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巨星是个系统> 38.第三十八章

38.第三十八章

    剧组刚杀青, 蔺昕就离开剧组,坐上去米国的飞机。

    知道蔺昕又有通告, 有些人很是眼红, 但也仅限于眼红了。蔺昕在娱乐圈, 已经有了当红小生的气象。便是他不红, 以他的身份,也没多少人去惹他。

    当然, 没多少不代表没有。这个世界上没眼界的人总是存在的。

    蔺昕去米国还是坐的薛斐的包机, 薛斐在机场接他。

    薛斐已经知道了廖含薇的事, 他对蔺昕道不用担心,他会处理这件事,不会让廖含薇再出现在荧幕上。

    蔺昕听后点点头,也没说假惺惺的为廖含薇说几句好话, 显示自己的善良。

    薛斐已经习惯了蔺昕这种态度,便不再重复这个话题, 而是说起其他的。

    “环球娱乐收购了风娱, ”薛斐道,“你在环球的约转了一份在风娱名下,风娱会直接负责你在华国时候的工作。我私人购得了一些股份, 先转给你,等你以后有钱了还给我。”

    薛斐知道直接说给股份,蔺昕肯定不会要。若是讲明要蔺昕换钱, 蔺昕就会同意。

    蔺昕拿了股份之后, 就是风娱的股东了。虽然薛斐在风娱话语权绝对足够, 但仅靠别人,有些人狗眼看人低,不一定能知道谁不能得罪。只有股份在蔺昕自己手中,蔺昕作为风娱的老板之一,那些没有脑子的人才会对蔺昕有足够多的重视。

    果然,蔺昕点头:“好。钱多少,我现在就可以转给你。”

    薛斐道:“不用这么急,你拍电影才赚多少钱?等你以后有了代言之后,钱就多了。”

    蔺昕道:“我炒股赚了些钱。先告诉我多少吧,我转些给你。”

    薛斐听蔺昕这么说,知道自己若是不说个价格,蔺昕是不会同意拿股票的。于是他随口报了个价格。

    蔺昕道:“低了。”

    薛斐又报了一个价格。

    蔺昕道:“你直说还是我自己查?”

    薛斐只要报了自己的买入价。

    蔺昕这才满意的点头,道:“回家了转你。”

    他早就在银行申请了网银转账无限额,回家直接可以给薛斐转账。

    薛斐收到钱的时候有些被吓到了。他没想到蔺昕有那么多钱,还以为蔺昕要分期支付。

    看着薛斐欲言又止的样子,蔺昕道:“都说了是炒股赚的钱啊。”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可是数学家。”

    数学家和炒股厉害有关系吗?他只知道数学家好像赌|博很厉害。薛斐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琢磨着要怎么把这钱还回去。

    蔺昕转完钱之后就冲进浴室洗澡换家居服,然后蜷缩在沙发上等投喂。

    薛斐先拿出自制蜜汁猪肉脯给蔺昕打牙祭,然后去厨房忙活大餐。

    自从蔺昕回国之后,他做饭都没劲。做饭还是要有人品尝才有成就感。

    蔺昕又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颓废生活,不枉他为了回来向剧组撒谎,提前离开了。

    蔺昕居然会因为这种事撒谎,大概他真的越来越像人类了。

    蔺昕被薛斐养了半个月,把精神气养回来后,才跟着孟岚约好和吴恩见面。

    寒暄的事是孟岚的工作,蔺昕只需要跟着孟岚直接去摄影棚拍摄内封。

    蔺昕因拍摄晒的肤色有点深,还没完全养回来。不过这没有关系,无论是男模还是女模,全身裸|露出来的皮肤都会上妆。不然高曝光下,皮肤上再小的瑕疵也会暴露出来。

    蔺昕到了摄影棚的时候,吴恩立刻指挥化妆师给蔺昕化妆。

    整个摄影棚工作效率十分高,配合也十分默契。

    蔺昕被扒光了衣服,处理体毛,给四肢上妆,让皮肤看上去能细腻。蔺昕虽然体质得到了优化,皮肤也比普通人能细腻,但也达不到上镜后完全看不出毛孔和肌肤纹理的程度,这不符合人体生物构造。所以必须上妆,还是防水的妆,等会儿还会拍湿|身照片。

    拍影视剧的时候化妆不需要细腻到这种程度,因为影视剧是动态的,还要讲究一个真实。而照片是将容貌定格,瑕疵也会扩大,所以妆会更浓一些。

    虽然仍旧需要上妆,蔺昕的肤质和肌肉还是得到了化妆师们的一致好评,还有人趁机抹了好几把。

    蔺昕知道他们并没有性骚扰的意思,所以只是在被摸得不舒服的时候困扰的皱一下眉头,或者提醒一声。

    对于一个系统,他没有人类那么多的羞耻和别扭。但他以人类要求自己,会在该羞耻的羞耻,该别扭的时候别扭。现在是工作,周围人也并没有真的对蔺昕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蔺昕边将此归于正常行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无措的表现。

    一般很少拍写真的明星,在初次遇到这种事的时候,都会放不开。化妆师们已经很习惯要怎么安抚这些明星。他们以为也需要对蔺昕安抚,没想到蔺昕非常配合他们的工作。

    看蔺昕表情,他并不是对拍摄习以为常,才显得这么淡然,而是似乎对裸|露这种事,没多少概念。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在他的印象中,穿上衣服和脱下衣服,大概除了冷热之外,就是父母给他灌输的区别。

    他们突然想起关于蔺昕的传闻,关于蔺昕的过往,然后自以为找到了蔺昕这奇怪性格的来源。

    从外表上,蔺昕长相俊朗,体态修长健美,是一个会让人产生幻想的美男子。但这个美男子的神情十分单纯无辜,好似初生的婴儿一般,仿佛你对他多一份念想,便是对他的侮辱。

    但这样,才让人更受不了。一些人的人性深处有一种黑暗,越是纯洁的东西越想玷污,越是美好的东西越想破坏。

    现实中,很少会有人将这种思想表现出来,表现出来的那是变|态,还是用法律严惩比较好。但在艺术创作中,经常运用这种矛盾,来塑造一种对看客强大的吸引力。

    化妆师们明白为何吴恩非要找蔺昕来拍摄他设计的时装照片了。

    现在还没有开始拍摄,也没有告诉蔺昕作品定位,蔺昕如今的模样是真实的,而不是演出来的。蔺昕的性格正好和吴恩这一系列服装的设计理念想符合。与其找一个演员让他演出这种模样,为何不让一个本身就拥有这种矛盾特质的人来当模特?

    化妆师给蔺昕定好妆,穿好第一套衣服。

    蔺昕低下头,看着身上简单的乳白色T恤,乳白色休闲外套,乳白色休闲裤,真没发现这套服装和他平时穿的有什么差别,不就是普普通通的休闲服吗?这还需要设计?听说定价还挺高?这布料也不是多金贵啊。

    算了,人类的定价,系统不懂。他只要做好一个模特就成了。

    蔺昕在得到这项工作的时候,就在虚拟空间中学习了关于杂志摄影模特的相关课程,将其中要点铭记于心。

    这么面对镜头,做什么样的表情,怎么走位,这些模特都需要学习,不是光脸好身材好就能成。模特的镜头感是需要培养的。

    在蔺昕眼中,这镜头感,就是点线距离。他牢记最佳距离,然后通过心算,随时可以得出最佳的点。

    镜头感本来是一种经验,是一种直觉。被蔺昕这么一折腾,变成了高深的数学题。

    当然,对于蔺昕而言,什么经验直觉,都比不过计算轻松。

    殊途同归,不管蔺昕是用什么方法,他现在的镜头感是非常好的。试拍的几张照片,摄影师都很满意,直夸蔺昕镜头感好。

    蔺昕疑惑的挠挠脸颊,问道:“没有特定的主题吗?不需要做出特定的表演吗?”

    摄影师和吴恩同时道:“对对对!就是这个表情!来维持住!”

    蔺昕眨了眨眼睛,挠脸颊的手指停了下来,然后摄影师“咔咔咔”一阵连拍。

    蔺昕等摄影师拍完之后,道:“现在还在试拍吗?”

    摄影师将拍下的照片给吴恩一看,吴恩一拍大腿:“好,很好,下一套衣服!”

    蔺昕惊讶。咦咦咦,这样就拍完了?

    他一头雾水的被带去试衣间换衣服。这次是白衬衫,格子裤背带裤,据说这是复古风。

    蔺昕没看出哪里复古,也没觉得这套衣服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刚才是普通的休闲装,现在是普通的白衬衫。

    人类的审美,人类的设计,真是系统无法理解的东西。在系统看来,这些许细节的变更,完全称不上将其从普通变为特殊吧?要特殊,好歹颜色改变一下,比如那种很明显的撞色,就很新奇显眼。

    这次吴恩要求蔺昕不穿鞋子不穿袜子,并且将袖子和裤脚都挽上去,露出修长的四肢。

    对了,现在蔺昕已经有一米八了,在西方人眼中,身高也够看了。

    蔺昕按照要求,坐在水池旁,一双脚浸入水中,然后回头。

    蔺昕茫然回头,等着吴恩进一步要求。

    吴恩:“好!就是这样!别动!”

    摄影师“咔咔咔咔咔”。

    蔺昕:“……”就这样?

    摄影师卡完之后,蔺昕伸出手,烦恼的抓了一下头发。

    这拍摄到底怎么回事啊?他学的课程不是这样。主题呢?至少有个主题吧?然后规定具体动作和要表达的意境吧?

    “看镜头!”吴恩突然大喊。

    蔺昕稍稍有些被惊吓到了,他微微睁大眼睛看向镜头,在课程中形成的条件反射,让他对着镜头找到了最佳脸的朝向。

    “好!”吴恩大笑,“非常棒!下一套!”

    蔺昕慢吞吞将脚从水池中拿出来,走向试衣间。

    怎么又下一套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呢?这拍的到底是什么呢?你还没向我介绍这次摄影的主题呢。我到底要怎么展现这套衣服你也没说。

    算了算了,既然别人都说好了,那边是好了。

    接下来的拍摄,蔺昕仍旧是一头雾水。

    他懵逼,咔咔咔咔咔,好了,拍好了;

    他郁闷,咔咔咔咔咔,好了,拍好了;

    他心里有点委屈,觉得自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胡乱拍真的能拍好吗?吴恩说这个表情真是太棒了,来,宝贝再来一张。

    蔺昕整个人处于灵魂出窍状态。

    你们、你们到底在拍什么啊?

    最后一张照片,蔺昕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白衬衫没有扣子,裤子上打了几个补丁,但仍旧是在蔺昕眼中没多大区别,已经穿过一次的白衬衫牛仔裤。工作人员给蔺昕喷水,蔺昕就站在人造雨中,仰头四十五度看天,明媚而忧伤。

    谁能告诉我,我这次来到底是拍什么啊?

    吴恩又让蔺昕自己看着办,蔺昕表情很是无助。

    吴恩兴奋道:“蔺!你真的非常棒!完全看不出是第一次当模特!”

    摄影师也点头:“你要不要来时尚圈,你作为模特,有极强的天赋!位置都找的十分准确。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和你一样有镜头感的新人了。”

    换回自己衣服的蔺昕随口道:“这个通过简单的计算就可以得出。”

    然后他说了一堆“X”变量“Y”变量,什么光线的折射,什么焦圈的距离,什么什么……反正一大堆别人听不懂的名词。

    围观群众眼睛都在冒圈圈,仿佛在听天书。

    半晌,摄影师道:“虽然听不太懂,你的意思是,你是计算出来的?”

    蔺昕点头:“是的。”

    摄影师喃喃道:“那还真是……太恐怖了。你没有用计算器啊。”

    蔺昕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点简单的计算,不需要计算器。”

    孟岚插嘴:“论数学,小昕是专业的。”

    摄影师:“……”

    吴恩突然想起来,道:“对了,蔺是个很有名的数学家,得了那个叫什么什么奖来着?”

    孟岚道:“菲尔数学奖,全球青年数学家最高奖项。”

    吴恩咋舌:“可怕。”

    摄影师瞠目结舌:“可怕。”

    在场其他工作人员都用眼神和表情告诉蔺昕,可怕。

    蔺昕郁闷。

    数学家有什么可怕?数学有什么可怕?数学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数学是一件多么让人放松的事,数学,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啊。为什么要闻数学而色变呢?这一定是不理解的原因,多学习,就能知道数学有多容易,多有趣,多令人放松了。

    数学,就是兴趣,就是爱好。

    蔺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语言,然后将自己对数学的真实感受告诉了众人,并且强烈建议他们也接触数学,以后也一定会和他一样,徜徉在数学的海洋中,身心都得到放松。

    蔺昕道:“数学真的是一件让人非常放松的兴趣,还能活动大脑,强烈推荐大家接触一下。”

    吴恩面无表情对孟岚道:“孟,把你的小数学家带走!我不想听数学这两个字!”

    蔺昕觉得这种偏见要不得。孟岚让蔺昕闭嘴,然后将蔺昕拉走了。

    蔺昕耸肩。好吧好吧,人类嘛,就是容易偏见。

    从人种的偏见,性别的偏见,地区的偏见,甚至咸甜的偏见。人啊,充满主观的生物,主观就意味着偏见时时刻刻存在。

    对数学的偏见,也是人类根深蒂固的劣根性|吧。

    众人:不不不,我只是回忆起了当初学习数学时的痛苦而已,和偏见完全没关系!

    ..............................

    虽然最后出现了一点小波折——蔺昕并不认为这是波折,他只是单纯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兴趣爱好,顺带推荐一下这令人身心愉悦的放松头脑运动,总体上,这次杂志内封拍摄,是非常成功的。

    吴恩将自己的照片交给《时尚》杂志主编的时候,那位叫爱丽莎的主编颇有些爱不释手。

    她一张一张拿起照片,感叹道:“这是真正的模特拍不出来的。”

    吴恩点头:“这是真实,也是我这套衣服的灵感。对吧,爱丽莎,我就说了,他是最适合的。”

    爱丽莎道:“既然是你的灵感来源,自然是最适合你这套衣服的模特。只是适合,不一定上镜。很难想象,他镜头感这么好。”

    吴恩神情有些复杂:“你绝对想不到他为什么镜头感这么好。”

    爱丽莎挑眉:“我在业内工作这么多年,还有我想不到的?来,说给我听听?”

    吴恩道:“他说,他是计算出来的。”

    爱丽莎:“……”

    吴恩道:“他是全球青年数学家最高奖项,菲尔数学奖的得主。”现学现卖。

    爱丽莎:“……你赢了,我的确没想到。数学……计算?那可真可怕。”

    吴恩笑道:“对吧?”

    他将摄影时候的事当做趣事告诉了爱丽莎:“他走的时候,还告诉我们数学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我们不该对数学有偏见。”

    爱丽莎哭笑不得:“或许对他而言,数学的确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吧。不过这可不是我对数学有偏见,而是数学对我有偏见。”

    吴恩点头:“这孩子挺有意思。他到离开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拍的什么。”

    爱丽莎道:“他即使不知道你让他拍的什么,他仍旧很好的完成了工作,而且非常出色,非常!”

    吴恩道:“可惜只能放三张照片,你挑选一下。”

    爱丽莎道:“我想,我们可以更冒险一些。”

    吴恩疑惑:“你想多放几张?我们倒是能付得起广告费,但有那么多位置吗?”

    爱丽莎道:“我不但要全放,还要放在封面上。”

    吴恩笑道:“你别逗我了。即使他再优秀,他的咖位不够吧?而且你的封面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吗?”

    爱丽莎摊手:“封面都是最后定下来,内定,能叫定吗?有更优秀的,当然要换上。我觉得这套照片非常好,一定能给我们带来很高的销量,而且也会获得很大好评。我们前几期的杂志都是女郎,男性的照片太少了,而且都是成熟男性,该换一些口味了。我会在会议上提出这件事,成不成还要看集体决议……至于咖位,你不用担心。”

    爱丽莎狡黠道:“他不是全球最厉害的青年数学家之一吗?这咖位还不够吗?大众眼中的科学家都是不修边幅的,现在推出一位时尚性|感俊秀,内在还仿若天使一般的年轻数学家,这够吸引人吧?”

    吴恩瞬间明白了爱丽莎的意思,他道:“对啊,作为娱乐圈人士不够格,但作为数学家,他绝对是够格的!我也要回去提出让他成为这个系列的代言人。让华国最年轻的数学家代言主要销售地是华国的品牌服装,这不是正合适吗!”

    爱丽莎道:“祝你成功。”

    吴恩笑道:“祝你成功。”

    爱丽莎道:“走之前,底片给我一份,”

    吴恩:“……你这个女色鬼,可别对他出手,他后台硬|着。”

    爱丽莎冷哼:“我才不会对他出手,我只是欣赏美。欣赏!”

    吴恩道:“底片可别流出去。要不我映张海报给你?”

    爱丽莎道:“海报算什么?我要把他做成抱枕。”

    吴恩:“……”可怕的女人。

    爱丽莎和吴恩分开之后,各自为各的目的努力说服上司。

    蔺昕不知道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将要变成馅饼豪华套餐,他正对薛斐诉苦,诉苦他在这次工作的遭遇。

    蔺昕抱着抱枕使劲揉捏挤压:“我完全不知道他让我干什么,他到底拍出来什么。”

    薛斐安抚道:“这种事交给专业的来就成了。只要他说好,工作就是完成了,你不用自寻烦恼。”

    蔺昕不高兴道:“可他不说出理由,我要怎么提高自己?我还想多学点东西。”

    薛斐道:“这次你上了《时尚》,以后有的是机会给你提高。你也工作了这么久了,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和上次一样度假?还是说你想体会一下校园生活。你考入哈弗之后,很少在校园上课吧?虽然你的课业已经通过了,去体会一下普通的大学生活也不错。你也可以去听一下其他哈弗教授的课,说不定有你喜欢的。”

    蔺昕道:“你陪我去吗?”

    薛斐笑道:“你要上课的话,我陪着你干什么?你要度假,我就陪着你。”

    蔺昕道:“那就算了,你最近很忙吧?等你忙完了再说。我去校园上几天课。”

    薛斐道:“好,你先联系一下你的导师,看他有没有……”

    蔺昕打断道:“斐哥,你好啰嗦。”

    薛斐道:“好好好,我不啰嗦了。凉拌折耳根,尝一尝?这里太难买到折耳根了,都没人吃它。”

    蔺昕欢呼:“给我给我!我想它很久了!嗯,好好吃!”

    蔺昕幸福的眯着眼睛。美食当头,其他的押后再说吧。

    ...............................

    蔺昕联系了卡文,卡文正在奥利进修小提琴,为自己的小提琴独奏会而努力。

    卡文问蔺昕要不要来奥利,看他学琴,蔺昕拒绝了。

    他暂时不想乱跑,最近有点累。他就想待在米国,每天都可以吃到薛斐做的饭菜。

    卡文也不强求,他将蔺昕扔给了数学系另一个教授,让那教授暂时照看蔺昕,自己继续沉浸在小提琴的练习中。

    “接收”蔺昕的那位数学系教授叫黛比,是一位年纪较大的女性。虽然黛比面向看上去很严肃,但蔺昕能看得出,她对自己很慈爱,也并没有对自己选择数学之外的事业而不满。

    大概哈弗大学的数学系大牛们都有其他“职业”,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蔺昕本想让黛比给他推荐一下哈佛大学的课程,他跟着上几天课。

    他一直跟着卡文,接受的也是卡文的单独测试,还没有和同时入学的同学一起上过课。

    但黛比直接让他成为了自己的助教,甚至交给了他几堂本科生的数学课,让他带自己去上。

    黛比:“最近太忙了,请假的数学系教授也太多,有去学小提琴的,有照顾农场的,有周游世界写生的,有张罗戏剧公演的……我一个人已经代了许多节课,实在是忙不过来。”

    蔺昕道:“我……也只是个本科生啊。”

    黛比道:“你已经是博士在读了啊,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蔺昕摇头。咦,他已经是在读博士了吗?

    黛比道:“你的能力和成就,已经足够被哈弗聘为讲师了。本科生的课程而已,随便讲讲就成了。”

    蔺昕问道:“随便……讲讲?”

    这怎么个随便法?好像很不负责任啊。

    黛比道:“我给你以前授课教授的课件,你看一眼,照着上面来就成。反正都是教给什么都不懂的学徒最基本的知识,你只要用最浅显的语言将其描述出来就成,记得牢记他们什么都不懂就成。至于风格,那无所谓,就算你照着念书,只要将主要知识点念出来就可以了。”

    顿了顿,黛比道:“虽然学生会对课程打分,但是你只是代课,分打低,取消的是他们的课程。对于他们而言,大概巴不得取消吧。所以学院绝对不会取消他们的课程的。好歹一学期,他们还是能回来教一两次,办一两次讲座。”

    蔺昕终于明白,自己的导师和导师的友人们有多任性,以及学校对这种业内大牛有多纵容了。

    黛比都说到这份上了,蔺昕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

    而且,对他而言,大概也算不上硬着头皮。不就是授课而已。

    蔺昕让光脑搜集了相关课程的课件,飞速的提炼出其共同的知识点,列为自己要讲解的点。然后他看了一下学生评价最高的几堂课,总结了他们的共性,很快就拿出了一份课案。

    知识点梳理清楚,多举例子,穿帅一点,保持微笑,这就是一堂受欢迎的课的秘诀。

    蔺昕准备了一套符合哈弗大学教授大众穿着,又适合自己的衣服,精心打扮之后,拿着文件夹,走上了自己人生第一个讲台。

    “大家好,我是今天为卡文教授代课的老师,我叫蔺昕。”蔺昕微笑自我介绍,“虽然是第一次讲课,但我也做了充足的准备,我想不会让大家听不懂。”

    底下学生:“……”

    蔺昕道:“需要我详细的做一下自我介绍吗?”

    底下学生齐刷刷的摇头。

    蔺昕惊讶:“你们都认识我?”

    底下学生齐刷刷的点头。

    蔺昕笑道:“那就太好了,省去了自我介绍的时间。那就开始课程吧。”

    底下有人弱弱道:“那个,蔺昕……教授,不需要我们自我介绍一下吗?”

    大课不需要,但是现在是专业小课,人不多,还会进行分组作业什么的,新老师来都会让他们自我介绍的。

    蔺昕愣了愣,笑道:“既然来待客,我当然是做了精心准备的。你们的资料我都记下了,也能和你们本人对上号。不过,还是谢谢你,杜克同学。”

    那位叫杜克的男生惊讶:“都……记下了?”

    蔺昕道:“我记忆力比较好……”

    蔺昕开玩笑道:“学数学的记忆力都不错吧?”

    底下学生:“……”不错也不会这么快记下这么多学生,还能对号入座吧?你到底做了多久准备?不过,你不是明星吗?哪有那么多时间做准备?

    是的,这群学生认识蔺昕,除了蔺昕是哈弗数学系传奇学生之外,还因为他是个明星。他演的那个情景剧因为热播,现在还在重播。

    第二季也已经播出了,但因为不知道剧组是如何考虑,他们并未邀请蔺昕饰演第二季,而是换了一个人。

    情景剧第二季换人挺正常,《瞧那一屋子》第二季的剧情也不错。但观众普遍对三人组只换掉蔺昕一人表示不满意,而且他们嘈替代蔺昕的那个人比起蔺昕差得太远,他的表现太浮夸,一看就很假。蔺昕饰演的数学系学霸好像是真实存在一样,而且蔺昕的功夫真的非常帅!身材也非常好!虽然矮了点,其他无可挑剔!

    但这个人身高倒是和蔺昕之前差不多,但身材和脸就差远了,涉及“功夫”的动作全是模仿某华国古早动作明星,非要吼两声“咦咦呀”再缩头伸手胡乱打两下。

    蔺昕出招前从来不会乱喊乱叫,也没有什么夸张的起手式,一看就是真的会功夫,将功夫融入了生活中,每一招都看得出充满力量,也十分漂亮。

    观众们十分不能理解,为什么第二季不邀请蔺昕。

    剧组说蔺昕档期不空,孟岚立刻辟谣,说从来没有接到过剧组邀请,剧组如果造谣,他就要走法律程序了。

    剧组沉默了,从此装死。

    蔺昕当然知道为什么,不过是代替他的那个人,是拍摄这个情景剧新老板情人的弟弟。一个无关紧要的小配角,一个无关紧要的异国演员,自然说给就给,说换就换。

    他并不觉得气愤,这是人之常情。而且他的确档期很满,那时候正在当兵呢。就算邀请他,他也会拒绝。剧组这么做,倒是省下了他拒绝的功夫。

    不管如何,第一季情景剧,蔺昕就在这一帮大学生中很火了。现在又是《探荒计划》热播,巴里在女性中的人气不比男主角低,甚至比男主角还高一些,毕竟男主角最后和女主角结婚生娃了,而巴里还独身。

    死了?没关系,蔺昕不是活着吗?

    很多女粉丝是不会把剧情角色和演员分太开的。

    至于男性,他们对巴里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只觉得他挺可怜,死的也挺惨,印象也算深刻。所以蔺昕这名字,无论从哪方面,他们都是熟悉的。

    蔺昕没有紧张这情绪。他做了充足的准备,有什么紧张的。

    做好准备的他,就跟演戏似的,将他准备好的“台词”背出来,动作表情都十分到位,俨然一个温文尔雅又有些小风趣的资深导师的模样。每一个基础知识点,蔺昕都能随口讲出历史中或者传说中有趣的例子加以辅证,然后再讲一下这个知识点为人类做出的贡献。

    从天文到地理,从政治到经济,从自然科学到人文科学……数学是最基础的科学,这最基础,让它在绝大部分科学中——不仅仅是自然科学,都有这地基一般的作用。

    蔺昕讲完一堂课,布置了作业之后,按照剧本,来了一句心灵鸡汤:“数学系毕业之后,很不好找工作,就像是深埋地底的地基,总是被人忽视,总是不够光鲜。但,地基很重要。无论以后我们是否从事数学相关工作,至少我们知道了,科学的基础,有多么难学,多么枯燥,从而更加敬畏所有科学。”

    好了,鸡汤泼出去,第一次授课圆满结束,蔺昕为自己点了个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