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巨星是个系统> 69.第六十九章

69.第六十九章

    看不到正文等二十四小时  当然,那个老爷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将武术套路打的很漂亮的老爷爷, 并不会飞檐走壁隔山打牛。

    蔺昕说他也不会, 只是学了几招, 然后看着薛斐受伤,脑袋一热就觉得自己会武功能揍人于是就上手开揍了。

    “没想到真的赢了。”蔺昕努力表现出惊讶的神色, 那僵硬的表情让蔺秦觉得惨不忍睹。

    “你是小孩子吗?!学了几手就以为自己是武林高手了?!”蔺秦忍不住吼道,“你知道有多危险吗?”

    蔺昕迷惑脸:“老爷爷说我已经是武林高手了, 遇上坏人拿枪抢劫也不会怕。所以我已开始就不怕。”

    蔺秦:“……”

    病床上的薛斐道:“小昕本来就是小孩子。”

    蔺秦:“好吧,你说的好有道理……”

    蔺大哥感觉心好累。

    所以小英雄的真相就是自己身体十六岁心灵六岁的傻弟弟跟着一个老爷爷学了几招拳脚,老爷爷吹牛说华国功夫连枪都不怕,于是傻弟弟就信了, 并且……成功了……

    成功了_(:зゝ∠)_……

    真是侥幸啊。侥幸子弹没有打中, 侥幸弟弟这段时间的康复训练练出了一身力气,侥幸击中的正好是要害。

    如果不是侥幸, 现在……

    蔺秦把蔺昕抱怀里,忍不住泣不成声:“笨蛋,那个老头子是骗你的!没有什么神奇的功夫能比得过枪,被打中你就完了!我们好不容易等到你醒来,不要让我们再失去你了!我们承受不了!”

    “我只是想保护大哥,保护斐哥……”薛斐心虚。其实他真的有必胜的把握啊, 只是理由不能说, 只能扯这种奇葩的理由, 装小孩子不懂事了。

    不过这次演得挺像的。蔺昕为自己演技点了个赞。

    “我知道, 我知道你只是想保护我们。”薛斐冷静道, “但我宁愿代替你。”

    薛斐说完这话,不止蔺昕,蔺秦都愣住了。

    他抹了一把眼泪,又对着薛斐咆哮:“我还没说你呢!你动作多危险啊!我知道你关心小昕,我也关心!他是仇富,不是仇视小孩子!只要多说几句咱们有钱,他就会转移目标。你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刺激他?你知不知道你出事了也会有人担心?”

    薛斐道:“当时脑袋一热,哪想那么多。”

    他冷静下来也想到了蔺秦刚才说的方法,而且回忆蔺秦当时的动作,应该是准备和那人谈判拖延时间。只是一见那个人拉着蔺昕,薛斐脑袋就轰的一下炸了。

    他脑海里又浮现出蔺昕满身是血的样子。

    薛斐一直觉得,自己欠蔺昕一条命。若是在这次将命还给他也不错。所以薛斐中弹的时候心里挺洒脱的。

    “所以你和小昕两个准备组成‘脑袋一热’团出道吗?!”蔺秦冷笑。

    薛斐:“……为什么是出道?”

    蔺秦:“哦,最近听小昕说明星的事听太多,条件反射。”

    薛斐:“……”

    蔺昕拉了拉蔺秦的衣角,小心翼翼问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老爷爷是骗我的?”

    蔺秦:“啊?嗯。”

    蔺昕:“会功夫也打不过用枪的坏蛋?”

    蔺秦:“会死得很惨。”

    蔺昕惊恐脸,一副吓得快哭出来的样子:“所以我差点死掉?!”

    蔺秦:“……”弟弟,你的反射弧有点过于长了啊?

    蔺昕嘴一瘪,扑进蔺秦怀里开始抽泣。

    蔺秦无奈的摸了摸弟弟的脑袋:“……现在才反应过来?”

    薛斐不由失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而且小昕你不是赢了吗?上天都站在你这边,你救了我们所有人。”

    蔺昕不听,继续哭。

    光脑:112233,拜托你哭出点眼泪来,你这样抬头就穿帮了。

    蔺昕:你以为我不想啊!我哭不出来!快想办法!

    光脑:系统商城没有催泪药水卖,我能怎么办?

    蔺昕:没有药水,其他水呢?往我眼睛里弄点。

    光脑在系统空间里找了蔺昕喝了大半瓶的无色无味的恢复药水,以蔺昕眼睛前的空间为出口开始倒水。

    虽然恢复药水无色无味,但是进了眼睛还是有一点刺激,再加上想到恢复药水的价格以及自己个位数的成就点,蔺昕真哭了。

    从家里带饭给薛斐的蔺爸蔺妈还没进门就听见蔺昕在哭,连忙冲进来。

    “哎呀,小昕怎么哭了?”蔺妈着急道。

    “我告诉他,武功能打得过用枪的坏蛋是教他拳脚那老爷爷骗他的。”蔺秦将蔺昕的“解释”说给了爸妈听,“小昕现在才反应过来害怕。”

    蔺爸蔺妈哭笑不得之余又有些担心,立刻给胡医生打了个电话。

    胡医生笑道:“植物人会出现一定意识障碍,平常人所说的反应较慢是意识障碍的一种。小昕害怕来得慢正常,以后慢慢就好了。不过原来那小英雄就是小昕啊,还真是乱来。”

    蔺爸道:“是啊,小昕居然信了……”

    胡医生道:“小昕内在还是个读一年级的小孩子,信大人的胡言乱语很正常。我家小孩都八岁了,还相信魔仙堡是真的存在呢。慢慢引导吧,小昕已经成长得够快了,你们不要给他太大压力,他已经给了自己很大压力,补上失去的十年了。”

    蔺爸忙道:“一定不会给他压力的,谢谢胡医生。”

    蔺爸将胡医生的话转述之后,蔺秦捏了捏还趴在他怀里抽泣的蔺昕的耳垂,道:“你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干什么?”

    蔺昕闷声道:“早点长大,养家糊口。”

    众人:“噗!”

    薛斐:“咳咳咳咳!”他正在喝水!

    蔺秦忍不住笑了,之前担心和对蔺昕、薛斐乱来的愤怒减轻了不少:“好,好,大哥等你快点长大,养家糊口……哈哈哈哈,弟弟你怎么这么逗?”

    蔺昕抬起头,不开心的用一双红彤彤水汪汪的兔子眼瞪着他哥:“哪里逗了,我很认真的回答你。”

    “好,好,不逗,哈哈哈。”蔺秦摸着自家弟弟的脑袋,“走,去看看妈带来了什么好吃的,我们给薛斐抢光。”

    薛斐大度的打开饭盒让蔺秦挑,蔺妈笑眯眯的介绍自己的拿手菜,蔺爸则出门去找医生问薛斐的病情。

    薛斐受伤这么大的事,薛家没有一个人来看望他。

    薛宸醉生梦死,薛家爷爷奶奶在外国旅游,薛斐没通知他们。其余亲戚各有各忙碌的事,薛斐觉得这点伤不需要劳师动众,也懒得在受伤的时候还忙应酬,就一个都没说。警察公布的受伤名单中也把他划去了。

    薛斐本想让助理加班照顾他,反正会给钱。但蔺爸蔺妈主动来帮忙,谢谢他救蔺昕。

    薛斐道:“是小昕又救了我。”

    蔺爸蔺妈摇头:“你这伤就是为了救小昕受的,好孩子,好好养伤,什么都别想。就当是小时候一样,把我们当父母也可以。你若不介意,还是可以继续叫我们干爹干妈。”

    薛斐低下头,嘴唇动了动,没有叫出声。

    蔺爸蔺妈只是笑了笑,没有继续逼他。

    其实蔺爸蔺妈心里不是没有恨,只是为了孩子,钱比泄愤更重要。

    孩子醒来,他们的恨就少了许多。至少对从头到尾都很无辜,只是阴差阳错让小昕帮忙顶了灾的薛斐,他们没有半点而已,甚至非常同情。

    蔺家和薛斐其实有很远很远的亲戚关系,蔺妈的妈妈和薛斐的奶奶是表姐妹,不过两人关系非常亲密,薛斐的奶奶对蔺妈也像对待亲女儿一样,吴璀还没得抑郁症的时候,两人关系也十分好。再加上蔺爸蔺妈都是业内非常有名望的学者,虽然钱权比不上薛家,但十分清贵,因此吴璀在怀孕的时候,就定下了干亲家的名号。

    蔺秦和蔺昕没有认薛家父母为干亲。这是单方面的干亲家关系,而且只是口头上叫叫,没有正式摆过酒宴过客。

    不过吴璀抑郁症时,薛斐的奶奶不放心薛家其他亲戚,蔺爸蔺妈又特别喜欢薛斐,所以薛斐只要放长假,就会到蔺家生活,免得受到家庭不好氛围的影响。所以蔺爸蔺妈对薛斐感情很深,也更难迁怒他。

    能心安理得的迁怒薛斐的,大概只有小时候天天和薛斐抢弟弟抢得头破血流的蔺秦了吧。

    虽然那时候的薛斐是个小矮子,和现在一米八五的魁梧身高相比简直像是基因突变,但小矮子薛斐蔫坏蔫坏,又会装可怜又会告状,那时候还单纯耿直,和现在肚子都黑透了相比也像是基因突变的蔺秦完全抢不过薛斐。

    蔺昕醒来之后,蔺爸蔺妈见薛斐和蔺昕走得近,也有意修复和薛斐之间关系,免得薛斐每次来见蔺昕,还要特意绕过他两。

    薛斐知道蔺爸蔺妈都是好人。正因为是好人,他才更难受。

    就在空气突然安静,气氛有点尴尬,蔺秦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的时候,蔺昕先开口了。

    “舒柒叔说因为枪|击事件有人受伤严重,演员需要大换血,他说有一个重要配角可以给我。”蔺昕道,“你们说,我该去吗?”

    病房突然安静的空气炸了。

    光脑联网搜索的结果是原作者认为他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太敬业,所以感动了。

    蔺昕恍然大悟,然后他向贺杉保证,之后绝对会更加敬业。

    贺杉不断摸着蔺昕的脑袋,说蔺昕是好孩子。

    蔺昕的判断虽然再次微妙的出现了差错,但和现场情况很顺利的接了下去。一老一小就这么开始聊起了故事和人物的相关设定。

    蔺昕听原作者要和他讲角色,立刻从背包里掏出几页纸,目光炯炯的看着贺杉。

    他对将要饰演的这个角色有一大堆不明白的地方,虽然借助了光脑和网络,但光脑运算人类逻辑死机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是问问写这个角色的人更好。

    看着蔺昕拿出的那一叠东西,贺杉对蔺昕心里头更加喜欢了。导演和编剧也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虽然在娱乐圈见惯了浮躁和不公平,但遇上一个努力的人,他们还是非常高兴。

    蔺昕那几页纸摘出了原著小说中所有涉及他所饰演角色的内容,包括直接出现的,和在别人口中出现过的。根据分类,蔺昕列出外貌、喜好、行为、性格等等方面。

    贺杉笑得合不拢嘴。感觉自己的小说被当做一个严肃的学术论题好好研究过了,这种被重视的感觉真好啊。

    围观的演员虽然有觉得蔺昕小题大做,但思及蔺昕的年龄和他的靠山,不是那种故意拿出这些东西哗众取宠的人,大概只是本性很认真吧。

    他们心中或许有些嫉妒,但没有恶意推测。

    光脑记录着这些人的言行,形成自己独有的人类观察模块,丰富蔺昕对人类的逻辑观察模型。

    在光脑的记录中,曾经网络上嘲过一个演员,说他在片场拿出自己对角色的分析缠着导演和编剧询问,假惺惺,哗众取宠,就是想博眼球,是作秀。

    虽然这个帖子最后被群嘲,但光脑记录下这个模型。

    这次蔺昕做出了同样的事,光脑经过对周围人的微表情分析,得出了这些人的确是认同蔺昕是真的敬业的结论。

    为何同样的事,会有不同的看法。

    光脑得出结论:同样的事,在一些人看来,地位高就是发自真心,地位低就是作秀;但另一些人看来,地位高就是做些,地位低才是发自真心。人类的逻辑真奇怪。

    蔺昕:那就不管了,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成了。以前的宿主说过,不可能让所有人认可喜欢自己。就算是钞票也有人嫌弃庸俗。

    光脑深以为然,不再浪费能量去分析这个,只将其作为模型存下,待遇到相关恶意的时候,可以给出对应解决方式。

    蔺昕一边和光脑交流,一边和贺杉讨论角色性格。

    “大师兄白凌在男主进门的时候表现有些排斥,男主也不喜欢大师兄。”蔺昕饰演的是一个主角的大师兄,也是主角进门时唯一的师兄,“男主的分析是大师兄作为师父亲子,习惯了被师父捧在手心,多一个师弟,怕分薄了注意力,又是少年心性,所以才对男主不冷不热。但后面许多情节都可以看出,白凌是个很乐意和别人分享东西的性子,而且对父母的依赖并不深。比如这个情节,男主进门后不到半月,师母就怀上了孩子,白凌对即将出现的弟弟妹妹十分喜欢,提前就为其准备东西。如果真的对父母有独占欲,一个亲生的弟弟妹妹,肯定比外来的师弟更加让他有危机感。”

    蔺昕歪着脑袋想了想:“男主对白凌的揣测,就是传说中的独生子的二胎危机吧?如果白凌真的有二胎危机,那么对于将要出生的弟弟妹妹肯定会有排斥。如果说是因为白凌成长了,但从男主入门到师母出现喜讯,时间跨度不足十日,成长应该没那么快啊。”

    我写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就是写他担心父母被抢走,二胎那里只是忘记这个设定了。贺杉心里道。

    但他能这么说吗?显然不能。在别人面前贺杉能坦荡承认,在喜爱自己的小说喜爱到全文背诵的小粉丝面前,贺杉拉不下这个脸。

    于是贺杉十分镇定道:“男主的想法不一定是真实。别人的看法很多时候是误解。如果以男主的想法为准则,小昕可是不能掌握人物真正性格哦。”

    蔺昕道:“也就是说,小说是站在男主视觉描写,所以无论是人物还是剧情,都可能和真实出现偏差。之后随着男主对人物或者事物了解,才会抽丝剥茧出现真相吗?”

    贺杉点头:“没错。”

    编剧强忍住鄙视的眼神。

    他和贺杉是老朋友了。贺杉小说的剧本改编他全部有参与。虽然贺杉的话是没错,但在白凌的性格上,纯粹扯淡。

    他当时可说过了,就是想写一个父母被抢走不高兴的骄纵少爷,后来觉得把正派写的像炮灰,于是又开始为其增添正面设定。

    蔺昕翻看资料中小说后期对白凌的描述,不确定道:“会不会……他只是紧张了?”

    贺杉反问:“紧张?”

    蔺昕道:“虽然白凌武艺高强,在外处事手段成熟,但设定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还未当过兄长。突然家里收了一个年级比他还大的成年人师弟,会不会因为太紧张,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蔺昕越分析越觉得有道理:“这个剧情,男主认为白凌无视他,会不会是白凌一直想着要怎么当好一个师兄,边走边想走神了?这个剧情不是写白凌不好端端走路,非要用轻功跳上树枝再下来。男主认为白凌是示威吗?会不会事实其实是白凌走神根本没发现前面有树,差点撞上了,条件反射跳上了树杈又跳下来,后来才发现有人,所以脸色难看匆匆离开?”

    贺杉眼睛一亮。哎呀,对啊,还能这么解释呢!这么一解释,白凌的性格就不是前后矛盾了。他在小说剧情后半段也写过白凌有发呆不小心撞到人的时候。这就是前后呼应啊。

    贺杉笑眯眯的点头:“没错。他就是太紧张了。”

    编剧和导演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呵呵”两个字。

    蔺昕见贺杉肯定了他的想法,思维继续发散:“对男主不苟言笑会不会是为了保持大师兄的威严?毕竟他也不知道怎么当大师兄。”

    贺杉顺着蔺昕的话道:“男主认为白凌对他太过苛刻,但在白凌看来,男主入门晚,底子薄弱,必须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督促他努力是大师兄应该的行为。”

    “这句话白凌和师父说过,男主也听见了,不过认为是借口。”蔺昕点头,“我觉得白凌说的是真的,男主误解了。”

    贺杉微笑:“没错,小昕说的很对。”

    商文晖干笑:“那个……贺老师,小蔺,打断一下。这样子,男主不就是白眼狼了吗?白凌对他好,他还在背后说别人坏话。”

    蔺昕道:“不是啊,男主不是因为误会吗?男主前期是个被娇宠大的富家子,从未吃过苦,也从未被人严厉对待过。他突然家破人亡走上复仇道路,心里很定很敏感忐忑,容易……嗯,被害妄想。后来他不就正常了,师兄弟感情也非常好。不过白凌之后也知道该怎么正确对待男主,态度好了不少。师兄弟都在成长呢。”

    贺杉开始为自己脸上贴金:“没错没错,就是这样。《飞雪刀》写的就是成长的故事。哪有人一开始就是完美无缺的,无论是男主司空泰,还是白凌。他们都有慢慢成长,最后成为武林群侠中的闪亮的两颗新星。”

    商文晖陷入沉思。半晌,他道:“的确,这样更符合逻辑。比起一开始就伟光正的形象,司空泰先表现的有一定被害妄想症,才像一个全家被强盗灭门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