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巨星是个系统> 39.第三十九章

39.第三十九章

    哈哈哈你看不到正文!  牛大以为蔺昕在开玩笑, 当蔺昕重复一次之后, 牛大才确定,蔺昕是真的想用钱买他的作品。

    不是找他当枪手,甚至不是签订卖身合同, 只是单纯的买他的作品。

    呵呵, 怎么可能是真的。就算是职业作词作曲人,前期签订的合同肯定是卖身契。只有有名气后,才会享受自由的待遇。

    但是,这是真的。

    牛大捧着手机,等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仿若看着一个智障。

    没错, 就是智障。

    不是智障, 怎么会提出这种不划算的买卖?除非下一句是“先打两万块保证金”。

    牛大语重心长道:“123,蔺昕,小昕, 我知道你同情我, 想帮我,但是帮忙不是这么帮的。你遇到的若不是我这种好人,你会被骗的。”

    蔺昕不解:“我给钱买你东西, 怎么能叫帮你?”

    牛大继续语重心长:“我的作品还不到可以卖出去的程度。”

    蔺昕道:“我评价可以,我出钱购买,没有问题, 你可以放心收钱。”

    牛大:“……”

    牛大:“123, 我记得你也在帝都, 你在哪里,我们面基吧。”

    其实他早就想面基,但是穿得太差不好意思。但现在他觉得,一定要和这个壕神见见面,围观一下这个神逻辑的人。

    蔺昕问:“你来看望我,说明我们是朋友了吗?”

    牛大:“……”

    他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道:“我们……本来就是朋友了吧?”

    蔺昕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居然让牛大听出一丝委屈:“可我之前问你我们是不是朋友,你都说不是。”

    牛大:“老大,我没有说不是!”

    蔺昕道:“你岔过话题的意思不就是不是吗?”

    牛大怎么觉得自己像是在哄女朋友:“你,我只是觉得回答这种问题不好意思,感觉跟告白似的。”

    蔺昕O_0为什么会是告白?为什么不能正面回答?只是朋友啊?人类的思维无法理解。

    牛大不好意思道:“抱歉,让你产生了这种误会……那个,面基不,朋友?”

    蔺昕道:“好,不过我暂时不能出门,你能来帝都101医院和我面基吗?”

    牛大问:“你是医生?还是实习?”

    蔺昕道:“我在101医院做康复。”

    牛大:“……!!!”

    牛大:“我今天晚上就来看你,你什么时候休息?在哪个病房?!”

    蔺昕道:“你去101医院康复中心,前台报我的名字,他们会带你进来的。“

    牛大道:“我的真名是刘王冉,你跟前台说一下。”

    蔺昕道:“好的。”

    蔺昕挂断电话,看着旁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的薛斐。

    自从薛斐来过一次之后,就基本上每日都会来蔺昕这里小坐一会儿。

    有时候他会陪蔺昕说说话,告诉他一些外界的事;有时候他就单纯看着蔺昕复健,为蔺昕打气。

    胡医生欣慰说,蔺昕身体恢复速度十分惊人,这一定是陪伴的力量,这是爱的奇迹!

    薛斐有些不好意思,终于感觉自己做了一点微小的事。

    蔺昕问光脑:“斐哥在这里对我加速康复产生的加速效应概率是多少?”

    光脑道:“零。”

    蔺昕问光脑:“可是医生说有用。”

    光脑道:“信我还是信他?”

    半身你跟我说清楚!

    蔺昕立刻道:“信你!好的,零!”

    不过虽然光脑说是零,但蔺昕还是很感谢薛斐来看他。只是每次一感谢,薛斐就十分难过的样子,弄得蔺昕不敢说出感谢的话了。

    人类的思维真的好难懂啊,说好的听到感谢会高兴呢?

    “你……的朋友?”薛斐问道。

    蔺昕道:“就是牛大啊。”

    薛斐道:“我知道他。他要来看你?”

    蔺昕使劲点头。来到这个世界,靠自己的力量拥有了第一个朋友,开心。

    薛斐道:“你要向他买歌曲?”

    蔺昕继续点头。

    薛斐扶额:“我知道你觉得他有才华,又可怜他生活不好想要帮助他,但……”

    蔺昕打断道:“等等,为什么你和他都认为我是因为同情啊,我真的只是因为他的才华才想买他的歌。”

    系统评分是出不了错的,他能在对方不出名的时候低价买到对方歌曲实属幸运,按照蔺昕理解,名气和歌曲质量都是估价标准。他按照刚出来工作的新手作曲作词人的价格付钱,已经是压到最低线了,到底哪里吃亏了?搞不明白?

    薛斐问了蔺昕半天,终于搞清楚了蔺昕的逻辑,顿时无语。

    蔺昕这逻辑也不能说有错,但是就觉得别扭,不太对劲。反正普通人肯定做不出来这种事。

    薛斐解释了半天,蔺昕还是瞪着一双迷茫眼,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薛斐最终败退,道:“普通人都这么做,没有为什么,这就是人之常情。你给的太多,说不定他不但不感激你,还会怨恨你。所谓升米恩,担米仇,明白吗?”

    升米恩担米仇他知道,但他不是施恩啊,不是啊,真的不是啊。

    蔺昕抱住脑袋,光脑又死机了。

    薛斐看着蔺昕这样子不由笑出了声:“先等他过来,看看他脾性如何再说吧。如果他脾性不错,给他一点资助也是可以的。”

    蔺昕抱着脑袋闷声道:“不是资助,不是同情。”

    薛斐道:“好好好,不是。”

    蔺昕道:“他一定会认同我的观点的。”

    薛斐微笑不语。

    比起蔺昕他大哥忙忙忙,薛斐就显得闲很多。大概他的公司已经进入正轨,除了重大决策,不需要他多费功夫。

    对此,蔺秦表示,富二代官二代了不起啊呵呵。好吧,就是了不起。

    薛斐知道蔺昕网上的小伙伴要来看望他,便特意留下来替蔺昕把关。

    他实在是担心,这么单纯的蔺昕被人骗了。

    牛大捧着一束康乃馨来看望蔺昕,到了康复中心一问,才知道蔺昕是个“大名人”。六岁摔成植物人,十年后醒来,智商和身体状况恢复情况堪称奇迹。

    不过十年的植物人醒过来,本身就是奇迹了。

    牛大心道,怪不得123的思维那么奇怪,之前他还想,这个人若不是有什么企图,便是个傻子。牛大自嘲的笑了一声。

    其实对方是个孩子。

    牛大敲门进入的时候,蔺昕转头砍过来,露出了一个他在系统空间里练习了许久的笑容。

    实话说,这笑容还是很僵硬,就像是有镜头恐惧症的人照的相片一样。但牛大看着蔺昕的笑容,心头瞬间就放松了。

    “小昕。”牛大笑道,“祝早日康复。”

    “谢谢。”蔺昕拦下薛斐,亲手接过花束,然后再递给薛斐,让薛斐放在床头。

    薛斐无奈:“何必多此一举?”

    蔺昕认真道:“礼物要亲手接,对方才会高兴。”

    薛斐:“又是网上说的?”

    蔺昕点头。

    薛斐叹气。

    牛大哭笑不得:“不用这么客气,我也高兴。”

    蔺昕疑惑:“比我亲手接你送的花更高兴?”

    牛大想了想,为难道:“好吧,的确你亲手接了我更高兴。”

    蔺昕对着薛斐道:“看吧,我说的没错。”

    虽然蔺昕面无表情,但薛斐和牛大都从蔺昕的话中听出一丝得意。

    两人对视了一眼,彼此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笑意。

    “你好,我叫刘王冉。”牛大摸摸脑袋,道,“其他的,小昕应该帮我介绍过了吧?”

    自家小孩在网上交友,大人肯定会过问。

    薛斐点头:“你好,我叫薛斐,是小昕哥哥。”

    牛大没怀疑为什么两人姓氏不同,世界上还有表哥这东西。

    蔺昕道:“等等,你们先别聊,我先问清楚。我要证明我的想法没错,是斐哥你的想法错了。”

    薛斐叹气:“好吧,你问吧。”

    于是蔺昕将之前跟薛斐的对话跟牛大重复了一遍,然后严肃认真的问道:“我真的只是因为你的才华才想买你的歌,你能理解我对吧?”

    牛大不知道自己该是感动还是尴尬,他叹气道:“我能理解你……”

    蔺昕道:“对吧?”

    光脑的计算是不可能出错的!

    牛大道:“但是,我不能接受。”

    蔺昕皱眉:“为什么?”

    牛大道:“按照小昕的意思,你是想前期投资对吧?”

    蔺昕点头。

    牛大道:“我也觉得我挺有才华的。若你现在拿歌发表赚钱,我肯定二话不说答应了。但你现在用的也是家里人的钱,你的歌,现在也没打算签娱乐公司赚钱吧?若是你不拿歌赚钱,那就和白给我钱资助我有区别吗?”

    蔺昕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早这样解释我就懂了啊。”

    薛斐扶额。其实问题的本质不在这里,但既然蔺昕已经接受了,他就不多说了。

    “但是我的钱不是父母的。”蔺昕道,“我买足球彩票中的。”

    足球彩票合法,光脑分析球员、教练、场地情况合法,赚钱合法。

    为了让弟弟能好好上网,蔺秦专门用自己的身份证给蔺昕办了一张卡,还开通了付钱宝,让弟弟看中什么就买买买。

    “蔺秦知道吗?”薛斐皱眉问道。

    蔺昕点头。

    卡里余额变动,大哥能接到短信。

    薛斐又问:“他没说什么?”

    蔺昕道:“大哥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随便玩玩没关系。”

    薛斐:“……”

    他想立刻把蔺秦揪出来揍一顿。

    牛大茫然脸。所以说,大神刚从植物人状态醒来,就学得了多项技能不说,还通过足球彩票赚到了钱?现在他要用这钱资助自己?

    牛大哭笑不得。他还比不过一个沉睡了十年的植物人。

    “小昕,你的钱自己用。”牛大道,“以后我有歌还是给你唱。等你准备唱歌赚钱的时候,再付给我钱吧。放心,我现在拿到了奖学金,没穷到吃不起饭需要人救济的程度。而且大学生打工也容易。”

    蔺昕还想说什么,被牛大打断道:“是不是朋友?非要付钱的话,我写歌请人唱,应该付歌手钱吧?做MV做后期需要钱吧?你都没要我钱,我怎么能要你的钱。若非要分清楚,那就全部分清楚,谁拿多少钱,又付给对方多少钱。我想我还得倒贴你钱。吝啬的我为了省小钱钱,所以咱们就别谈钱了好不好?”

    蔺昕被绕的晕乎乎的,光脑也被绕的晕乎乎的。

    最后光脑得出结论:他说的不错,如果计算其他工价,的确他还应该给你钱。

    蔺昕觉得脑壳痛。

    然后他就被薛斐押着睡觉了,牛大趁着薛斐不注意,捏了捏蔺昕补出了一点肉的脸,坏笑着离开了。

    蔺昕摸摸脸蛋为什么都喜欢捏他脸?不是说脸上有肉的人才容易被人捏吗?他现在称得上枯瘦如柴,有什么可捏的?

    光脑推测:或许你太瘦了,他们想帮你捏胖一点?

    蔺昕惊恐:那不是捏肿了吗?!

    人类真可怕……

    ...............................

    薛斐当晚就骂了蔺秦一顿,蔺秦觉得很冤。

    蔺昕就只用了他卡里的钱一次,还只有一千块,之后还把这一千块还回卡里了。他还以为蔺昕被他教育之后,放弃足彩了呢。谁知道人家是赚了钱,然后直接用赚了的钱从付钱宝里支付结算。

    蔺昕付钱宝绑定的是他自己的手机,蔺秦并不知道其余额变动。因此当知道蔺昕已经从足彩中赚了三万多块之后,蔺秦自己也被吓得不轻。

    他专门给弟弟上了一次“虽然法律允许虽然国家允许但是赌博真的不好哪怕是彩票也不好”的课。

    蔺昕表示不懂。

    这是一项全球性的娱乐活动,他投入的资金量入为出,风险可控,无论是法律上还是道德上没有任何风险,为什么不可以?

    蔺秦口水都说干了,蔺昕还是不明白。

    于是蔺秦只能说:“爸妈不喜欢赌博。咱们靠勤劳的双手赚钱,不要搞投机的事,我们是朴素的劳动人民。弟弟你不是想当巨星吗?还是在网上上传歌曲吧。钱什么的,等你成年了再说。未成年不用考虑赚钱的事。”

    蔺昕只好放弃了用买各类彩票的方式发家致富,积累第一桶金。还好他赚的钱没有被没收。

    蔺昕抱怨:人类真奇怪,自己制定了规则,但在规则中做事还是不行。

    光脑同意:还是机器好。

    蔺昕问道:大哥说不能买彩票,不能搞投机,那怎么积累第一桶金?

    没有钱,就会因为经济压力去做一些不利于名气提升的事。想要稳稳当当迅迅速速成为巨星,金钱是必须的。

    光脑道:法律规定,未成年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全责,因此在大型决定上必须遵守监护人的意见,比如投资。等你成年,就可以了。

    蔺昕点头。这个决定应该符合人类的逻辑和道德,不会被阻止了。

    蔺昕点头,立刻从网上下单给薛斐买了一只大熊玩偶。

    这点小事,他不会用光脑去查。他是很信任自家大哥的。

    只是在当晚跟薛斐固定视频聊天的时候,蔺昕将这件事告诉了薛斐,并表示自己买了很大一只大熊玩偶,一米五的那种。

    薛斐:“……”

    薛斐道:“蔺秦记错了,我上次买的玩偶是给小侄女的。”

    那家伙当然知道自己是卖给小侄女的,他就是故意的!

    蔺昕道:“那……我退单?你喜欢什么?我还挺喜欢大熊的,抱着睡觉一定很舒服。”

    薛斐表情柔和:“那就买吧,等你到我家玩的时候,给你当靠枕。”

    蔺昕使劲点头,然后和薛斐约定了下次去他家玩的时间。如果可以的话,他还准备在薛斐家过夜。因为薛斐说他家一个人住,好大的别墅,好孤单好寂寞好可怜,朋友都是看着他的地位和钱,母亲不在身边,父亲是个人渣,外公外婆已经过世,爷爷奶奶总在旅游,急需人陪伴。

    蔺昕:“好啊,我陪你啊。我一个人也无聊,爸妈担心我出门被人欺负,大哥又忙。不过有你陪着,爸妈也会放心。”

    薛斐苦笑:“叔叔阿姨恐怕不会放心吧。”

    蔺昕道:“会的,他们都很喜欢你,不用担心。不过你也要多交朋友,不要失去希望,你永远不会知道明天会有怎样的惊喜。”

    听着蔺昕顺手泼来一瓢心灵鸡汤,薛斐笑道:“好。”

    等挂掉了视频,蔺昕一想,不对啊。

    “斐哥和我哥也是朋友吧?我哥也是因为他的钱和地位和他成为朋友吗?”蔺昕不解。

    光脑分析:他说的是假话。

    蔺昕更不解:为什么要说假话。

    光脑不想因为分析人类逻辑再次死机,于是敷衍的在网上发帖询问,将回答页面粗暴的甩给蔺昕。

    蔺昕一看,咦?强行孤单寂寞怀疑一切是轻度抑郁症的体现!!!

    蔺昕利索的从床上爬起来,摸出手机,给薛斐打电话。

    薛斐还以为有什么急事,连忙接通电话。

    蔺昕:“强行孤单寂寞怀疑一切是轻度抑郁症的体现!!!斐哥,抑郁症是很严重的问题,不能拖着,必须提早治疗。什么时候我陪你去看心理医生?!”

    薛斐:“……”

    我只是单纯卖个惨,邀你过来玩,不然蔺秦那小子会千方百计阻拦。

    今天的薛斐仍旧为蔺昕神奇的脑回路而头疼不已,花了大把时间给蔺昕解释。

    蔺昕今天仍旧抱头躺尸两眼无神。

    这次明明是让人类回答,是人类逻辑的体现,为什么还是不对?搞不懂。

    光脑最后建议:123,大学你自己去学人类心理学吧,我觉得我无能为力了。

    不!不要!我的半身!你不能这么快放弃!你放弃了我怎么办!

    蔺昕满床打滚,心中悲伤逆流成河。

    .......................................

    虽然薛斐的行为又给蔺昕造成了困扰,但两人的感情并没有因此有所改变。

    反正困扰着困扰着就习惯了。

    今天是蔺昕去剧场的日子。蔺秦特意翘班,和也特意翘班的薛斐一起送蔺昕去剧场。

    蔺秦和薛斐都有些紧张,一个问需不需要拉一队黑衣墨镜保镖过来撑门面,一个问要不要雇佣一对临时助理过来帮蔺昕处理片场的事。

    前者是蔺秦说的,后者薛斐说的。

    蔺昕的反应却很平静。不就是露面三分钟的路人甲而已。台词剧情他都已经背下来,且已经在系统虚拟空间中模拟许多次,绝对没有问题。

    蔺昕去的剧组拍摄的是一个武侠电影,制作阵容和演员阵容都十分强大。其投资商是薛斐朋友。薛斐对他说,家中有小孩想要见识一下娱乐圈,问他要个群众角色,只要露一下脸,不需要台词都可以,只是感受剧场氛围。

    这种小事,投资商给导演打电话之后,导演欣然同意。

    只是塞一个群演,这种要求导演简直不敢置信。真是一个好人啊,于是导演特意为本来只需要露脸的布景板增加了两句台词。

    蔺昕饰演的角色是男主角的侄儿。在过年时随父母来男主角家拜年,然后和男主角家一同死了,男主角因这件事,从富家子弟进入江湖拜师学艺,想要报仇雪恨。

    蔺昕虽然矮小,但他脸不错,父母基因在那,他哥也是大帅哥。现在养出了不少肉肉的蔺昕陪着他那一米五五的可怜身高,饰演一个可爱的小少年完全没有问题。

    当时薛斐将蔺昕的照片和情况报给对方的时候,对方甚至没有意识到蔺昕的年龄,立刻敲定蔺昕这个原本随意挑个片场群演小孩饰演的角色。

    颜值够,不花钱,还能讨好投资商,一箭三雕啊。

    当蔺昕来到片场的时候,导演看蔺昕就更满意了。

    相貌比想象中的还精致,那张相片是谁拍的?简直把人拍毁了三分之二!

    拍照的薛斐:……

    “小朋友几岁了?”导演笑眯眯道,“真的想进娱乐圈?”

    这种相貌,还有背景,想进娱乐圈容易得很嘛。

    蔺昕道:“十六岁,想进,但现在不行。等我长高了,我就进来。”

    “十六岁?!”导演惊呆了。十六岁这身高……的确矮了。普通人无所谓,当明星,特别是大荧幕的明星身高至少要在平均线以上。不过也不是不可以操作,看这小脸蛋,扮演个少年也是可以的。如果他愿意走谐星路线,身高也是可以借用的梗。

    不过……

    导演看着蔺昕身后杵着的两尊黑着脸的保护神。

    嗯,这两人一看气势就不是普通人,这小孩肯定也不是普通人家,谐星什么……人家不会同意把身高作为搏观众一笑的梗吧。

    “还真是你弟弟?”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走进来,惊讶道,“虽然看过了照片和你有点像,我还以为是你亲戚家的小孩呢。”

    蔺秦一看那男人,自己也认识,心里更悔了。明明是他先知道的,明明可以他先安排的,明明是他先……

    回去继续打薛斐小人!

    “听了名字还不知道那是我弟?”蔺秦捶了那男人肩膀一下。

    那男人捂着肩膀呻|吟:“大秦,你手劲也太大了,谋杀啊。他又没告诉我名字,只是给我照片和信息,让我找个角色。你好啊,蔺秦的弟弟。”

    蔺昕看向蔺秦。

    蔺秦介绍:“明晨,我和薛斐的大学室友。小昕叫晨哥。”

    明明寝室四人都不是一个专业,居然分到了一个寝室,还真是孽缘。于是他们和另一个现在在某个偏远山区当县委书记的人一同,四人成为了亲密的损友。

    “晨哥。”蔺昕乖巧道。

    明晨取下墨镜,笑道:“以前我来看过你……在国外浪了一圈,没赶上你醒来的时候为你庆祝,后来你大哥把你护得紧,都不准我们来看你,说怕打扰你康复训练……不过为什么薛斐可以?”

    薛斐道:“因为我和小昕从小都认识。”

    明晨道:“好吧,对了,你和蔺秦也是竹马嘛,哼。”

    这两人平时互相怼,遇上他就联合起来对付他。竹马了不起啊,另一个室友还是我竹马呢!

    虽然竹马平时不太搭理他_(:зゝ∠)_,反而跟蔺秦关系更好。

    导演听着“醒来”、“康复训练”几个字眼,知道这个小孩的经历不一般,决定对其要求再降低一些。就算他动作僵硬说台词结结巴巴也没关系,反正可以解读成小孩过年遇上陌生人紧张。一定争取一回过,不要给小孩增加负担。

    等会儿跟主演说一声,让他带着点,导演心想。

    主演叫商文晖,是如今红透半边天的一线小生。能红到这种程度,商文晖无论是演技还是情商都是在线的。像现在,虽然知道这三个人身份都不一般,但他并没有特意过来打招呼,而是静静的做自己的事。

    待几人聊完天之后,他才过来和投资商打招呼。

    “这是主演商文晖。”一线小生是摇钱树,明晨以后还会继续和他合作。而且如果其能顺利走下去,成为超一线的明星,便是他这种投资商也要对其礼让三分,所以明晨对商文晖态度不错,还主动将他介绍给薛斐和蔺秦。

    薛斐和蔺秦都不喜欢在媒体上露面,商文晖并不认得他们的脸。但明晨一介绍,商文晖立刻就知道两人的身份,至少知道他们各自的公司集团名称和在业内代表的分量,知道这两人是有钱人,是成功人士,是和投资商一个层次的存在。

    薛斐和蔺秦对商文晖态度也不错,两人都不是趾高气昂的人。

    蔺昕听着他们寒暄,有些走神。

    他不自觉东张西望,观察剧组的一举一动,并让光脑连上这里的监控,将这里一切都纳入掌控之中。

    根据跟随多名宿主的经验,片场出现事故虽然是小概率时间,也需要掌握主动权,未雨绸缪。

    光脑:紧急警报!监控探测有人带着枪,身上还绑着□□!

    蔺昕:???!!!

    “都不许动!不然把你们炸上天!”一个群演突然把衣服一掀,露出腰间□□,面容狰狞喊道。

    众人:!!!!!!

    华国的武侠片一直是在全球范围内都比较吃香的商业片类型,《飞雪刀》定位就是商业大片,自然也是全球公映,米国比华国晚上映一个星期。不过业内人士都对商业大片很敏感,蔺昕提供的简历上也有这条信息,所以电影在华国一上映,剧组工作人员就向蔺昕祝贺。

    在米国,默认电影比电视剧要高一个层次,或许有大腕被重金邀请去电视剧客串,但基本不会有电影演员回电视圈子。

    导演笑道:“如果你不是华国人,我现在大概要重新选角色了。”

    导演当然只是开玩笑。违约金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为蔺昕现在有一个看上去应该较为成功的电影角色,剧组中的人对他的态度有了很大改变。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总的来说比刚进剧组的时候轻松许多。

    蔺昕不能理解这些人对自己学霸身份又羡慕又强行鄙视,非要臆想自己是书呆子。所以当这些人态度改变的时候,他也懒得理解了。

    正如大哥和斐哥说的,只要过得好就成,别人怎么想无所谓。

    拍摄电影的时候,为了饰演好白凌这个角色,蔺昕在系统空间中几乎每天都将八小时培训课程上满,吃了很多苦头,才得到系统一个“勉强合格”的评价。

    但在饰演这个情景剧角色的时候,蔺昕觉得十分轻松,甚至不需要过脑子,只要保持面瘫脸就成了。稍稍难一点的,也就是用飞快的语速将一连串数学专业名字念出来。但语言这东西,对于蔺昕而言,只要给他一天的时间熟悉腔调,他可以随时切换任何语言甚至方言。

    对于系统智能,语言算什么难事?难的是念出感情。然而这个角色不需要感情。

    蔺昕:他们到底对数学系学霸有什么误解?!

    对蔺昕来说,在这个剧组唯一需要稍稍动脑子的事,就是修改角色中各种关于数学的理论性错误。每次他说明的时候,编剧和导演都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最后导演决定,这个就让蔺昕临场发挥吧,他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得,自己想台词倒是一个挑战。蔺昕生无可恋脸。

    更让蔺昕郁闷的是,剧组还夸他演技好,说他天生吃这碗饭……敢问面无表情需要什么演技?蔺昕表示这个导演仿佛在逗他玩。

    不过在旁人看来,蔺昕的确是演技非常好。

    走位一说就会——蔺昕:光脑有计算角度。

    全程演技在线从不笑场——蔺昕:作为一个系统智能要面无表情还不简单,搞不懂怎么笑场,别人怎样和我无关。

    台词从不结巴也不带任何华国口音——蔺昕:这是基础功能。

    武打动作干净利索十分漂亮——蔺昕:这个我可以骄傲,付出了许多努力呢,但是这里只需要摆个花架子和《飞雪刀》剧组完全不能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