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乱清> 第五十三章 公义私情

第五十三章 公义私情

臣下拦住君上的话,这是极失礼的一件事,说得重一点,叫做“无人臣之礼”,因此两宫太后相顾愕然:老六这不是走到肃顺的路子上去了?

然而在恭亲王,亦有不得已的苦衷。慈禧太后那句话还没说完,恭王便听出来了,她是想拿江苏交给关卓凡,让他做江苏巡抚。

这件事,原本做得。其时朝廷的规矩,大抵是谁打下的地方,就归谁来管,以此激励统兵大员的斗志。而且关卓凡虽然只是挂了个七品知县,到底是自步军衙门左翼总兵的位置上迁转过去的,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立了这样的大功,没什么说不过去。另有一条,同样的战功,旗人所得的封赏尤重,已是不成文的惯例。

可是千条万条,都敌不过一条。奉旨可以免跪奏对的恭亲王,向两位太后躬了躬身子,说道:“曾国藩的那个折子,还没有办,请两位太后明鉴。”

恭王这一说,慈禧太后明白了,只能将怒气咽回肚里,不言声了,慈安太后却还不大搞得清状况,问道:“曾国藩说什么了呀?”

曾国藩的折子里说了很多事,不过最重要的一条,是举荐李鸿章为江苏巡抚。

曾国藩是朝廷倚为柱石的人,现在能有这样haode局面,多半是靠他。而且曾国藩是现任的两江总督,依照惯例,安徽、江苏、江西三省大员的任命,总要征询他的意见。事实上,就连南方各省督抚的任用。朝廷亦多以他的意见为考量。而他若有所荐。以他的地位。朝廷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驳回的。

这就叫做一言九鼎。

恭王的苦衷,也就是在于此,一旦让慈禧太后把话说出来,“君无戏言”,再要想办法去弥缝,就变成一件很麻烦的事,而且无论如何,已经着了痕迹。容易引起外面的猜测,是非必多,所以抢着把话说在了前面。

另外一面,恭王作为议政王,办理朝政,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不像别人把太后的权威看得特重,因此这样“君前失礼”举动,他倒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慈禧知道,恭王虽然失礼。但既然已经把话说了,那么关卓凡这个巡抚的位置也就算是落空了。不过藩司是一省的行政长官。迹近于后世的“省长”,跟巡抚一样,都是从二品的大员,已经是一个很高的奖赏。而且她并不是不顾大局的人,知道恭王所说的,乃是正办,曾国藩的面子不能不维护。只是想一想,到底还有点意气难平,嘴角带着一丝讥刺的笑容说道:“六爷既然说该这么办,那就这么办好了。只是没打仗的倒先得了奖励,不知道出力打仗的人,会不会有些心凉。”

眼见他们叔嫂之间有点怄气的样子,几位军机大臣都很着急。桂良是恭王的老丈人,不方便说话,于是文祥向前跪了一步,越次陈奏道:“关卓凡从七品知县擢升为从二品的藩司,在旁人看来,亦算得上是超擢,足可起激励士气的效用。至于他大破长毛,歼敌近三万人,立下赫赫军功,诚然是满洲子弟中的佼佼者,是否特加恩赏,则出自上议,臣等不敢妄拟。”

对了!慈禧太后一下便听懂了文祥这句委婉的提醒――自古赏赐军功,无非是四项:以钱赏,以职赏,或裂土,或封侯。朝廷没有钱,“以钱赏”是不必提了;“以职赏”,藩司已经到了头;“裂土”早就是没有影的事了,剩下的一项,是“封侯”。

这个封侯,不是说一定要封做侯爷,而是指赐给爵衔。这是君上的特权,所以文祥只能说不敢妄拟。

慈禧深以为然,看了看慈安,对恭王说:“六爷,你以为呢?”

恭王也觉得文祥这个提议很好,可以弥补关卓凡未得巡抚之憾。只是文祥说“不敢妄拟”,他却认为“拟一拟又何妨”,既然做人情,索性做得大一点,于是想了想,说道:“臣以为可封一等轻车都尉的世职,既可以示激励,又替他留下了进身的余地。关某得蒙异数,自然会感激涕零,更加矢诚效命。”

朝廷的爵衔,分为三级。第一级是“王”,三藩之后,不封异姓。第二级是“爵”,分为公、侯、伯、子、男,是所谓的“五等封”。第三级是“尉”,轻车都尉是其中最高的,仅次于五等封。

这样的赏赐,非同寻常。一般朝廷封爵,都要在整个战事尘埃落定之后才进行,算是终极的奖励。象关卓凡这样一场大捷便换来一个可以世袭的一等轻车都尉,是很罕有的事情,自然是沾了身份的光,因此恭王说是异数,也不为过。

而在恭王来说,他一直认为两宫太后对于关卓凡的“擎天保驾”之功,有着特别的感念之情。因此把这个赏格定的高一些,既是为了安抚太后,也是要摆明了告诉别的人,这是特例,是“异数”,不可引为常例。

对恭王的这个建议,两宫都欣然赞同,慈禧的心里面还难得的有些忸怩,仿佛是一个小女孩被人窥破了心思一样。不过她决不肯让这样的情绪流露出来,以眼神征询了慈安的意见,很深沉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看成,就按六爷说的办好了。”

给关卓凡的赏赐定了下来,等于是把整个调子也定了下来,其他人的奖励便易于措手了,准备由军机大臣们退下去以后,拟了名单进呈御览。而这一件大事一定,关卓凡所上的两个附片,也就很快商量出了结果。

“马队是顶要紧的,”慈禧太后说。当初在热河回銮的时候,肃顺派勒保的骁骑营追截御驾,关卓凡的步军马队卷地而来的气势,给她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让兵部一定用心。总要替他挑一些好马买了去。”

其时的战马。有南马和北马之分。南马的长处,是吃苦耐劳,并且适合南方的水土气候,但说到奔波逐北,嘶风追月,自然比不上口外的健马,因此关卓凡要奏请兵部代购。

“这一节请太后放心,”文祥对兵部的事情很熟悉。开口说道,“不用买,古北口就有现成的熟马,我让兵部移文,拨两千匹过去,一个月就能到上海。”

至于华尔和福瑞斯特请求入籍的事,君臣都觉得真有意思,不过大家的心里,不是仅仅停留在“有意思”这个层面上。从前所谓“万方来朝”的盛况,早已不能复见。而现在居然有两个美国人请求要做中国人,都认为这是个很吉祥的兆头。当然应该照准。

“我交待户部和总理事务衙门去办,”恭王笑着说,“至于籍贯,就按关卓凡所请,定在上海县好了。”

也就是说,两个洋鬼子从此变作货真价实的上海人。大家都笑了,不过还有一个小小的疑问,是由慈安太后提出来的。

“华尔是姓华,这个我知道。”憨厚的慈安太后说,“这个福瑞斯特,名字怪怪的,可是姓福么?”

这个大家就不懂了,都拿眼睛看着恭王――他办洋务,一定知道的。

洋人名字的规矩,恭王是知道的,但慈安太后既然开口说了“华尔是姓华”,那华尔也就只好姓华了,而福瑞斯特,自然也就只好姓福。

“是,正是姓福。”恭王笑道,“名字就叫做瑞斯特。”

“喔,”慈安太后满意地点点头。

这些事说完了,却还有一件让人头疼的事,不过这一回,却是慈禧太后提出来的。

“前几日薛焕那个折子,说关卓凡在上海,纵容洋人私办电报,”她平静地说,“这件事,似乎也该有个说法。”

这件事,军机大臣们已经商议过几次,都觉得事在两难之间,没有想出一个妥当的办法。一方面,不论是朝中的大臣,还是地方上的督抚,对于洋人要办电报,大都持反对的态度,因此英国人雷伊罗朵几次向总理事务衙门奏请,都被驳回。现在关卓凡居然胆大妄为,允许洋人自办,这等于是藐视总署的权威,恭王为此也很是恼火。

另一方面,关卓凡现在独撑上海,既是方面大员,又是朝廷新树立的“榜样”,如果严词重谴,于轩军的士气和朝廷的脸面上,都大有关碍。而且也隐隐听说,轩军之所以能在上海打胜仗,还颇得电报之力。但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形,苦于路远,没法子亲眼看一看,一时也不好妄下结论。

既然没有结论,军机上拿出来的办法,是暂时“置而不问”,放一放再说。

对于这个办法,慈禧不以为然。她的内心里虽然想回护关卓凡,但这样昭彰的事,关乎朝廷威望,不能寸心自用,须得有一个切实的处置才能服众。

而且,对于关卓凡的胆子,她是实实在在有过“切身体会”的。如果单单是宫闺中事,那也还罢了,可他现在是在外面统兵打仗的将领,不要一个不小心,走到年大将军的路子上去,因此该敲打的地方,还是要敲打敲打。

“依我想来,朝廷做事情,总要出乎公心,把事情做得公平,才能不叫人说闲话。”慈禧太后想定了主意,慢条斯理地说,“有功则赏,有过则罚,关卓凡虽然立了大功,得了封赏,但是薛焕指他纵容洋人,说的也是有鼻子有眼,既然写进了折子里,大家就也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如果朝廷不闻不问,别的人又怎能服气?如果再有类似的事儿,朝廷又拿什么来办别人?”

深宫女主,能有这样的见识,恭王也很佩服,说道:“太后责备的是。”

“倒也不是责备,我知道你们是为了大局着想的,不过钉是钉,铆是铆,我看……”慈禧太后沉吟了片刻,说道:“还是要派员查办!”

*

(这是第三更,七点多还有一更。求票票~)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