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乱清> 第八章 大床

第八章 大床

关卓凡费尽心思写这份东西,起意倒并非为林肯打气,他本来的目的一是加重自己和轩军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分量――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确保把自己从东线摘出来,放到西线去。

其时的东线战场已成血肉磨坊,战争的模式基本就是填人头,一颗人头换一颗人头,甚至两颗人头换一颗人头――反正北边人多。自己这二万七千人一不小心,就磨没有了,那就未免太国际主义了。战争伤亡不可避免,但轩军补充兵源不易,仗要打得巧一点才好,毕竟还没到为美国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己的份上。

还有,如果上东线,就得面对美国有史以来那位最伟大的军事天才罗伯特.李,不论关卓凡的历史书背得多熟,开多少外挂,战场上形势瞬息万变,李又是最善于随机应变的,小关很担心自己一个应付不来,真应了和慈禧说的那句话“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为国家办事”。关卓凡决定,对李这位本就疑似开外挂的人物,还是不要这么早会面好。

西线才是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他苦心筹划,终于得偿所愿,松江兵团被划入西线战区序列,参加田纳西会战。

这份《纽约论坛报》,这篇《关逸轩侯爵访谈录》,关卓凡看得略略细些,发现虽然是在他的《平南八策》的底子上写出来的,但出入还是颇大。

一是涉及军事部署的,尽数删去,关侯爵只是含糊地表示。东线打得很好。西线也应加强。

二是重点明显放在关侯爵认为“战争规模是一个从小到大的过程”以及“艰苦的投入即将进入收获的季节”等等上面。中心思想是:敌人很狡猾,但政府很强大,按部就班,稳稳当当,一切尽在掌握。

还有就是关侯爵反复表示,对联邦政府取得zuihou的胜利具有绝对的信心。记者问侯爵阁下,您认为战争还将持续多久?关侯爵慨然说道:不超过一年。

关卓凡心想,这句话我可没有写在建议书里。你倒是敢说。

这就是一篇联邦政府的公关软文嘛,但关卓凡承认,效果很好。

其实洋和尚比较会念经这种观念哪里都有,非独中国为然。而且这个时代的美国人还远不是一百几十年后的美国人,眼睛离头顶的距离还很远。最重要的是这位洋和尚并非站在河岸上说干话,如果人家对联邦政府的胜利没有信心,怎么会万里迢迢地带兵过来帮俺们打仗?

关卓凡抬起头来,微笑道:“写得真好,我都迫不急待想认识这位记者了。”

林肯hahadaxiao:“哈莱斯可能是全shijie最难缠的记者了,接受他的采访的次数少一些。我觉得我的身体会更健康一些……不过他肯定会成为你的崇拜者。”

林肯收了笑声,郑重地说道:“逸轩。感谢你的理解,这个报道顶得上两个军团。”

关卓凡的住宿安排在林肯卧室对面的“皇后卧室”,和“林肯卧室”隔了一个东坐厅。这间房子后世宿过英国女王、荷兰女王,因而得名。这个时候嘛,关卓凡想,不如命名为“逸轩斋”?

林肯亲自带他进入房间,玫瑰色和白色主调的装饰,清丽典雅,一张大大的四柱床摆在中间。这间房子可比那间“林肯卧室”豪华多了。

林肯很诚恳地说:“逸轩,这一次的见面安排的太仓促了,等你从西线回来,一定请你和夫人一起过来做客。”

感谢总统阁下的盛情,可,我没有带夫人来美国呀。

“逸轩,我理解你们的婚姻制度,”林肯微微一笑,“我听说有一位美丽的姑娘,陪在你的身边。”

婚姻制度?关卓凡一愣,随即便明白了,林大胡子把婉儿当成了自己的侍妾。

林肯继续笑道:“当然,这句话可不能叫玛丽听见。”他顿了一顿,“最好也不要叫上帝听见。”

互道晚安之后,林肯辞了出去,关卓凡一个人站在大大的房间里发愣:我weishenme没有否认,婉儿不是我的……夫人?

他痛痛快快洗了一个热水澡,皮都快搓了下来。然后上床。脑子中无数的念头转来转去,但他终究是倦极了的人,让我睡一个好觉,其他的,明天再说。

跌入黑甜之前,模模糊糊地想:我这张床,英国女王上过,荷兰女王上过,我来算一算,她们两个今年芳龄几何……

夜半更深,英国女王真上了他的床。

只是这女王生得却与杨婉儿有几分相似,脸红红的低着头绞着手儿。关卓凡费尽了心机,却无论如何解不开她的衣带,欲火焚身之下,便待用强,忽然一转头,发现荷兰女王也坐在床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柔声道:“撕坏了,以后可就再也不下厨给你做饭了。”

关卓凡一惊而醒,瞪着天花板,心里怦怦直跳。

窗外曙色微熹。

起床后洗漱完毕,用过早点,告别了白宫的主人,关卓凡踏上归程。

回到纽约后,出发去查塔努加之前,预计有两件事要做,一是接收美国政府提供的武器装备,二是换装,即更换美国联邦政府军的军装。

马车向着东南方向奔驰在马萨诸塞大街上,迎着清冷的晨风和东升的太阳,关卓凡心中感慨万千。

自己一个中国人,远渡重洋,万里赴戎机,所为何来?

当然是要练出一支经历过近代战争洗礼的军队,而且当切断了他们与国内的一切联系之后,这支军队效忠的对象,便只能是自己一人。

至于客观上帮助林肯维护了美国的统一,也不是坏事。毕竟不管自己来与不来,美国终究会归于一统。站在胜利者的一方,正是历史投机者的不二法门,而且说到底,只有统一的美国,才有liliang作为中国的强援,替我平衡英法,为自己的jihua争取宝贵的时间和空间。

至于中美可能发生的直接冲突,还在遥远的未来。

在这个时空里,东亚和东南亚的局势,也许该由中国来主导,就像中国也会承认南美是美国的后院一样。或迟或早,中国总须强大到可以对东亚和东南亚进行某种秩序重建――某种在中国强力下的和平秩序。如此,远隔一个大洋,美国人也许就不会再生觊觎之心。

如果美国人到时候真的有了更多的想法,中国必须有liliang打消他们的这些想入非非。

比如,在本时空,不论美国和西班牙打成什么样子,抱歉,菲律宾都不会是美国的。

希望太平洋真的足够大,能够同时容得下东西岸这两个巨人吧。

至于林肯,关卓凡承认,自己对他很有好感。

和林肯握手的时候,林肯只是保持着一个礼貌的力度,但关卓凡能够感觉到这个高大削瘦的男人的liliang。这种liliang既来源于他确实筋骨强健――青少年岁月长期的体力劳动给了林肯一副强悍的体魄;更源于这个人内在的坚强、自信。

关卓凡发现,伟大的历史人物都有一个共同点:对自身和从事的事业的高度自信。

於我心有戚戚焉。

关卓凡是知道林肯zuihou的结局的,也有信心因为自己的介入,美国内战的历史走向会发生明显的变化,那么,这种变化会改变林肯的宿命吗?

或者说,自己要进一步主动介入,改变林肯的宿命吗?

真这么做的话,何所得,何所失?

华盛顿已经喧闹起来,关卓凡能够感觉到这个年轻的国家体内溢于言表的躁动,朝气和野心一样的蓬勃,正像这初生的太阳。

而他自己的国家,却正夕阳西下。

好吧,他在心中默默地说,现在我来了,太阳必须重新升起。

不知不觉,车外已是阳光耀眼。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