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巨星是个系统> 49.第四十九章

49.第四十九章

    哈哈哈你看不到正文!  这应该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了吧?

    蔺昕立刻做出反应, 推开父母的手,结结巴巴道:“我、我知道了,是我……贪玩,自、自己摔的。别、难过。”

    说完, 蔺昕还努力扬起嘴角,然后悲伤的发现自己还是无法控制表情。于是他用两根手指按住嘴角往上拉, 做出一个类似微笑的样子。

    蔺昕的父母哭得更厉害了,一直说着对不起。

    蔺昕茫然。这是光脑计算出来的应对方式啊, 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

    蔺昕认真问道:“我、我有哪里做得不对吗?别难过,不、不要哭。”

    蔺昕绞尽脑汁,不, 绞尽光脑,想出了一句万金油话:“你们……哭,我难受。告诉……我怎么做,我、会努力。爸爸, 妈妈……我爱你们。”

    蔺昕见父母停止了哽咽, 神情复杂的看着他, 他感觉这应对方式是对的。于是他重复道:“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哎呀,这一句话居然没有结巴的说出来了。看来流利说话的未来指日可待。

    “爸爸妈妈也爱小昕。”蔺昕的父母擦干眼泪,小心翼翼道, “对不起, 小昕。”

    蔺昕使劲摇头:“爸爸妈妈……是对的。感谢……爸爸妈妈的决定, 让我活、活下来。”

    说完,蔺昕又用手指把嘴角往上提,做出微笑的样子。

    蔺秦伸手按了蔺昕的脑袋一下,蔺昕迷迷瞪瞪的看向自家大哥。大哥干嘛打我?我哪里做得不对吗?

    “爸、妈,当初到底怎么回事。”蔺秦心中憋着气,“你们瞒着我什么?”

    蔺昕父母对视一眼,蔺爸开口道:“当初你还小……现在你弟弟也醒了,就告诉你吧。”

    事情的确如蔺昕推测的那样,蔺爸和蔺妈放弃了追究凶手责任,隐瞒了事实真相,对外宣称这是意外,换取了蔺昕的医疗费。

    只要蔺昕生命迹象没有断绝,薛家就要一直保证蔺昕接受最好的照顾。若蔺昕醒来,薛家也会提供后续康复治疗的资金。

    他们私下签订了合同,虽然这合同在法律上不一定有效应,但蔺昕父母都是正派人,薛家知道他们答应了此事,就会遵守承诺。除非薛家断掉了蔺昕的医疗费,蔺昕父母才会放手一搏。

    “当初将小昕扔下窗台的是吴璀。”蔺爸道,“薛宸在吴璀孕期的时候在外惹出花边新闻,导致吴璀得了抑郁症。经过几年的治疗,她的抑郁症本来快痊愈了,结果……薛宸又闹出了私生女的事,吴璀抑郁症复发,想带着儿子自杀。当时小昕和薛斐在我们家玩耍,两个孩子顽皮,互换衣服想捉弄大人……吴璀认错了人……”

    蔺昕把蔺爸的话和自己的记忆碎片相应证,拼凑出当年场景。他和童年小伙伴薛斐互换衣服,还带着鸭舌帽把脸遮住,想要捉弄大人,看大人能不能把他两认出来。

    看见吴璀来的时候,他跑上前,叫了一声“妈妈”,然后吴璀就把他抱起来,扔下窗台了。

    吴璀动作太快,保姆没反应过来。待保姆反应过来,本来想等着薛宸来,当着薛宸面自杀的吴璀发现自己儿子好好的,她扔掉的是好友的儿子,顿时被刺激得更加疯癫了。

    蔺秦听后,低头沉默。

    这件事总的说来就是彻头彻尾的悲剧。吴璀精神有问题,就算判也判不了多重,甚至能躲过刑罚。薛家为了自家名声着想,想要私了,以承担蔺昕作为植物人期间所有护理费用为条件让蔺昕父母对外宣称这是孩子贪玩导致的意外。蔺昕父母为了孩子同意了。

    “原来是这样……”蔺秦苦笑,“我创业期间,薛斐对我的照顾,我还以为他是因为我们家家庭负担太重同情我,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原来是愧疚啊……”

    所以他所接受的照顾,是建立在弟弟的牺牲上的……可笑他还一直不满弟弟拖累了家中。

    “为什么、他要愧疚?”蔺昕疑惑,“和、薛斐,没关系。”

    蔺秦愣了一下,他伸手揉了揉蔺昕的头,道:“你还小,不明白。”

    蔺昕不满,作为系统,他活了很多年了,怎么会不懂?大哥这就是迁怒,这是不对的,是被许多任宿主都鄙视和吐槽过的。

    “我、懂。”蔺昕觉得,必须要为童年小伙伴辩解一下,以表示自己是一个三观很正的好人,“我、代替了薛斐,扔我的是薛斐的、妈妈,所以薛斐愧、愧疚。但这不是薛斐的错。吴、吴阿姨也是、无辜的,薛斐也、也是无辜的。他们都是受害者。是……薛叔叔的错。”

    蔺秦愣了一下,一只手捂住了眼睛,泪水从指缝中流了出来。蔺爸蔺妈脸上交织着骄傲和愧疚的情绪,嘴里不住说着“乖孩子、乖孩子”。

    “弟弟说得对,是大哥我说错了。”蔺秦想起自己曾经对蔺昕的不满,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他的弟弟是个多聪明,多善良的孩子,他怎么会忘记这一点?怎么会忘记曾经的他是那么喜欢弟弟,喜欢的恨不得把跟他抢弟弟的薛斐一天按三顿揍。

    弟弟才六岁,才六岁就知道谁是无辜的,谁是有错的,会原谅伤害自己的人。

    可他听到真相之后,还是忍不住迁怒。即使知道吴阿姨当时已经疯了,知道薛斐更是无辜,但他就是恨。恨吴阿姨让弟弟变成植物人,让家里承受这么多悲伤;恨弟弟遭受的厄运本来应该薛斐承担,这本来就是薛家的业障,却让他家承受伤痛。

    如果说弟弟的医疗费由薛家承担,是薛家应该做的事。那他创业借助了薛家的力量,就完全是吃弟弟的人血馒头。

    “我会努力赚钱的,爸妈。”蔺秦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

    至少,他借助的薛家的力量,他要全部还回去。

    蔺昕也立刻表态:“我、我也会!”

    “你跟着我表什么态。”蔺秦无奈。

    蔺昕道:“医、医疗费!”

    “……这个是他家该付的。”蔺秦冷漠脸。

    “爸、妈也给了。”蔺昕认真道,“我会赚、赚很多钱。家里、会好。”

    蔺昕让光脑查了他所花费的医疗费清单,基础费用是薛家付的,但是不断尝试的新的治疗手段的费用则是父母给的钱。爸妈真是个大好人。他们大概认为不断请专家来会诊这种费用不属于薛家赔偿范围吧。

    不过等他成为天皇巨星,来钱就很容易了。赚钱什么,小意思。蔺昕骄傲想。

    “不用,你好好的,家里就已经很好了。”蔺妈忍不住把蔺昕抱怀里揉了揉。哎哟我的儿子好可爱,好体贴。看见儿子醒来,什么都值了。为了赚钱,节假日全部用来办补习班做科研项目的辛苦早在看见蔺昕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就全部烟消云散了。

    蔺爸也是这么想的。他傻笑着把蔺妈和蔺昕抱住,又给了自己大儿子一个拥抱。

    蔺秦一脸别扭的让蔺爸抱了一下,然后把弟弟从自家妈妈怀里抢过来,抱着揉了几把。

    “真矮,真瘦,好好做康复。”蔺秦虽然心底重燃对弟弟的溺爱,但嘴上还是那么毒,“小心长成个小矮子。”

    蔺昕忙道:“我、我会长高!大哥觉得,一米八好,还是一米九好?”

    蔺秦用关爱傻弟弟的眼神看着傻弟弟。

    即使接受的是顶尖的护理,但植物人身体代谢缓慢,你没成傻子已经是老天保佑。就凭你现在才一米五的身高,你还想长到一米八一米九?蔺秦觉得,能长到一米七,就是老天保佑了。

    当初弟弟六岁的时候身高近一米三,在同龄人中算是高个子了。睡了十年,现在才一米五……

    蔺秦心中叹了口气,觉得不能打击弟弟,他道:“都可以,都好。”

    蔺昕觉得这个回答等于没回答,于是他转头问爹妈:“爸爸,妈妈,你们觉、觉得,一米八好,还、还是一米九好?”

    蔺爸蔺妈顿时感觉心中酸涩又要涌出来了,他们勉强笑道:“怎么都好,小昕多高都是最帅的。”

    蔺昕无语。算了,还是让光脑继续收集数据计算吧。

    蔺昕刚醒来不久,之后还有大量的康复训练,蔺家人和蔺昕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将时间让给为蔺昕做检查的医生。

    蔺秦一出门,就打了个电话。他和焦急的站在门口等待蔺昕检查结果的父母告辞,说工作上有事,然后去了医院附近一个咖啡馆。

    看见呆呆坐在雅座的薛斐,蔺秦开门见山道:“之前你在病房门口吧。”

    薛斐点了点头。他知道蔺秦看到他了。

    “小昕的话你都听到了?”蔺秦问道。

    薛斐又点了点头。

    蔺秦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皱眉道:“我在知道真相的时候很生气,气你,也气我自己……哪知道小昕比我还看得透彻。好了,借的钱我本来就要还给你,现在多加一成利息,咱们两恩怨一笔勾销。”

    薛斐连忙道:“不用!”

    “用。”蔺秦道,“虽然做不到对你心无芥蒂,但小昕说得对,我也不会迁怒你。但让我心安理得用你因对小昕的愧疚借给我的钱,我做不到。反正都要还,多一成利息,算是让我自己好受点。这点钱你就收着吧,你不收,我以后怎么心安理得的怼你?”

    薛斐听着蔺秦口中两个“心安理得”,不由无语。

    蔺秦和小昕两兄弟的性格一点也不像,小昕那么善良,蔺秦就是一个腹黑厚脸皮。

    “小昕醒了,也没有责怪你,你怎么不去看他?”蔺秦道,“我看父母也没怪你,不然以前也不会让你常来看小昕。”

    正因为父母的态度,蔺秦一直没有猜到这件事和薛斐有关。虽然他知道薛斐的母亲早早的因为抑郁症送入疗养院,也没想到这件事居然和他弟弟有关。

    蔺昕出事的时候,蔺秦在外地参加夏令营。当他回来的时候,一切事情已经结束。他所知道的,只有父母告诉他的“真相”。

    薛斐低头。

    蔺秦道:“你不出现在他面前更好。”

    薛斐鼓足勇气道:“不,我还是需要当着他的面道歉的。”

    蔺秦翻了个白眼:“小昕一定会说,和你没关系,不需要道歉。”

    薛斐苦笑:“但我还是要道歉。”

    因为他爹不认为是自己的错,不会道歉;他娘已经疯了,不可能道歉。

    蔺秦叹了口气。虽然他说不迁怒,实际上看见薛斐的时候心里还是堵着的。但看着薛斐这样子,他也不由同情起来。

    大概是因为他弟弟醒了,他家会越来越好,就忍不住心软了吧。

    “以后就是同事了。”商文晖开玩笑道。

    蔺昕恭恭敬敬给商文晖鞠躬:“请前辈多多关照。”

    商文晖:“……”

    商文晖:“不要这么一本正经的,多不好意思。”

    蔺昕迷茫脸。他做的有哪里不对吗?

    商文晖扶额。其实也不是不对,但是就是别扭,该怎么解释呢……

    “这就是咱们的小英雄?”一个美艳的女子笑着从化妆师走出来。

    蔺昕摇头:“不是。”

    女子娇笑道:“当时我也在片场啊。”

    蔺昕道:“姐姐你认错人了。”

    女子:“……”

    商文晖忍不住笑道:“你哥要求的?”

    蔺昕想了想,点了点头。

    商文晖道:“不是就不是吧。少些关注也好。你还在康复期间吧?太过高强度的工作会不会不太好?我们可以慢慢来。”

    听舒导演说,蔺昕选择跟着进度随拍,不需要特殊照顾,商文晖有些担心。

    除了蔺昕的背景,蔺昕的救命之恩也让商文晖忍不住对他更好一些。特别是在打听到蔺昕一些往事之后。商文晖不由对蔺昕多了几分同情之心。

    蔺昕摇头,道:“身体没问题,我现在体能已经和常人差不多。胡医生说,现在康复主要是在意识方面。多接触点人会更好一些。”

    蔺昕认真道:“商大哥不用担心,胡医生说,和平常人一样,更利于康复。”

    商文晖看着蔺昕乖巧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软乎乎的头发。娱乐圈中,很少见到没打发胶的脑袋,摸起来手感真好。对方时时刻刻散发着“我很单纯我很天真我还是个孩子”气息的神情,更是让商文晖好感忍不住蹭蹭蹭的涨。

    大概在高情商圈子混久了,就是喜欢这种单纯的孩子。娱乐圈中,就算是小孩子,都不单纯。

    见商文晖故意护着蔺昕的样子,美艳女子一撇嘴。她虽然瞧不上因为后台空降的人,但也没打算为难人,商文晖这样子做给谁看。

    不过这个小孩子蛮单纯的,让女子心中芥蒂少了一些。

    她理智上理解。原定角色的年轻演员因为袭击事件吓坏了不愿意出演。现在媒体因为这个年轻小演员既不愿意出演,又不乐意付违约金,甚至想从安全问题上反咬剧组一口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不管这事情走势如何,演员是必须换的。

    反正都要换,不如给投资商一个人情。何况这个小孩的确是全剧组的救命恩人。

    想到这里,女子突然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分。大概是例假来了,心情不好。

    女子揉了揉头发,别扭道:“不用太拼,慢慢来,我们都会照顾你的。”

    蔺昕愣了愣,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姐姐突然态度变好了。不过他还是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好,谢谢姐姐。”

    商文晖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女子瞪了商文晖一眼,自我介绍道:“我叫谭琴,叫我琴姐就成。”

    蔺昕跟着自我介绍:“我叫蔺昕,琴姐。”

    看着蔺昕乖巧的样子,谭琴叹了口气,忍不住笑道:“你收到剧本了吗?要不要琴姐帮你讲讲?之前那个演员拍的戏全部要重拍,好大的工作量呢。”

    说到这,谭琴忍不住心生怨气。

    虽然知道那个小演员也还是个小少年,会害怕也理所当然,撕违约金的事也是其监护人经纪人贪婪,和小演员本身可能没多大关系。只是平白无故多了这么多工作量,谭琴没有怨言是不可能的。

    “我还没有收到剧本。”蔺昕回答道,“舒导演说电影走的原著剧情,让我多看看原著小说。我已经把原著小说背下来了。”

    “嗯……”谭琴愣了一下,“哈?!”

    商文晖忍不住揉了揉耳朵,道:“小蔺,你刚说的话我可能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蔺昕重复道:“我还没有收到剧本。舒导演说电影走的原著剧情,让我多看看原著小说。我已经把原著小说背下来了。”

    “背、背下来了?”商文晖有点结巴。

    蔺昕点头。

    谭琴扶额:“等等,让我缓缓,小蔺,你没开玩笑?”

    蔺昕歪头:“没有。”

    “噗……”一声笑声从蔺昕身后传来。

    蔺昕转身,看见自家大哥斐哥,和导演编剧,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老爷爷一起走了过来,笑声是老爷爷发出的。

    那老爷爷道:“小朋友,你真的背下来了。”

    蔺昕点头。

    老爷爷道:“那背给大家听听,可以吗?”

    薛斐皱眉,蔺秦拉了薛斐一下,拦住他的动作。

    蔺昕道:“好。从楔子开始背可以吗?我背的是第五次再版。”

    老爷爷笑道:“可以。”

    蔺昕开始背诵。

    电影《飞雪刀》改编自著名武侠小说家笑狂人的《武林群侠传之飞雪刀》。这本小说一共约有十九万字。

    若一个人说,背下了自己台词外的剧本内容,可能会被人称一声敬业。但有人说,将十九万字的原著小说都背了下来,这可就让人嗤笑说大话了。

    但蔺昕的确是背下来了。

    确定进入剧组之后,任务系统启动。“上传歌曲”、“见义勇为”、“初次出演男三”三件事全部算作任务,补发了任务奖励。特别是第二个任务,被评价为突发性紧急任务,任务奖励加十倍。

    奖励的成就点先不算,只说素质点,“上传歌曲”奖励了一个素质点,“初次出演男三”奖励了两个素质点,“见义勇为”奖励了十个素质点。

    蔺昕看到任务奖励发下来的时候,若不是他自己就是系统智能,他一定会认为系统坏掉了。

    那一瞬间,蔺昕想专门找见义勇为的事干。不过看了任务评定标准之后,蔺昕放弃了。

    只说这种事必须是突发事件,即事情撞上蔺昕而不是蔺昕去找事这个规定,就足以让蔺昕放弃侥幸心理了。

    蔺昕分配了十个素质点给体质,剩下三个点他本来准备加在演技上,被光脑制止了。

    光脑:后天能提高能力最好不用使用素质点,虽然你现在演技差,但是评定成绩中,你的进步很快。建议增加先天资质。

    其实连体质都是可以后天增强的,但蔺昕现在的情况属于特殊情况。躺了十年,他体内一些器官和技能已经处于衰败边缘,必须经过改造。

    蔺昕和光脑商量后,分配两点在容貌,一点在嗓音。

    点数分配好之后,要循序渐进一点一点的加。一口气加上去,蔺昕得疼晕过去。疼就算了,被家人发现可没办法解释。

    一点一点的加,只是身体酸疼,冒出臭汗,再跑几趟而已。辅助运动的话,可以说是正常运动反应。

    分配素质点,其实就是系统利用能量对宿主身体进行改造。

    《飞雪刀》剧组重新开机时,蔺昕已经将素质点都加完了。长相和嗓音蔺昕自己没多大感觉,但体质感觉真是太不同了。现在蔺昕可以不靠电子脉冲,一脚踢断直径碗口大小的小树,徒手爬上五米高的竹竿,视力听觉也有了很大幅度的提升。最重要的是,只要他想努力记忆,只要读个三五遍,就能将文字记忆下来。

    蔺昕:光脑,我好像不小心把体质加多了。

    光脑:没错。

    蔺昕在系统空间里抱着光脑发愁。他现在的体质绝对不是正常人了吧?这十个素质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怎么感觉和其他宿主的使用情况不一样?

    蔺昕紧急联系主脑。

    主脑呵呵。你丫进入这具身体的时候,已经对身体改造过一次。现在相当于第二次改造。体能也就算了,也就相当于特种兵运动员。但你脑域本身就比常人发达,现在不过是记忆力更好一点。

    蔺昕:QAQ主脑你没有告诉我,系统守则也没有这一点。

    主脑:你又没问过我。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哭什么哭。我挂断了,嘟嘟嘟……

    嘟你个大头鬼啊!你又不是电话!蔺昕怒摔表情包。

    不过正如主脑所言,体能还算正常,只是记忆力比常人稍(?)好一些,不是什么大事。蔺昕也就没有再在意。

    对于一个巨星培养系统而言,记忆力好的作用也就是背剧本快一些。

    比如现在,蔺昕半点犹豫都没有的,十分流利的背小说,已经背到了第三章。

    周围旁听的观众们已经从不信变成惊讶,从惊讶变成呆若木鸡,现在快从木鸡进化成风化的石像了。

    “不用背下去了。”老爷爷拍了拍手。

    蔺昕停下背诵:“已经可以了?”

    老爷爷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中的泪花。他现在心中十分激动,激动到有些语无伦次:“你……很喜欢这篇小说?”

    蔺昕犹豫了一下,道:“喜欢。”

    虽然里面很多逻辑看不懂,但是可以忽视逻辑看下去,这就是喜欢吧?

    老爷爷笑道:“好孩子,好孩子……谢谢你,谢谢你喜欢它……”

    虽然已经成名许久,对自己小说受欢迎的程度已经麻木。但是乍一见到一个喜欢到将自己的小说全文背诵的读者,作为作者,仍旧忍不住感动到语无伦次的地步。

    光脑:已经查出这位老者身份,他是《飞雪刀》的作者笑狂,本名贺杉。

    蔺昕忙鞠躬回答:“谢谢贺爷爷为读者写出这么好看的小说。”

    应该这么回答吧?

    贺杉一听,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蔺昕慌了。他是不是又有哪里做错了,光脑,求助啊!

    光脑:别慌,正在联网搜索!

    胡医生笑道:“小昕的意识非常清醒,智力发育没有滞后,只要身体康复,就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而且他的精神很坚韧,对十分艰苦的康复训练能全部坚持下来,而且身体康复效果也非常好。说不定很快就能回家了。”

    “这都是胡医生您的功劳。”蔺妈感激道,“谢谢,十分感谢。”

    胡医生摇头:“我觉得,这应该归于你们爱的坚持。我们对病人都是一样负责,但小昕是奇迹。跟你们说个更开心的事。小昕问护工要了小学教学视频,现在在自学……我觉得,说小昕智力发育正常,是作为医生的保守说法。小昕明明是天才,他已经自学到四年级了!”

    蔺妈声音颤抖道:“这么快?!”

    胡医生大笑:“是啊是啊,他一直让我们瞒着你们,说要给你们个惊喜。这才多久?一个星期而已!我觉得,还是提前告诉你们吧,免得惊喜太大受不住了哈哈。”

    蔺妈一边抹泪一边笑道:“是啊,要是知道的时候他说都小学毕业了,我肯定会被惊喜惊出问题来!小昕小时候就又聪明,又好学!虽然才小学一年级,但比他哥当初上小学的时候成绩优秀多了,考试一直是双百分!”

    蔺秦走到门口就听见他娘在说他坏话,好笑道:“夸弟弟也别拿我当对比,妈,我也是你儿子。弟弟怎么了?康复训练很顺利?”

    蔺妈开心道:“小昕已经自学到小学四年级了!”

    蔺秦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这么厉害!我弟弟真是天才!”

    胡医生笑眯眯道:“是啊是啊,小昕肯定是天才!”

    “我马上跟爸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蔺秦笑得眼睛都晚了,乐得走路都带风。

    自从弟弟醒后,他们家天天都有惊喜呢!

    蔺爸自然也乐得找不着北。他在外地做科研项目,逢人就炫耀,我小儿子靠自学,已经学到小学四年级了!

    蔺爸的熟人都知道他有一个从十年植物人状态中苏醒的儿子,纷纷恭喜蔺爸,说蔺昕不愧继承了他们两的优良基因,和他大儿子一样,都是天才。

    蔺爸笑得合不拢嘴。

    蔺昕听着别人的夸奖,很想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

    系统智能也是需要上学的,他虽然成绩不算好,现在记忆力又受到身体影响,不如和光脑合体的时候,但他智力仍旧很高,差不多能达到读十几遍课文就能默写的地步。蔺昕晚上让身体进入深度睡眠,意识进入系统空间学习。他像光脑申请成就值低息贷款提前开辟系统培训班,在虚拟空间中进行学习可康复训练。

    在系统空间的康复训练所达到的效果能按一定比例体现在身体上。蔺昕不知道原因,他就是个只知道其然不知道所有然的学渣,但他也只需要知道这个效果就成了。

    没想到曾经的学渣,居然在这个世界成为了天才,蔺昕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反正笑不出来。他一头扎进系统空间,更加努力学习。

    一个星期才自学到四年级,真是丢死人了。看来不能继续摸鱼了。

    都是这具身体的错,要是还是在和光脑合体的时候,扫描一遍就能记住了,人脑就是靠不住。蔺昕找借口。

    ..................................

    因蔺昕现在最重要的是促醒康复治疗,学习什么的是其次。因此蔺昕说不需要找家教,只在网上看视频课程自学之后,蔺家人同意了。

    他们不想给蔺昕太大压力,蔺昕苏醒已经很让他们开心了,以后蔺昕的未来如何都没关系,他们愿意一直保护他。

    现在的蔺家人对蔺昕有一种保护过度的溺爱情绪在里面。这也难免,在他们心中,蔺昕还是个孩子,一个拥有十六岁的身体,但灵魂只有六岁的孩子。

    蔺昕很无语。他看起来有那么幼稚吗?虽然尝试缺乏,虽然还在努力适应人类的思维人类的身体,但六岁什么也太过分了。

    “是是是,弟弟你很成熟。”蔺秦给蔺昕削了个苹果,切成小块插上牙签,“要我喂你吗?”

    蔺昕接过果盘,闷声道:“不用。”

    经过一个多月的康复训练,蔺昕已经能流利的说话。

    蔺秦笑道:“对了,小昕,哥跟你说个事。”

    蔺昕立刻停止咀嚼,腮帮子鼓鼓的看着蔺秦。

    蔺秦:“……你可以一边吃一边听我说。”

    蔺昕忙继续咀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