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乱清> 第七十章 南翔小笼

第七十章 南翔小笼

关卓凡只有苦笑:说到底,不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嘛。

话是没有错――再怎样算计,老天给你一道霹雳,便不知把你穿到哪里去了。不过这种时候看见,倒更像是一句风凉话,不理也罢。

于是端正神情,给城隍秦裕伯老爷子拈了香。再看扈晴晴,却虔诚得很,不仅又跪又拜,还到殿后去给城隍夫人上了香――城隍居然有夫人,大出关卓凡的意料,而城隍夫人的塑像,平日里还不能够瞻仰,只有每年她生日的那一天,才会开放。不过现在藩台在这里,当然例外,扈晴晴想拜,自有庙祝忙不迭地请了她去。

关卓凡做完了这套礼节性的拜访,便可以放开心情,到豫园去轻松一下了。豫园不仅风景好,而且上百家各种铺子,吃喝玩乐都有,连烟馆都有两家。只是关卓凡一来,便如猛虎入林,百兽退散,所过之处,几至鸦雀无声,哪有半分热闹可言?他这才发觉自己失于计较了――穿着官服,前呼后拥,这是来行乐的样子?看来皇上们都喜欢微服出访,不是没有道理的。

无奈之下,准备用了饭就回去,不必姜德指点,已经遥遥望见了“日华轩”的招牌。

“走,今天我请你吃顿haode,”关卓凡跟姜德挤挤眼睛,笑着对扈晴晴说,“鼎鼎大名的南翔大馒头!”

扈晴晴抿嘴一笑。这一路行来,所享受到的尊崇和风光,是她由小到大。从未体验过的。关卓凡毫不避忌地公然把自己带出来。这一份体认与尊重。对她而言比什么都强,算是不负自己的一片深情。至于吃什么,真的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他喜欢吃馒头,那就陪着他吃馒头。

等到进了日华轩的门,关卓凡略略一张,便不由得失笑――店里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冷清至斯,亏姜德还敢吹得天上有地下无。

“姜德,你的话有点不尽不实啊……”

话才出口。已经醒悟了,这不是冷清,而是姜德事先打了招呼,让老板早早地拒客,专等自己的到来。

老板此刻,正跪在门里,迎接藩台大人。关卓凡瞪了姜德一眼,温和地说:“起来说话吧,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黄明贤,恭迎藩台大人。”老板的声音抖抖的。没敢起身,只稍微抬头望了一眼。便又伏下身去。他见关卓凡身后裙裾宛然,环佩叮当,心想这是藩台夫人跟他一起上香来了,于是不免再奉承两句:“城隍庙的香,最是灵验。祝大人青云直上,祝夫人早生贵子。”

这句话说坏了。关卓凡还没怎样,姜德已经变了脸色――虽然大家在私底下都把扈晴晴当成关老总的内眷看待,但毕竟还没有明媒正娶,扈晴晴还是做的姑娘打扮,现在黄明贤这一句叫出来,让她的脸面,往哪里去搁?而这个错,扈晴晴多半要算在他姜德的头上。

官场之上,人人都知道,宁肯得罪上官,也不要得罪上官的太太――得罪了上官,犹可弥补,得罪了太太,却不容易挽回,等到枕头风吹起来,那就不是好玩的了!

姜德愈想愈慌,厉声斥道:“混账!你胡嘞嘞些什么!”

“行了,他又不知道,再说人家也是好意。”关卓凡不以为然地说,“黄老板,你请起来,我们饿了,特地来尝一尝你的手艺。”

“是,是。”被吓得面无人色的黄明贤,这才爬起了身,跟伙计一起招呼一众人等坐了,开始从厨房里往外面抬菜,除了冷热荤素之外,最要紧的,自然是那一盘一盘,热气腾腾的大肉馒头。

“图林,你们坐一桌。姜德,你过来跟我坐。”关卓凡笑道,“看看你说的这个馒头,到底有没有这么好吃。”

姜德讪讪地走过来,小心坐下,偷眼看了看扈晴晴,见她面色微红,略带羞意,却绝没有恼怒的意思,这才放下了心。

待到开吃,那些菜肴也还罢了,关卓凡对盘中的大包子,果然赞不绝口,肉馅鲜美,个大料足,确实在别的地方不曾吃过。于是跟姜德两人,大快朵颐,你一个,我一个,吃得痛快极了,言辞之间,也就不免有所夸大。

“黄老板,我看你这大肉馒头,真是天下第一,想来平日的生意一定好得很了?”

“xiexie大人夸赞!”正在不远处等着伺候的黄明贤,听得满面笑容,躬身答道:“只是在豫园这里,生意倒没有在南翔镇上的时候好,而且同行也多――从这里再往前,还有好几家,都卖南翔大馒头,小人也只是勉强糊口罢了。”

关卓凡和姜德一直在吃,但扈晴晴却没怎么动嘴,只夹了一只包子到自己面前的碟子里,一会拿筷子戳一戳,一会又掰开来,撕下一点点来尝一尝。此刻听黄明贤这样说,微微一笑,端起那一只包子,站起身走到另一张空桌子旁坐下,向黄明贤招招手:“黄老板,请你来一来,我跟你讲句话。”

黄明贤当然已经看出这位美女是姑娘打扮,那自然不是藩台大人的太太了,犹豫了一下,见关卓凡脸上没有不快的意思,这才敢小步跑过去,躬身道:“是,请姑娘吩咐。”

“黄老板,你请坐。”

“……是。”黄明贤小心翼翼地斜签了身子坐下,不知这位姑娘要弄什么玄虚。

“这只馒头,个大料足,味道也好,放在南翔镇上,自然是大受欢迎。”扈晴晴慢声细气地说道,“不过上海城厢里面,贵人多,有钱人亦多,见惯市面,平日里吃得精细。他们逛豫园,就不见得人人都爱吃这样的大肉馒头了,你不妨换换花样。”

黄明贤恍然大悟――难怪生意不如从前了,原来症结是在这里!只是若说“换换花样”,却另有为难之处,讪讪地说道:“xiexie姑娘的提醒,想来原是如此。只是小人做这味馒头,快二十年了,俗话讲,赊千钿不及现八百,换了花样,也不知生意会怎么样?而且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换成什么。”

“进门的时候,你说的那句吉利话,乃是善祷,害你因此挨了姜团官的骂,我很是过意不去。”扈晴晴柔声说道,“我来点拨你一样细巧点心的手艺,算是替藩台xiexie你。”

这就是说,要谢的是他“祝大人青云直上”的那一句话,而后面的那句“祝夫人早生贵子”,却掩过不提。其实在扈晴晴的私心里,这一句话听了,极是受落――既然终身已定,哪个女人不希望“早生贵子”呢?单凭这句吉言,便值得xiexie他!

然而在黄明贤想来,这位娇滴滴的姑娘,虽然不是关藩台的夫人,但衣着首饰的名贵,一望可知,必定是藩台大人的一位至亲。官家小姐,大约这辈子都不曾进过厨房,现在却要“点拨”自己的手艺,这是从何说起?

虽然不信,却也不敢直说,但脸上自然便现出了犹豫之色。扈晴晴见了,笑一笑,说道:“黄老板,我送你八个字――以大改小,重馅薄皮。”

这句话一出口,黄明贤脸上的神色立刻不同,惊讶了半晌,方才问道:“不敢请教姑娘,要怎样以大改小,重馅薄皮?”

“你用精白面粉,冷水揉和,擀成薄皮――每两面粉,要出八张才算合格。再以鸡汤把肉皮煮化,凝成肉冻,取冻拌进馒头的肉馅里面,洒上些许研细的芝麻,则鲜香自见。包馒头之时,也有讲究,要做到形如荸荠,小巧玲珑,每只馒头折裥十四个,才见功力。”

扈晴晴一口气说下来,黄明贤在心中稍加印证,已知遇上了大行家。心悦诚服之下,再不敢有一丝怠慢之意,恭恭敬敬地问道:“请教姑娘,该如何用火?”

“用小号笼屉,上笼用旺火蒸盏茶时分就好,看见包子呈玉色,底不粘手即熟――肉冻遇火化汁,若是过了火,就不免要穿底。”扈晴晴闲闲地说,“单是这样,也将就吃得了,若是还想更进一步,就得再添些别的时鲜材料。”

“请教姑娘,该添些什么?”

“无非二月春笋,九月蟹粉,平常的季节,以虾子细细剁碎,也是haode。”扈晴晴笑道,“黄老板是行家,略试几回,自然便能做到心中有数。出笼的时侯,任取一只放在小碟子上面,戳破皮子,汁满一碟,方为佳品。客人吃起来,则以嫩姜细细切丝,佐以香醋最佳。”

“是!”黄明贤做了二十年的馒头,当然明白自己捡到宝了,激动地说,“这味点心,请姑娘赏一个名字下来。”

“名字?”扈晴晴一愣,跟着笑道:“你原来做南翔大肉馒头,这一个,就叫做‘南翔小笼包子’好了。只要把住方子不外泄,保你二十年富贵,又有何难。”

这样的恩德实在太重了,黄明贤索性离座一跪,就势磕了一个头,然而心中始终有一个绝大的疑问,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不知姑娘缘何对厨中的手艺,如此……如此……”

扈晴晴略作犹豫,还是轻声说了一句:“我姓扈。”

黄明贤听了,呆呆地望了她半晌,忽然露出惊喜之极的神色,用手指着她,大声说道:“哦,哦,原来你是身娇……”

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那边厢图林已是脸上变色,拍案而起。

总算他黄老板见机得快,没有把“肉贵”两个字也说出来,停住了口,往自己脸上狠狠一掌:“小人该死!”

*

(二更奉上)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