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巨星是个系统> 42.第四十二章

42.第四十二章

    哈哈哈你看不到正文!  “爸, 妈。”蔺昕还是一如既往心平气和的口吻, “安全的事不用担心, 正因为出了这种事,这个剧组现在应该是最安全的。人际交往也不用担心。虽然是重要配角, 舒导演说会照顾我的身体,无论是集中拍完还是分散拍都任由我选择,而且剧组里的人也知道我救了他们, 投资商又是大哥和斐哥朋友,他们巴结我还来不及。我只是担心他们叫我来, 是用我小英雄的事,或者植物人的事炒作。”

    “炒作倒是没有关系,要当明星,以后肯定会有炒作。只是卖惨的话就太不符合大明星的格调了,卖励志的话我现在又拿不出比较励志的事迹。”蔺昕皱眉为难道, “小英雄的话……听起来满正面的, 但我总不能说因为不知道抢的厉害所以才去救人吧?说谎的话……我暂时没想出来不显得自己鲁莽的理由。”

    蔺昕没注意到几人目瞪口呆的神情,继续道:“舒导演邀请我,一是因为救命之恩, 二是因为大哥和斐哥的面子,三是因为我身上有爆点, 可以供剧组炒作增加人气。如果我拒绝炒作,舒导演会不会不同意我进入剧组?”

    “小昕你能分析这么多, 真厉害。”蔺秦看了一眼沉默的父母, 道, “如果他不同意的话,你要怎么办?”

    “我正在犹豫,所以想请爸爸妈妈大哥斐哥出个主意。而且就算舒导演同意,媒体也会报道出来,这两件事瞒不住。”蔺昕认真道,“到底选择哪一方对我将来的巨星之路更有利。”

    光脑已经分析出来,将条件摆明之后,舒柒有百分之七十九的可能性,还是会选择用这个角色来还自己人情,外加讨好投资商。但关键并非舒柒是否同意。只要进入剧组,走入公众视线,这两件事是瞒不住的。光脑虽然有能力删|帖,但非自卫性删|帖一是违反系统守则,二是会造成舆论反弹。

    蔺爸深呼吸了一下,极力压抑自己不理智的心态,尽可能的站在蔺昕的角度思考:“小昕,你真的打算进入娱乐圈?爸爸不是对娱乐圈有什么偏见,但是娱乐圈太复杂了,你看过娱乐圈那些负|面|新|闻没有?高强度的工作,有人气和没人气带来的巨大落差,随处可见的虚荣陷阱,完全没有隐私的生活……这些,你真的能适应?”

    蔺昕拿出自己的小背包,抽出一大叠纸,道:“我知道爸爸妈妈会担心,所以我早就做好准备了!”

    蔺昕看着自己手中厚厚的报告一脸自豪,这可是他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报告呢!

    一大叠纸是因为蔺昕复印了很多份。这篇报告一共有三页纸,写着蔺昕进入娱乐圈的可行性分析,里面详细阐述了遇见负面情况应该采取的针对措施。

    蔺爸蔺妈蔺秦薛斐一人一份,四个人先面面相觑,然后低头看报告,最后继续面面相觑。

    好吧,从这三页报告中,他们充分感受到了蔺昕的决心,并且为蔺昕在这么短时间,通过视频教学和自学达到能写出这么长一篇文章的程度而自豪。

    虽然这论文完全没有文采可言,好歹逻辑是清楚的。

    “既然你真的想去……”蔺妈摸着蔺昕的头道,“再等一年,成年后再去,不行吗?”

    蔺昕道:“我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但是这次机会太好了。飞雪刀是原著小说改编的电影,小说原著有很广大的受众,导演和编剧都是业内有名的敬业,演员也找的都是有演技的人,投资商口碑好且投资充足。在这样一个电影担任配角,对我今后的事业有很大好处。”

    说完,蔺昕不开心道:“妈妈,你根本没认真看,这些话我都有写在报告里。”

    蔺妈苦笑:“好,好,妈认真看,你等等。”

    于是一群人继续埋头看,蔺昕更不高兴了。

    光脑:根据他们先有表现分析,他们全都没认真看内容。

    蔺昕:QAQ不用你分析我也知道。

    当四人认真看完报告之后,都陷入沉默和纠结中。最终,他们表示要考虑一下,第二天再给蔺昕答复。

    蔺昕点头,心中不由叹息。

    未成年的身份果然太麻烦了,希望他写的报告有用吧。

    .............................

    蔺秦和薛斐还算好,他们本来就打算支持蔺昕,现在知道蔺昕的认真,知道他不是想去玩一把就走,只是考虑的更多更周全一些。

    蔺爸和蔺妈今晚就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讨论了一宿。

    从私心讲,他们两完全不愿意蔺昕进入娱乐圈这个复杂的地方。但蔺昕都表现的这么认真了,他们又说不出打击孩子积极性的话。

    蔺爸蔺妈都是非常好的父母,他们不会因为自己的喜好和担忧强迫孩子做什么。即使心里十分担忧,也想着以孩子的喜好出发。何况蔺昕已经够苦了,如果去演戏更让他高兴……

    蔺爸蔺妈相拥抽泣,就算小昕会高兴,他们也舍不得啊!

    总而言之,今天晚上是个不眠夜,能睡好的大概只有蔺昕自己。

    然而睡好的只有蔺昕那具陷入深度睡眠的身体,他的精神还在虚拟空间上课呢。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得到这个角色,蔺昕还是开启了剧情课程。

    所谓剧情课程就是导入剧情之后生成虚拟世界,蔺昕选择一个角色进入并扮演,如果这个角色不符合人物性格就会被“原世界居民”揭穿,进入bad_end。

    总而言之,就像是全息角色扮演游戏一样,绝对不能ooc,一旦ooc就“游戏失败”。寓教于乐,系统对自己的教育板块一直非常自豪,虽然多任宿主吐槽,系统仍旧坚持自己的教育板块非常良心,不接受吐槽。

    当蔺昕自己进入课程之后,他也忍不住和以前经历的宿主一样骂娘了。

    存活不到一天就被当妖孽捅死烧死各种死,虽然疼痛程度很低但一直疼也很不舒服,老是游戏失败更是容易心态爆炸好吧?对不起,我之前的宿主们,我应该好好听你们的吐槽,然后适时反馈给主脑。

    再次游戏失败的蔺昕咸鱼躺。

    他直接参加剧情课程还是太早了,先学基础课程争取先把脸部肌肉练协调,能随时随地露出自然的表情吧。入戏什么的太好高骛远,先以演技勉强能看作为目标。

    蔺昕被虐了一晚上,第二天起床之后虽然身体状况很好,但精神蔫嗒嗒的。

    蔺昕这表情让家人以为他是在为能不能去演这个角色而忐忑。蔺爸蔺妈心里顿时一软,虽然他们两已经商量好,若蔺昕真的想去,那就让他试试看。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他究竟适合不适合。看见蔺昕可怜兮兮的样子,蔺爸蔺妈下的决定更加心甘情愿了些。

    蔺妈抱了蔺昕一下,道:“想去就去吧,注意安全,不要太累。”

    蔺爸点头:“我最近正好有时间,我陪着你去。”

    未成年应该是可以有监护人陪同的。

    蔺秦道:“爸,我和薛斐先带小昕去一次。投资商明晨是我和薛斐的好兄弟,我们有些事要和他谈。”

    蔺爸虽是文化人,但这十年为了赚钱,和许多政府高官企业老总打过交道,知道这其中的门门道道。他明白蔺秦没说出口的意思。

    蔺爸点头,道:“好,既然是你朋友,那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弟弟。”

    蔺秦一只手按着蔺昕的脑袋,道:“没问题。”

    蔺昕打开蔺秦作怪的手,躲到蔺妈身后:“妈,哥又欺负我。”

    蔺秦哭笑不得:“好好好,现在还会告状了。”

    蔺昕从蔺妈身后伸出个脑袋,对着蔺秦眨了眨眼睛。

    告状是作为弟弟的权力,他再也不会傻乎乎的被欺负了。

    于是,蔺秦和蔺昕开始在客厅里玩老鹰捉小鸡,最终结果是蔺昕被蔺秦扛在肩膀上转圈圈转到两兄弟头都晕了。

    蔺爸蔺妈对视一眼,同时露出无奈的微笑。

    但是,这是真的。

    牛大捧着手机,等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仿若看着一个智障。

    没错,就是智障。

    不是智障,怎么会提出这种不划算的买卖?除非下一句是“先打两万块保证金”。

    牛大语重心长道:“123,蔺昕,小昕,我知道你同情我,想帮我,但是帮忙不是这么帮的。你遇到的若不是我这种好人,你会被骗的。”

    蔺昕不解:“我给钱买你东西,怎么能叫帮你?”

    牛大继续语重心长:“我的作品还不到可以卖出去的程度。”

    蔺昕道:“我评价可以,我出钱购买,没有问题,你可以放心收钱。”

    牛大:“……”

    牛大:“123,我记得你也在帝都,你在哪里,我们面基吧。”

    其实他早就想面基,但是穿得太差不好意思。但现在他觉得,一定要和这个壕神见见面,围观一下这个神逻辑的人。

    蔺昕问:“你来看望我,说明我们是朋友了吗?”

    牛大:“……”

    他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道:“我们……本来就是朋友了吧?”

    蔺昕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居然让牛大听出一丝委屈:“可我之前问你我们是不是朋友,你都说不是。”

    牛大:“老大,我没有说不是!”

    蔺昕道:“你岔过话题的意思不就是不是吗?”

    牛大怎么觉得自己像是在哄女朋友:“你,我只是觉得回答这种问题不好意思,感觉跟告白似的。”

    蔺昕O_0为什么会是告白?为什么不能正面回答?只是朋友啊?人类的思维无法理解。

    牛大不好意思道:“抱歉,让你产生了这种误会……那个,面基不,朋友?”

    蔺昕道:“好,不过我暂时不能出门,你能来帝都101医院和我面基吗?”

    牛大问:“你是医生?还是实习?”

    蔺昕道:“我在101医院做康复。”

    牛大:“……!!!”

    牛大:“我今天晚上就来看你,你什么时候休息?在哪个病房?!”

    蔺昕道:“你去101医院康复中心,前台报我的名字,他们会带你进来的。“

    牛大道:“我的真名是刘王冉,你跟前台说一下。”

    蔺昕道:“好的。”

    蔺昕挂断电话,看着旁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的薛斐。

    自从薛斐来过一次之后,就基本上每日都会来蔺昕这里小坐一会儿。

    有时候他会陪蔺昕说说话,告诉他一些外界的事;有时候他就单纯看着蔺昕复健,为蔺昕打气。

    胡医生欣慰说,蔺昕身体恢复速度十分惊人,这一定是陪伴的力量,这是爱的奇迹!

    薛斐有些不好意思,终于感觉自己做了一点微小的事。

    蔺昕问光脑:“斐哥在这里对我加速康复产生的加速效应概率是多少?”

    光脑道:“零。”

    蔺昕问光脑:“可是医生说有用。”

    光脑道:“信我还是信他?”

    半身你跟我说清楚!

    蔺昕立刻道:“信你!好的,零!”

    不过虽然光脑说是零,但蔺昕还是很感谢薛斐来看他。只是每次一感谢,薛斐就十分难过的样子,弄得蔺昕不敢说出感谢的话了。

    人类的思维真的好难懂啊,说好的听到感谢会高兴呢?

    “你……的朋友?”薛斐问道。

    蔺昕道:“就是牛大啊。”

    薛斐道:“我知道他。他要来看你?”

    蔺昕使劲点头。来到这个世界,靠自己的力量拥有了第一个朋友,开心。

    薛斐道:“你要向他买歌曲?”

    蔺昕继续点头。

    薛斐扶额:“我知道你觉得他有才华,又可怜他生活不好想要帮助他,但……”

    蔺昕打断道:“等等,为什么你和他都认为我是因为同情啊,我真的只是因为他的才华才想买他的歌。”

    系统评分是出不了错的,他能在对方不出名的时候低价买到对方歌曲实属幸运,按照蔺昕理解,名气和歌曲质量都是估价标准。他按照刚出来工作的新手作曲作词人的价格付钱,已经是压到最低线了,到底哪里吃亏了?搞不明白?

    薛斐问了蔺昕半天,终于搞清楚了蔺昕的逻辑,顿时无语。

    蔺昕这逻辑也不能说有错,但是就觉得别扭,不太对劲。反正普通人肯定做不出来这种事。

    薛斐解释了半天,蔺昕还是瞪着一双迷茫眼,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薛斐最终败退,道:“普通人都这么做,没有为什么,这就是人之常情。你给的太多,说不定他不但不感激你,还会怨恨你。所谓升米恩,担米仇,明白吗?”

    升米恩担米仇他知道,但他不是施恩啊,不是啊,真的不是啊。

    蔺昕抱住脑袋,光脑又死机了。

    薛斐看着蔺昕这样子不由笑出了声:“先等他过来,看看他脾性如何再说吧。如果他脾性不错,给他一点资助也是可以的。”

    蔺昕抱着脑袋闷声道:“不是资助,不是同情。”

    薛斐道:“好好好,不是。”

    蔺昕道:“他一定会认同我的观点的。”

    薛斐微笑不语。

    比起蔺昕他大哥忙忙忙,薛斐就显得闲很多。大概他的公司已经进入正轨,除了重大决策,不需要他多费功夫。

    对此,蔺秦表示,富二代官二代了不起啊呵呵。好吧,就是了不起。

    薛斐知道蔺昕网上的小伙伴要来看望他,便特意留下来替蔺昕把关。

    他实在是担心,这么单纯的蔺昕被人骗了。

    牛大捧着一束康乃馨来看望蔺昕,到了康复中心一问,才知道蔺昕是个“大名人”。六岁摔成植物人,十年后醒来,智商和身体状况恢复情况堪称奇迹。

    不过十年的植物人醒过来,本身就是奇迹了。

    牛大心道,怪不得123的思维那么奇怪,之前他还想,这个人若不是有什么企图,便是个傻子。牛大自嘲的笑了一声。

    其实对方是个孩子。

    牛大敲门进入的时候,蔺昕转头砍过来,露出了一个他在系统空间里练习了许久的笑容。

    实话说,这笑容还是很僵硬,就像是有镜头恐惧症的人照的相片一样。但牛大看着蔺昕的笑容,心头瞬间就放松了。

    “小昕。”牛大笑道,“祝早日康复。”

    “谢谢。”蔺昕拦下薛斐,亲手接过花束,然后再递给薛斐,让薛斐放在床头。

    薛斐无奈:“何必多此一举?”

    蔺昕认真道:“礼物要亲手接,对方才会高兴。”

    薛斐:“又是网上说的?”

    蔺昕点头。

    薛斐叹气。

    牛大哭笑不得:“不用这么客气,我也高兴。”

    蔺昕疑惑:“比我亲手接你送的花更高兴?”

    牛大想了想,为难道:“好吧,的确你亲手接了我更高兴。”

    蔺昕对着薛斐道:“看吧,我说的没错。”

    虽然蔺昕面无表情,但薛斐和牛大都从蔺昕的话中听出一丝得意。

    两人对视了一眼,彼此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笑意。

    “你好,我叫刘王冉。”牛大摸摸脑袋,道,“其他的,小昕应该帮我介绍过了吧?”

    自家小孩在网上交友,大人肯定会过问。

    薛斐点头:“你好,我叫薛斐,是小昕哥哥。”

    牛大没怀疑为什么两人姓氏不同,世界上还有表哥这东西。

    蔺昕道:“等等,你们先别聊,我先问清楚。我要证明我的想法没错,是斐哥你的想法错了。”

    薛斐叹气:“好吧,你问吧。”

    于是蔺昕将之前跟薛斐的对话跟牛大重复了一遍,然后严肃认真的问道:“我真的只是因为你的才华才想买你的歌,你能理解我对吧?”

    牛大不知道自己该是感动还是尴尬,他叹气道:“我能理解你……”

    蔺昕道:“对吧?”

    光脑的计算是不可能出错的!

    牛大道:“但是,我不能接受。”

    蔺昕皱眉:“为什么?”

    牛大道:“按照小昕的意思,你是想前期投资对吧?”

    蔺昕点头。

    牛大道:“我也觉得我挺有才华的。若你现在拿歌发表赚钱,我肯定二话不说答应了。但你现在用的也是家里人的钱,你的歌,现在也没打算签娱乐公司赚钱吧?若是你不拿歌赚钱,那就和白给我钱资助我有区别吗?”

    蔺昕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早这样解释我就懂了啊。”

    薛斐扶额。其实问题的本质不在这里,但既然蔺昕已经接受了,他就不多说了。

    “但是我的钱不是父母的。”蔺昕道,“我买足球彩票中的。”

    足球彩票合法,光脑分析球员、教练、场地情况合法,赚钱合法。

    为了让弟弟能好好上网,蔺秦专门用自己的身份证给蔺昕办了一张卡,还开通了付钱宝,让弟弟看中什么就买买买。

    “蔺秦知道吗?”薛斐皱眉问道。

    蔺昕点头。

    卡里余额变动,大哥能接到短信。

    薛斐又问:“他没说什么?”

    蔺昕道:“大哥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随便玩玩没关系。”

    薛斐:“……”

    他想立刻把蔺秦揪出来揍一顿。

    牛大茫然脸。所以说,大神刚从植物人状态醒来,就学得了多项技能不说,还通过足球彩票赚到了钱?现在他要用这钱资助自己?

    牛大哭笑不得。他还比不过一个沉睡了十年的植物人。

    “小昕,你的钱自己用。”牛大道,“以后我有歌还是给你唱。等你准备唱歌赚钱的时候,再付给我钱吧。放心,我现在拿到了奖学金,没穷到吃不起饭需要人救济的程度。而且大学生打工也容易。”

    蔺昕还想说什么,被牛大打断道:“是不是朋友?非要付钱的话,我写歌请人唱,应该付歌手钱吧?做MV做后期需要钱吧?你都没要我钱,我怎么能要你的钱。若非要分清楚,那就全部分清楚,谁拿多少钱,又付给对方多少钱。我想我还得倒贴你钱。吝啬的我为了省小钱钱,所以咱们就别谈钱了好不好?”

    蔺昕被绕的晕乎乎的,光脑也被绕的晕乎乎的。

    最后光脑得出结论:他说的不错,如果计算其他工价,的确他还应该给你钱。

    蔺昕觉得脑壳痛。

    然后他就被薛斐押着睡觉了,牛大趁着薛斐不注意,捏了捏蔺昕补出了一点肉的脸,坏笑着离开了。

    蔺昕摸摸脸蛋为什么都喜欢捏他脸?不是说脸上有肉的人才容易被人捏吗?他现在称得上枯瘦如柴,有什么可捏的?

    光脑推测:或许你太瘦了,他们想帮你捏胖一点?

    蔺昕惊恐:那不是捏肿了吗?!

    人类真可怕……

    ...............................

    薛斐当晚就骂了蔺秦一顿,蔺秦觉得很冤。

    蔺昕就只用了他卡里的钱一次,还只有一千块,之后还把这一千块还回卡里了。他还以为蔺昕被他教育之后,放弃足彩了呢。谁知道人家是赚了钱,然后直接用赚了的钱从付钱宝里支付结算。

    蔺昕付钱宝绑定的是他自己的手机,蔺秦并不知道其余额变动。因此当知道蔺昕已经从足彩中赚了三万多块之后,蔺秦自己也被吓得不轻。

    他专门给弟弟上了一次“虽然法律允许虽然国家允许但是赌博真的不好哪怕是彩票也不好”的课。

    蔺昕表示不懂。

    这是一项全球性的娱乐活动,他投入的资金量入为出,风险可控,无论是法律上还是道德上没有任何风险,为什么不可以?

    蔺秦口水都说干了,蔺昕还是不明白。

    于是蔺秦只能说:“爸妈不喜欢赌博。咱们靠勤劳的双手赚钱,不要搞投机的事,我们是朴素的劳动人民。弟弟你不是想当巨星吗?还是在网上上传歌曲吧。钱什么的,等你成年了再说。未成年不用考虑赚钱的事。”

    蔺昕只好放弃了用买各类彩票的方式发家致富,积累第一桶金。还好他赚的钱没有被没收。

    蔺昕抱怨:人类真奇怪,自己制定了规则,但在规则中做事还是不行。

    光脑同意:还是机器好。

    蔺昕问道:大哥说不能买彩票,不能搞投机,那怎么积累第一桶金?

    没有钱,就会因为经济压力去做一些不利于名气提升的事。想要稳稳当当迅迅速速成为巨星,金钱是必须的。

    光脑道:法律规定,未成年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全责,因此在大型决定上必须遵守监护人的意见,比如投资。等你成年,就可以了。

    蔺昕点头。这个决定应该符合人类的逻辑和道德,不会被阻止了。

    舒柒说蔺昕呆一点,还真是客气的说法。

    蔺昕在武打戏的时候霸气侧漏,和他对戏的人都说好像真的会被杀死一样;蔺昕在履行大师兄的职责的时候也很稳重,该狡黠的时候也显得非常激灵。

    但一旦进入不需要突出人物性格的剧情,比如走路,吃饭,当背景板,蔺昕的表情立刻就会放空,显得傻乎乎的。

    可见之前的确都是演技了。

    舒导本想纠正蔺昕,给他规定一个人设,但又觉得让别人当布景板的时候还要注意演技,虽然这也是职业演员的素养,但对一个刚接触演戏的小孩子而言,是不是太苛刻了?大不了把太过不符合角色个性的画面剪掉就成。

    可拍了几天之后,舒柒被蔺昕呆呆的表情洗脑了。

    他心想,白凌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啊?虽然平时很沉稳很聪慧,但毕竟是个很少自己单独出门闯荡江湖的孩子。虽然他的聪慧和父母的教导,让他在第一次接触各种阴谋诡计的时候都能沉着面对,但他的确没有经历过这件事,也就是说,本质上还是一张白纸。

    在关键时候靠谱,私下里露出孩子气的一面,这很正常。之前他觉得蔺昕演的有问题,是因为大多小演员会把孩子气表现得调皮幼稚,甚至骄纵。

    为什么孩子气不可以是乖巧?乖巧不一定是成熟的体现。

    舒柒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就越看蔺昕饰演的白凌越顺眼,即使知道对方在当背景板的时候显得傻乎乎是因为演技问题,也觉得这个问题完全可以转化成优势。

    舒柒这种想法在贺杉来剧组探班之后,与贺杉达成了共识。

    贺杉认为白凌的人设很符合人物性格,就往这方面演,甚至蔺昕可以演的再呆一点。

    贺杉道:“这样也能显示出男主的成长。从一开始看谁都不顺眼,误会同门师兄对他有恶意,到后面反省自身,接纳同门师兄弟,男主也在进步啊。”

    编剧道:“听你说这话,我总算知道语文阅读理解出题老师的心里路程了。”

    作为老朋友,他还记得当时贺杉写这本小说的时候塑造人物随性的样子。什么成长,就是不断在设定上打补丁好吧?

    贺杉白了编剧一眼:“人都老了,记忆力那么好干什么?”

    编剧呵呵。记忆力好怪我啰?

    不过不管贺杉是临时决定给自己的小说做阅读理解,还是一开始就这么想的。白凌的新人设就这么固定了。

    因为白凌人设不同,和他对戏的演员相应的反应也不同。商文晖还在自嘲,说还好是电影,若是电视剧,估计自己欺负这么可爱的大师兄,会被骂好几集,直到他跪倒在大师兄裤腿下为止。

    蔺昕咬着吸管,面无表情的看着商文晖。

    商文晖捂着胸口败退。

    谭琴在一旁大肆嘲笑商文晖:“没想到你还喜欢小孩子。”

    蔺昕抗议:“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快十七岁了。”

    谭琴温柔的拍了拍蔺昕的肩膀,露出母爱的微笑。

    蔺昕低头继续咬吸管。不高兴。

    谭琴不由想,她是不是该和男友结婚了。以前老想着小孩顽皮不想要,不愿意结婚。现在看来,若有个孩子也不错。

    快成年的蔺昕,硬生生被这两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当晚辈看待了。

    舒导演在一旁乐呵呵。对,就是这样,白凌的孩子气就是这样,一看就是小少年。

    蔺昕:光脑,以后我要走狂傲路线。

    光脑:需要我杀毒自检吗?

    蔺昕:……

    他真的决定向主脑提交自检要求,总觉得他的光脑对他越来越不友好了。难道光脑程序要产生新同伴了?

    ...................................

    当丰臻这边官司落下帷幕的时候,《飞雪刀》剧组放出新的一组剧照。

    这组剧照中仍然有蔺昕。以这宣传架势,白凌是男三没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