机直庐里边的气氛,却隐隐变得凝重而尴尬。

有人脑中突然跳出一个念头:如果赐姓呢?

不过,这种念头,当然不能在这种场合说出口来。

关卓凡继续说道:“所以,我的封号,就不好走宗王的路子――我是说,就不好太过讲究字面的意思――过嘉过美,我当不起!”

关卓凡的意思,大伙儿大致是明白的:什么“不好走宗王的路子”,“不好太过讲究字面的意思”,不好“过嘉过美”,说来说去,无非“谦抑冲退”四字。可是,真正做到这四个字,同时又恰如其分,符合关卓凡的功勋、地位、威望,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人有心劝进:您就别客气了,您的封号,尽可与宗王一例,有什么当得起、当不起的?现在“毅郡王”,以后“毅亲王”――多好听呀?

可是,如果关卓凡是真心谦退呢?“一百八十年来第一个异姓王”,这顶帽子,戴在头上,真是如山之重,封号上玩玩花样,减轻一点压力,也不能说没有道理。

有人想,要不然,用个地名做封号?

一转念,真这么搞,整个封爵的体例――宗爵、世爵都算上――就都改过了。这非但不是啥“谦抑冲退”,还变成了出头椽子,万万使不得的!于是,喉咙动了一下,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一时皆沉吟不语。

过了片刻,恭王微微一笑,说道:“这可真是……考到了。逸轩,你自个儿有没有什么想头?说出来,大伙儿一块儿斟酌。”

关卓凡说道:“想头倒是有一个,也是刚刚冒出来的,不晓得合不合适?呃,我觉得,这个封号,似不必另作他求,嗯,就从我的名或字里边,随便取个字来用,就好了。”

“名或字”里边?

众人不约而同,想到了“轩”字。

轩郡王?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