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巨星是个系统> 57.第五十七章

57.第五十七章

    哈哈哈你看不到正文!

    这应该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了吧?

    蔺昕立刻做出反应, 推开父母的手,结结巴巴道:“我、我知道了,是我……贪玩, 自、自己摔的。别、难过。”

    说完, 蔺昕还努力扬起嘴角, 然后悲伤的发现自己还是无法控制表情。于是他用两根手指按住嘴角往上拉, 做出一个类似微笑的样子。

    蔺昕的父母哭得更厉害了,一直说着对不起。

    蔺昕茫然。这是光脑计算出来的应对方式啊, 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

    蔺昕认真问道:“我、我有哪里做得不对吗?别难过, 不、不要哭。”

    蔺昕绞尽脑汁, 不,绞尽光脑, 想出了一句万金油话:“你们……哭,我难受。告诉……我怎么做, 我、会努力。爸爸, 妈妈……我爱你们。”

    蔺昕见父母停止了哽咽,神情复杂的看着他,他感觉这应对方式是对的。于是他重复道:“爸爸, 妈妈,我爱你们。”

    哎呀,这一句话居然没有结巴的说出来了。看来流利说话的未来指日可待。

    “爸爸妈妈也爱小昕。”蔺昕的父母擦干眼泪,小心翼翼道, “对不起, 小昕。”

    蔺昕使劲摇头:“爸爸妈妈……是对的。感谢……爸爸妈妈的决定, 让我活、活下来。”

    说完,蔺昕又用手指把嘴角往上提,做出微笑的样子。

    蔺秦伸手按了蔺昕的脑袋一下,蔺昕迷迷瞪瞪的看向自家大哥。大哥干嘛打我?我哪里做得不对吗?

    “爸、妈,当初到底怎么回事。”蔺秦心中憋着气,“你们瞒着我什么?”

    蔺昕父母对视一眼,蔺爸开口道:“当初你还小……现在你弟弟也醒了,就告诉你吧。”

    事情的确如蔺昕推测的那样,蔺爸和蔺妈放弃了追究凶手责任,隐瞒了事实真相,对外宣称这是意外,换取了蔺昕的医疗费。

    只要蔺昕生命迹象没有断绝,薛家就要一直保证蔺昕接受最好的照顾。若蔺昕醒来,薛家也会提供后续康复治疗的资金。

    他们私下签订了合同,虽然这合同在法律上不一定有效应,但蔺昕父母都是正派人,薛家知道他们答应了此事,就会遵守承诺。除非薛家断掉了蔺昕的医疗费,蔺昕父母才会放手一搏。

    “当初将小昕扔下窗台的是吴璀。”蔺爸道,“薛宸在吴璀孕期的时候在外惹出花边新闻,导致吴璀得了抑郁症。经过几年的治疗,她的抑郁症本来快痊愈了,结果……薛宸又闹出了私生女的事,吴璀抑郁症复发,想带着儿子自杀。当时小昕和薛斐在我们家玩耍,两个孩子顽皮,互换衣服想捉弄大人……吴璀认错了人……”

    蔺昕把蔺爸的话和自己的记忆碎片相应证,拼凑出当年场景。他和童年小伙伴薛斐互换衣服,还带着鸭舌帽把脸遮住,想要捉弄大人,看大人能不能把他两认出来。

    看见吴璀来的时候,他跑上前,叫了一声“妈妈”,然后吴璀就把他抱起来,扔下窗台了。

    吴璀动作太快,保姆没反应过来。待保姆反应过来,本来想等着薛宸来,当着薛宸面自杀的吴璀发现自己儿子好好的,她扔掉的是好友的儿子,顿时被刺激得更加疯癫了。

    蔺秦听后,低头沉默。

    这件事总的说来就是彻头彻尾的悲剧。吴璀精神有问题,就算判也判不了多重,甚至能躲过刑罚。薛家为了自家名声着想,想要私了,以承担蔺昕作为植物人期间所有护理费用为条件让蔺昕父母对外宣称这是孩子贪玩导致的意外。蔺昕父母为了孩子同意了。

    “原来是这样……”蔺秦苦笑,“我创业期间,薛斐对我的照顾,我还以为他是因为我们家家庭负担太重同情我,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原来是愧疚啊……”

    所以他所接受的照顾,是建立在弟弟的牺牲上的……可笑他还一直不满弟弟拖累了家中。

    “为什么、他要愧疚?”蔺昕疑惑,“和、薛斐,没关系。”

    蔺秦愣了一下,他伸手揉了揉蔺昕的头,道:“你还小,不明白。”

    蔺昕不满,作为系统,他活了很多年了,怎么会不懂?大哥这就是迁怒,这是不对的,是被许多任宿主都鄙视和吐槽过的。

    “我、懂。”蔺昕觉得,必须要为童年小伙伴辩解一下,以表示自己是一个三观很正的好人,“我、代替了薛斐,扔我的是薛斐的、妈妈,所以薛斐愧、愧疚。但这不是薛斐的错。吴、吴阿姨也是、无辜的,薛斐也、也是无辜的。他们都是受害者。是……薛叔叔的错。”

    蔺秦愣了一下,一只手捂住了眼睛,泪水从指缝中流了出来。蔺爸蔺妈脸上交织着骄傲和愧疚的情绪,嘴里不住说着“乖孩子、乖孩子”。

    “弟弟说得对,是大哥我说错了。”蔺秦想起自己曾经对蔺昕的不满,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他的弟弟是个多聪明,多善良的孩子,他怎么会忘记这一点?怎么会忘记曾经的他是那么喜欢弟弟,喜欢的恨不得把跟他抢弟弟的薛斐一天按三顿揍。

    弟弟才六岁,才六岁就知道谁是无辜的,谁是有错的,会原谅伤害自己的人。

    可他听到真相之后,还是忍不住迁怒。即使知道吴阿姨当时已经疯了,知道薛斐更是无辜,但他就是恨。恨吴阿姨让弟弟变成植物人,让家里承受这么多悲伤;恨弟弟遭受的厄运本来应该薛斐承担,这本来就是薛家的业障,却让他家承受伤痛。

    如果说弟弟的医疗费由薛家承担,是薛家应该做的事。那他创业借助了薛家的力量,就完全是吃弟弟的人血馒头。

    “我会努力赚钱的,爸妈。”蔺秦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

    至少,他借助的薛家的力量,他要全部还回去。

    蔺昕也立刻表态:“我、我也会!”

    “你跟着我表什么态。”蔺秦无奈。

    蔺昕道:“医、医疗费!”

    “……这个是他家该付的。”蔺秦冷漠脸。

    “爸、妈也给了。”蔺昕认真道,“我会赚、赚很多钱。家里、会好。”

    蔺昕让光脑查了他所花费的医疗费清单,基础费用是薛家付的,但是不断尝试的新的治疗手段的费用则是父母给的钱。爸妈真是个大好人。他们大概认为不断请专家来会诊这种费用不属于薛家赔偿范围吧。

    不过等他成为天皇巨星,来钱就很容易了。赚钱什么,小意思。蔺昕骄傲想。

    “不用,你好好的,家里就已经很好了。”蔺妈忍不住把蔺昕抱怀里揉了揉。哎哟我的儿子好可爱,好体贴。看见儿子醒来,什么都值了。为了赚钱,节假日全部用来办补习班做科研项目的辛苦早在看见蔺昕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就全部烟消云散了。

    蔺爸也是这么想的。他傻笑着把蔺妈和蔺昕抱住,又给了自己大儿子一个拥抱。

    蔺秦一脸别扭的让蔺爸抱了一下,然后把弟弟从自家妈妈怀里抢过来,抱着揉了几把。

    “真矮,真瘦,好好做康复。”蔺秦虽然心底重燃对弟弟的溺爱,但嘴上还是那么毒,“小心长成个小矮子。”

    蔺昕忙道:“我、我会长高!大哥觉得,一米八好,还是一米九好?”

    蔺秦用关爱傻弟弟的眼神看着傻弟弟。

    即使接受的是顶尖的护理,但植物人身体代谢缓慢,你没成傻子已经是老天保佑。就凭你现在才一米五的身高,你还想长到一米八一米九?蔺秦觉得,能长到一米七,就是老天保佑了。

    当初弟弟六岁的时候身高近一米三,在同龄人中算是高个子了。睡了十年,现在才一米五……

    蔺秦心中叹了口气,觉得不能打击弟弟,他道:“都可以,都好。”

    蔺昕觉得这个回答等于没回答,于是他转头问爹妈:“爸爸,妈妈,你们觉、觉得,一米八好,还、还是一米九好?”

    蔺爸蔺妈顿时感觉心中酸涩又要涌出来了,他们勉强笑道:“怎么都好,小昕多高都是最帅的。”

    蔺昕无语。算了,还是让光脑继续收集数据计算吧。

    蔺昕刚醒来不久,之后还有大量的康复训练,蔺家人和蔺昕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将时间让给为蔺昕做检查的医生。

    蔺秦一出门,就打了个电话。他和焦急的站在门口等待蔺昕检查结果的父母告辞,说工作上有事,然后去了医院附近一个咖啡馆。

    看见呆呆坐在雅座的薛斐,蔺秦开门见山道:“之前你在病房门口吧。”

    薛斐点了点头。他知道蔺秦看到他了。

    “小昕的话你都听到了?”蔺秦问道。

    薛斐又点了点头。

    蔺秦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皱眉道:“我在知道真相的时候很生气,气你,也气我自己……哪知道小昕比我还看得透彻。好了,借的钱我本来就要还给你,现在多加一成利息,咱们两恩怨一笔勾销。”

    薛斐连忙道:“不用!”

    “用。”蔺秦道,“虽然做不到对你心无芥蒂,但小昕说得对,我也不会迁怒你。但让我心安理得用你因对小昕的愧疚借给我的钱,我做不到。反正都要还,多一成利息,算是让我自己好受点。这点钱你就收着吧,你不收,我以后怎么心安理得的怼你?”

    薛斐听着蔺秦口中两个“心安理得”,不由无语。

    蔺秦和小昕两兄弟的性格一点也不像,小昕那么善良,蔺秦就是一个腹黑厚脸皮。

    “小昕醒了,也没有责怪你,你怎么不去看他?”蔺秦道,“我看父母也没怪你,不然以前也不会让你常来看小昕。”

    正因为父母的态度,蔺秦一直没有猜到这件事和薛斐有关。虽然他知道薛斐的母亲早早的因为抑郁症送入疗养院,也没想到这件事居然和他弟弟有关。

    蔺昕出事的时候,蔺秦在外地参加夏令营。当他回来的时候,一切事情已经结束。他所知道的,只有父母告诉他的“真相”。

    薛斐低头。

    蔺秦道:“你不出现在他面前更好。”

    薛斐鼓足勇气道:“不,我还是需要当着他的面道歉的。”

    蔺秦翻了个白眼:“小昕一定会说,和你没关系,不需要道歉。”

    薛斐苦笑:“但我还是要道歉。”

    因为他爹不认为是自己的错,不会道歉;他娘已经疯了,不可能道歉。

    蔺秦叹了口气。虽然他说不迁怒,实际上看见薛斐的时候心里还是堵着的。但看着薛斐这样子,他也不由同情起来。

    大概是因为他弟弟醒了,他家会越来越好,就忍不住心软了吧。

    华国的武侠片一直是在全球范围内都比较吃香的商业片类型,《飞雪刀》定位就是商业大片,自然也是全球公映,米国比华国晚上映一个星期。不过业内人士都对商业大片很敏感,蔺昕提供的简历上也有这条信息,所以电影在华国一上映,剧组工作人员就向蔺昕祝贺。

    在米国,默认电影比电视剧要高一个层次,或许有大腕被重金邀请去电视剧客串,但基本不会有电影演员回电视圈子。

    导演笑道:“如果你不是华国人,我现在大概要重新选角色了。”

    导演当然只是开玩笑。违约金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为蔺昕现在有一个看上去应该较为成功的电影角色,剧组中的人对他的态度有了很大改变。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总的来说比刚进剧组的时候轻松许多。

    蔺昕不能理解这些人对自己学霸身份又羡慕又强行鄙视,非要臆想自己是书呆子。所以当这些人态度改变的时候,他也懒得理解了。

    正如大哥和斐哥说的,只要过得好就成,别人怎么想无所谓。

    拍摄电影的时候,为了饰演好白凌这个角色,蔺昕在系统空间中几乎每天都将八小时培训课程上满,吃了很多苦头,才得到系统一个“勉强合格”的评价。

    但在饰演这个情景剧角色的时候,蔺昕觉得十分轻松,甚至不需要过脑子,只要保持面瘫脸就成了。稍稍难一点的,也就是用飞快的语速将一连串数学专业名字念出来。但语言这东西,对于蔺昕而言,只要给他一天的时间熟悉腔调,他可以随时切换任何语言甚至方言。

    对于系统智能,语言算什么难事?难的是念出感情。然而这个角色不需要感情。

    蔺昕:他们到底对数学系学霸有什么误解?!

    对蔺昕来说,在这个剧组唯一需要稍稍动脑子的事,就是修改角色中各种关于数学的理论性错误。每次他说明的时候,编剧和导演都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最后导演决定,这个就让蔺昕临场发挥吧,他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得,自己想台词倒是一个挑战。蔺昕生无可恋脸。

    更让蔺昕郁闷的是,剧组还夸他演技好,说他天生吃这碗饭……敢问面无表情需要什么演技?蔺昕表示这个导演仿佛在逗他玩。

    不过在旁人看来,蔺昕的确是演技非常好。

    走位一说就会——蔺昕:光脑有计算角度。

    全程演技在线从不笑场——蔺昕:作为一个系统智能要面无表情还不简单,搞不懂怎么笑场,别人怎样和我无关。

    台词从不结巴也不带任何华国口音——蔺昕:这是基础功能。

    武打动作干净利索十分漂亮——蔺昕:这个我可以骄傲,付出了许多努力呢,但是这里只需要摆个花架子和《飞雪刀》剧组完全不能比。

    导演总结,不愧是上过大荧幕的人。

    蔺昕:我心里毫无波动也一点都不想笑。

    这个剧一共十八集,虽然每天顶多拍摄八小时,但情景剧不需要太多后期处理,所以拍摄起来很快。蔺昕在拍摄空余时间,还去拜访了哈弗的数学系教授,和他们就一些数学问题进行亲切友好的交谈,教授们一致认为,你去当什么演员啊,暴殄天物,当个数学家如何?

    蔺昕道:“做题思考的同时,也能做其他事啊。对我来说,数学是放松。我总要找点其他事干。”

    一些数学教授表示不能理解,但数学系一干大佬却表示十分理解。

    “我的愿望是举办小提起独奏会。”

    “不知道我的农场今年收成如何。”

    “我觉得我很有绘画天赋。”

    “既然你喜欢演戏,要不要试试看戏剧?”

    ……

    ……

    普通的数学教授和普通的数学系学生:“……”

    大佬的思维我不懂,来了个新生能跟上大佬的思维……可怕。

    最终,蔺昕得到了大佬们的认可,并拥有了例如不需要去现场听课之类的特权。

    高等学府对天才都很偏爱纵容,因为他们中有许多天才,知道让天才按部就班跟着普通人的课程上学,就是浪费时间。他只需要随时上交论文并完成导师布置的课题就行了。

    甚至如果他有自己想要研究的内容,可以只上交进度,不需要完成课题。但他的考试会比其他人难许多。

    蔺昕觉得,这种自由真是太棒了,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在演戏上,然后他开始有时间就泡在数学系做题,和教授们一起研究XXX猜想。

    “估计在开学之前,我们就能证实这个猜想了。”蔺昕对导演道,“对了,导演,你找我什么事?”

    导演:“……没事。”

    导演对蔺昕的演技和心态十分赞赏,本来想问一下蔺昕最近在做什么,想推荐他去演员工会举办的一些关于演技的课程,在空余的时候提升一下演技,对他将来有好处。

    现在听见蔺昕在跟着哈弗大学的教授们证实XXX猜想,而且似乎马上要出成果了,导演觉得自己没法说出口。

    即使不知道那XXX猜想是什么,但既然是“猜想”,肯定是很厉害的东西。

    导演感觉一阵无力。所以你一个未来的数学家跑来演什么戏,演技还不错?

    导演私下吐槽之后,整个剧组都知道蔺昕将要证明XXX猜想,心里都很无语。他们的想法和导演一眼,你一个前程似锦的未来数学家跑来演什么戏?演员心情则更郁闷一些,你一个未来的数学家来抢我们的饭碗,关键演技和长相都不错,实在是让人难受。

    主角把着蔺昕的肩膀长吁短叹:“现在只有我们两的身高差能让我稍稍高兴一点了。”

    蔺昕道:“我今年长了十五厘米,现在已经一米六五了。明年应该就能一米八,到时候就比你高了。”

    一米七八的男主角笑而不语。

    然而当他一年后见到蔺昕的时候,他差点哭了。

    这小子真的长到一米八,一厘米不多,一厘米不少。难道数学好的人连身高的概率都能计算到?这不科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