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巨星是个系统> 26.第二十六章

26.第二十六章

    巴泽尔的粉丝加入之后, 战火被吸引到“走进荒野”这个节目上,专门指着蔺昕黑的人少了许多。

    不过一些人还是在嘲讽蔺昕,说他现在装的一本正经,等到了节目后半段看他怎么哭。

    即使蔺昕已经初步显示出自己的身体素质绝非外界所说的“弱鸡”, 但仍旧有人顽固不化的相信自己脑补的东西,并且以此攻讦他。

    孟岚就是知道这些人的性子, 才告诉蔺昕事实胜于雄辩。

    节目渐渐进入下半段剧情,他们运用先进的装备度过了一些难关之后, 终于到了喜闻乐见的时刻——选几样简单道具, 进入落难后求生模拟场景。

    之前蔺昕已经展现过攀岩爬树漂流等技能,但因为有较为先进的野外徒步旅行设备,所以一些人坚持认为蔺昕是靠着装备坚持下来。虽然蔺昕脸不红气不喘, 但脸不红是因为粉扑的厚, 气不喘是因为背着节目镜头喘。

    至于这种猜测是否合乎逻辑……哦, 黑子们需要什么逻辑?

    在黑子们的期待和粉丝们的担忧下, 节目终于进入下一个环节。

    蔺昕展示了自己将要携带的建议装备,打火石和水瓶是必须的, 匕首也是一定要有的, 结实的绳索肯定是需要的。除此之外, 他还带了一个工兵铲。

    巴泽尔看着蔺昕拿出工兵铲, 道:“这个有什么用?”

    蔺昕奇怪:“很好用的工具,你没用过?”

    巴泽尔展示自己的多功能匕首:“铲子多不方便。”

    蔺昕将其折叠好, 道:“很方便, 相信我。”

    巴泽尔道:“好吧, 我期待一下。”

    华国的观众们看着蔺昕将工兵铲拿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发出如善意的笑声。

    工兵铲,咱们华国神器之一,和板砖折凳等名声持平,蔺昕居然带上了工兵铲。这是在为工兵铲打广告吗?

    “这个工兵铲是咱们军队出产的,不需要打广告。作为喜爱野营的人,我不得不说一句,工兵铲真的非常好用。”

    “我车上也随时带了一把工兵铲。蔺昕带的是最新型号吧?这个还没有民间售卖。”

    “人家是数学家啊,问政府要一把铲子,肯定还是会给的。羡慕ing。”

    “不明真相吃瓜群众:工兵铲真的那么好用?”

    “真的。能当刀,当锯子,能当铲子,当撬棍。新一代的工兵铲的涂料有改进,据说还可以当锅用。不过也要练习,不知道蔺昕用它干什么。”

    ……

    ……

    蔺昕将工具清点好,然后他们进入了第一个模拟求生环节。

    在之前,他们展示了用折叠自动充气汽船在水上漂流。现在他们要模拟落难情况下,如何穿过河流。

    其实在蔺昕看来,这根本不是模拟落难。落难的时候还有木筏吗?坐在木筏上漂流就叫模拟落难?无法理解。

    但他知道,在节目中是不能吐槽节目的逻辑漏洞。节目策划说怎么做就怎么做,他只要完成分配给他的任务就可以了。

    蔺昕的背包是防水的。他在上木筏前,就将外衣外裤脱了塞进背包里,只穿一条运动短裤。

    观众们先是对蔺昕的八块腹肌小蛮腰大长腿表示“yoooooo~”,然后为蔺昕居然里面还穿了运动短裤表示不开心。

    你看看人家巴泽尔,可是穿的紧身短裤!

    蔺昕表示,紧身短裤不舒服。

    “准备好了吗?”巴泽尔道。

    蔺昕做匍匐在木筏上的动作,点头。然后节目组松开了木筏的绳索,木筏开始在湍急的河流急速前进。

    巴泽尔拿出从岸上捡来的大树枝,来帮助木筏规避障碍物。

    蔺昕匍匐到另一边,掏出了工兵铲。

    “哎呀,原来还可以这么用。”巴泽尔道,“好像有点用处。”

    蔺昕一挥手,工兵铲在水中的石头上划出深深的痕迹,木筏在反冲力下绕过了石头:“不只是一点,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蔺昕和巴泽尔配合默契的让木筏漂流到下游水域较为宽阔的地方,全程没有翻船。

    巴泽尔大笑:“干得不错!还是两个人一起操控船更顺利!”

    蔺昕点头。

    “接下来我们要翻越这个悬崖。”巴泽尔指着面前的峭壁道。

    蔺昕抬头看了一下陡峭的悬崖,道:“直接爬?”

    巴泽尔坏笑道:“没有安全措施,怕不怕?”

    巴泽尔当然是骗他的。屏幕切成了两半,另一半工作人员正在上面准备安全绳索。嘉宾会套上安全绳索,借由绳索的力量进行攀爬。

    蔺昕知道肯定不是直接爬。不过,他觉得这不到五米的峭壁,不需要工作人员帮忙。

    他目测了一下距离,从背包里拿出绳索,在工兵铲上打了个绳结。他将工兵铲拿在手中,四处走动寻找着合适的位置。

    巴泽尔好奇的看着蔺昕:‘喂喂,你要做什么?“

    蔺昕找准位置,眼睛一眯,手臂用尽,将工兵铲投出,那工兵铲飞向悬崖顶端伸出枝干的大树上,越过大树的枝丫,在枝丫上绕了几圈。不知道是他绳结的作用,还是力度的作用,或者是运气的作用,绳子另一头就这么固定在了树枝上了。

    蔺昕拉了两下,道:“运气好,一次成功。”

    巴泽尔干咳一声:“喂喂,你真的要直接爬?”

    蔺昕故意问道:“不是你说的直接爬吗?”

    巴泽尔语塞。

    观众们:!!!!

    黑子们:他一定在逞能!!

    蔺昕笑道:“放心,很安全。我先上去,再拉你上来。”

    说罢,他将绳子在自己身上套了一圈,做成类似安全绳索的样子。即使他脚滑,绳子也可以保证他不会坠落。

    巴泽尔:节目流程不是这样的。

    巴泽尔:好吧,我们没有提前彩排。

    “你先试试看,不行我们另想办法。”安全上的确没问题,蔺昕往上爬的时候,摄像头转移,工作人员立刻就会将充气垫子拖到悬崖上。巴泽尔想,若是蔺昕成功,观众们的反应一定很有趣,对收视率也有好处。

    即使失败,至少蔺昕展示的这一手精确的投掷技术,已经可以为其在观众那里博得许多好感了。

    蔺昕点了点头。他手找了几片大叶子,用藤蔓缠在手掌上,做成简单的防护,增加摩擦力,然后两手拉着绳索,一个助跑,居然直接朝着崖壁跑了过去。

    屏幕前的观众们不由发出惊呼声。

    在蔺昕看来,这不到五米的悬崖几乎没有大的障碍物,细小的突起的地方正好可以作为落脚的地方,只要手上力量足够,可以飞快的翻越。

    在模拟训练中,拉着绳索翻墙是常见训练项目;在野外求生中,攀岩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在末日求生中,蔺昕已经习惯各种险境逃生。

    下面没有丧尸追,上面没有变异兽守株待兔,空中没有变异鸟攻击他,就是普通的翻越一个不到五米高的悬崖而已。蔺昕两手拉着绳索,飞快的攀上了悬崖,动作干净利索,神情十分轻松。

    蔺昕爬上去的时候,工作人员正等在上面听命令,他们先看着飞来一把带着绳索的铲子,然后蔺昕就上来了。

    工作人员:0_0。

    蔺昕:-_-。

    蔺昕:“巴泽尔大叔大骗子,说好的直接爬,没有保护措施呢?”

    工作人员哭笑不得:“我们也要保证嘉宾的安全啊。巴泽尔呢?”

    蔺昕道:“你们把他拉上来吧,我把工兵铲取下来。”

    说完他就爬树去取工兵铲了。工作人员则把安全绳索放下去,巴泽尔拽着绳索,以标准攀岩姿势攀上了悬崖。

    攀上悬崖之后,巴泽尔甩了一下手,对摄像机道:“平时节目中,我攀岩的时候一定会惹来尖叫声吧。但现在,我的风头一定已经被蔺抢走了。我有点难过,有点后悔邀请他上节目。他说他受过特种兵训练的时候我还不以为然,我还当过两年兵呢。现在我只想问一句,华国的特种兵真的那么厉害?”

    观众们在蔺昕投掷工兵铲的时候就开始“啊啊啊啊啊啊”,当蔺昕爬上悬崖的时候就“嗷嗷嗷嗷嗷嗷”,巴泽尔郁闷的对屏幕前的观众诉苦的时候,观众们就……

    嗯,“哈哈哈”有,“替巴叔委屈”有,“巴叔不哭站起来撸有”,更多的是贴图的。

    真正的精锐部队的训练媒体不一定公开,但特警的训练视频是公开了的。拉着绳索过高墙的训练项目,是特警宣传视频常有的项目。

    “我相信蔺昕绝对是练过的。”

    “你们忘记了吗?蔺昕是徒手擒拿拿枪歹徒的英雄。虽然人家在节目中说是当时真以为练了功夫会刀枪不入,但不管他当时怎么想的,事实就是,枪子没有打到他,他擒拿了歹徒。”

    “谁说的蔺昕体弱?”

    “楼上,这个……十年植物人啊!植物人醒来之后智力受损,体能障碍是常态!”

    “智力受损——数学家;体能障碍——徒手攀爬悬崖。我思考一下,蔺昕若是没有那十年,是不是可以成为超人。”

    “超人可以有捶地笑!神他么的体弱!鬼他么的体弱!看看巴叔可怜兮兮的样子,笑死我了(笑到打滚.jpg)。”

    “听说外国就蔺昕上节目的事有赌局,大多数人都压蔺昕会出丑。可惜国内没办法投注。”

    “海外华侨弱弱举手,我投的蔺昕会出丑QAQ,就算他没有植物人的病史,作为一个普通的未成年大男孩,在这种节目中出丑不是很正常吗?曾经有运动员参加这个节目,也是闹了许多笑话啊!”

    “然而,我蔺小昕是经过特种兵训练的超级大男孩。”

    “超级大男孩是什么鬼哈哈哈哈哈,蔺小昕太帅了!我决定要从妈妈粉变成女友,不对,老婆粉了啊啊啊啊。老公我爱你!”

    “怪阿姨,我们不约不约(嘲讽脸)。”

    ……

    ……

    “工兵铲真的很好用对吧?”蔺昕推销中。

    巴泽尔故作淡然:“不用工兵铲,用其他树枝石头之类不是也能实现这个效果吗?”

    “那不一样。”蔺昕撇嘴。他决定展现更多工兵铲的用途。

    攀上悬崖之后,他们就要为露营做准备。

    这次可没有超级豪华的帐篷给他们睡了,这里也没有干净的山洞,他们得自己就地取材制作可以睡的地方。

    巴泽尔表示,他们要搭建一个小窝。

    “我们去找落在地上的枯枝。”巴泽尔道,“如果有能用匕首砍断的长树枝更好。你年轻,我们分头行动。”

    蔺昕点头,他举起了手中的工兵铲。

    巴泽尔嫌弃脸,转身就走。

    蔺昕对着摄像头道:“我给你们示范工兵铲的用法。”

    观众们:吼(好)的吼(好)的!

    蔺昕往手上吐了两口唾沫,拿着工兵铲朝着一颗手臂粗的树走去,他抄起工兵铲,狠狠砍向树干,在树干戳出深深的痕迹。他利用锯子的那一边,锯断树干,然后拎着工兵铲去寻找下一棵可怜的小树。

    当巴泽尔抱了一堆长树枝回来的时候,蔺昕拎了几颗可怜的小树回来。

    半晌,巴泽尔道:“你应该砍树枝,我们要保护环境。”

    蔺昕道:“放心,我选择树的时候计算过它的生长环境,它们长这么弱小,就是因为晒不到太阳,营养也被其他树木抢光了。就算不砍它,它们也会很快死去。”

    说完,蔺昕拎着其中一棵小树,指着它的树干道:“看,这里已经干枯了。不然我没那么容易将它砍倒。”

    巴泽尔道:“工兵铲接我用下,你去搭棚子。”

    蔺昕道:“你会用吗?”

    巴泽尔:“废话!我可是当过兵的!”

    蔺昕不高兴:“那你之前干嘛说这个不好使。”

    巴泽尔道:“我当时用的时候它还没这么好使。来,快给我试试看。”

    有新的野营装备,巴泽尔手痒。

    蔺昕把工兵铲交给巴泽尔,巴泽尔兴冲冲的去试验新到手的装备,蔺昕开始搭建棚子。他一边搭建还一边科普,怎么利用让其更牢固,用柔弱的藤蔓也能将其搭建好。

    只是观众们听不懂。

    什么角度啊受理点啊我们这是在看野外求生真人秀吧?怎么感觉是在看走进数学或者走进物理?

    “我终于重新感觉到,我粉的是科学家,不是兵哥哥,也不是野外求生专家。”

    “楼上的,我们粉的难道不是明星,不是演员吗?!”

    “咦,原来我们粉的是一个演员吗?(石化.jpg)我已经完全忘记这件事了。”

    “我家小昕是刚出道的小明星小演员(兔斯基遭雷劈图),是的,崭新的新人。”

    “这种节目打开方式才是数学家的打开方式啊,我看这个节目就是想看数学家在节目中如果不断念叨数学公式,就像是《瞧那一屋子》里面的数学学霸一样。可惜,我失望了好久。”

    “难道不是惊喜吗?看看那美妙的肉|体,啊啊啊啊啊啊喷鼻血!”

    “好吧,我只是嫉妒了。又聪明又好看体能还这么强,羡慕他以后的老婆。”

    “难道不是老公吗?(猥琐笑)”

    “无论是老婆还是老公,都会被榨干吧(猥琐笑)。”

    “楼上的,举报了举报了,小昕还是未成年,暂时封印这个话题。待一年后再打开嘿嘿嘿。”

    “嘿嘿嘿(猥琐笑)。”

    “嘿嘿嘿(举报楼上)。”

    ……

    ……

    巴泽尔不愧是野外求生专家,虽然很久没用过工兵铲,试用几次之后还是很快掌握了它的使用方法。

    当巴泽尔抱着一堆树枝回来的时候,也变成了工兵铲吹。

    “这真是太好用了,除了有点笨重之外,没有任何缺点!”巴泽尔道,“它还有什么用处?你说他能当锅?我们能吃烧烤之外的东西了?”

    蔺昕道:“可以用来当煎锅。我们还可以用叶子来当锅,我还找到了竹子。竹筒非常好用。”

    巴泽尔道:“还有竹子?运气真好?”

    蔺昕道:“工兵铲还我,我去砍竹子,你来生火。”

    巴泽尔道:“好。”

    当巴泽尔完成了简易帐篷的完善工作,并升起了篝火的时候,蔺昕不仅带来了竹子竹笋,还有鸟蛋和竹鼠。

    “竹鼠可是非常美味的。”蔺昕道,“这个鸟蛋我看过了,只是普通的鸟,不是保护动物,可以吃。今年的饭菜很丰富。”

    巴泽尔使劲点头。

    蔺昕道:“处理食材就交给我了,你处理食材的方式太粗糙了。”

    巴泽尔呵呵道:“调味就交给我了,我们可没有称来让你称调料。”

    于是两人继续分工合作。

    鸟蛋在洗干净的工兵铲上煎熟;竹笋和一半竹鼠切成小块放进竹筒里,竹筒里会渗出汁水将其煮熟;巴泽尔找到的块茎和处理好的另一半竹鼠肉用叶子剥好,用泥糊住之后,放在火堆里烤。

    观众们:……我居然觉得有点馋。

    观众们:……或许我看了一个假的野外求生节目。

    观众们:……大家好,这里是舌尖上的野外。

    你们是不是画风有点不对啊!这么惬意的等待美食是怎么回事?那个看起来就很好吃,真的很好吃吧?!

    “我已经习惯了野外求生节目中那些奇奇怪怪的食物,现在突然看见正常的食物,还真不习惯。原来野外可以找到正常的食物啊。”

    “楼上一看就知道是新粉,巴叔是真的做野外求生的科普哦,他多是寻找较为正常的食物,并且会科普如何尽可能的将其处理干净,并且极其反对吃生食。巴叔说,越是落难,就越该注意饮食卫生。”

    “巴叔会指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有什么可吃的。许多野外求生节目中故意恶心人的食物周围,都是有共生的可以让人比较能接受的正常的食物。因为他经常这么科普,所以其他野外求生节目经常派水军黑巴叔。”

    “这个新粉已经见识到了。作为女生,我很害怕那些恶心的东西,看着节目里的人生吃那些根本没有处理过的恶心东西我就难受。原来有正常的野外求生节目啊。我去找找前几期来看。”

    “我饿了。”

    “不要说这个。看其他的野外求生栏目是减肥,这个……”

    “增肥啊QAQ。”

    “竹筒里的肉好像做好了,看巴叔的神情,好像很陶醉。那可是老鼠啊!”

    “楼上的,竹鼠真的很好吃。我们这里的特色就是竹鼠肉,还有人专门养殖竹鼠。竹鼠体大肉多,味道鲜美,营养丰富,毛皮绒厚柔软,有较高的经济价值和药用价值。在华国已被大规模养殖,已成为具有经济效益的养殖产业之一——以上摘自度娘百科。”

    “野生竹鼠在华国不是四有保护动物吗?”

    “然而在节目中所在国家不是啊。不过他们国家是不吃竹鼠的。倒是有竹鼠泛滥成灾的新闻。”

    “你们还记得大闸蟹吗?”

    “你们还记得兔子吗?”

    “你们还记得鲢鱼吗?”

    “我相信竹鼠很好吃,不然怎么会在华国快要绝种(滑稽脸)。”

    “你想想看,大熊猫是也吃竹鼠。”

    “咦!国宝待遇!”

    ……

    ……

    “好香!”巴泽尔道,“你们华国人在处理食物上真的有特殊的天分!”

    蔺昕也吃得很开心,腮帮子鼓鼓的,不断往嘴里塞食物。虽然他挺好,运动量大了也是会饿的。

    剧组其他工作人员回头看着带来的速食干粮,心里滋味难以描述。

    喂喂,你们吃慢一点,让我们尝一口啊!你们吃肉吃煎蛋吃竹笋我们啃压缩饼干能量棒是不是过分了!

    说好的野外求生节目呢!你们还能不能好了!不要表现的这么惬意成吗?!

    “当当当!饭后水果!”竹鼠的分量很足,竹笋和块茎也很占肚子,吃饱之后,蔺昕跟变戏法似的摸出几个果子,“这些都是能吃的,我背下了图鉴,还提前找实物看过的。”

    “哈哈哈,你准备这么充分,一点也不像野外求生了。”巴泽尔是认识这几种果实的,如果蔺昕不拿出来,他见到了也会摘下来给观众介绍的,“不过准备充分才好,我一个人的做节目的时候也挺轻松。我还是希望下一届嘉宾也和你一样。”

    蔺昕道:“不太可能。我是为了恢复体能才做了艰苦的训练,普通人不会花这么多时间在训练上,只要保证身体健康就好了。”

    巴泽尔道:“恢复体能也不用训练的这么狠吧?”

    蔺昕道:“我想要当明星啊,大哥告诉哦,明星都是会飞檐走壁的。如果练不到这个程度,是当不了明星的。所以我就……嗯……”

    巴泽尔笑得前俯后仰:“你真把电视里的当真了?你知道什么叫武替吗?”

    蔺昕耸肩:“虽然被骗了,但至少我想我可以不用武替,节省剧组成本,这也是一件好事吧。”

    巴泽尔道:“哈哈哈,的确是一件好事,剧组会很高兴的。华国功夫,厉害!可惜我受伤退役。这几年我的国家和你们华国有联合军演,不然还可以会会你们的特种兵,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蔺昕道:“肯定比我厉害。”

    不一定,他可是被体质改造,经历过末日丧尸变异兽唯独,还有光脑辅助的人。

    巴泽尔叹气:“华国真是一个厉害的国家,有机会我想去华国转转,华国也有很多喜欢野外探索的人吧?”

    蔺昕道:“他们一定会非常欢迎你,在华国,你的粉丝肯定也很多。”

    巴泽尔道:“那时候你得请我吃正宗的华国菜。”

    蔺昕摊手:“那时候我可能还在米国上学。”

    巴泽尔耸肩:“那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消息。”

    两人继续惬意的啃果子。

    这个话题是剧本有的,巴泽尔下一期节目就在华国做,他们两只是提前打个广告。

    观众们现在注意的不是什么广告,也不是巴泽尔的华国之行,他们注意的是,这果子好吃不好吃。

    其实他们做的的确是一个美食节目吧?

    这一期节目上集结束,下集要一周后。观众们哭天抢地,他们想看后续。

    虽然蔺昕没有丑态百出惹人发笑,虽然巴泽尔和蔺昕没有历经苦难,尝试各种非人的东西,但观众们看得真的非常开心。

    他们可以看出,在环境的设置下,节目组没有丝毫放水。巴泽尔和蔺昕之所以这么惬意,是真的因为个人能力很强。

    巴泽尔自己做节目的时候,也是挺游刃有余的。只是一个人总有力有不逮的时候,那时候巴泽尔就会显得险象丛生,狼狈不堪。

    现在有蔺昕互补,两人互相照应,轻松理所当然。

    蔺昕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一个初次经历野外求生的人,或许他经历的训练有这个项目?华国人,华国功夫,华国特种兵,好神秘啊。

    只要蔺昕背下了图谱什么的,哦,数学家嘛,记忆力好,正常。数学家能是普通人吗?

    唯一奇怪的只有华国军方,有喜欢看这个节目的军方大佬好奇问下属:“蔺昕真有在咱们军队特训过?”

    下属道:“这个不清楚。全国军队那么多,有人进军队历练虽然会报备,但不会报到上面来。而且他也不一定是进部队训练,也可能是接受特警基地培训,或者直接是退伍特种兵特训。”

    军方大佬道:“他体能不错啊,你说招他进部队如何?”

    下属无奈:“首长,他是天赋极高的数学家。”

    军方大佬嘟囔:“他还是演员呢。好吧,还是让他在数学界发光发热吧。军队他肯定是不会来的。老蔺的儿子,各个都很厉害。都说龙生龙凤生凤,为啥老子的儿子只会打洞?”

    这个下属就不好回答,只能保持沉默。

    军方大佬的抱怨先不提,蔺爸蔺妈迷茫脸,他儿子这么厉害,他们怎么不知道。

    蔺爸蔺妈打电话给蔺秦:“咱们儿子经历过特种训练?”

    蔺秦道:“我不知道啊,我打电话问问薛斐。”

    薛斐道:“难道不是你找的人吗?”

    于是大家都满头雾水。蔺昕什么时候训练的,他们怎么不知道?

    蔺秦道:“是不是疗养院有退伍的特种兵,小昕偷偷跟着他训练?我就觉得小昕有段时间饭吃的特别多,他肯定在疗养院的时候不只是做了康复运动。”

    蔺爸蔺妈想起蔺昕学的功夫:“这孩子,为了当演员还真是偷偷下了许多功夫呢。”

    薛斐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蔺昕在疗养院的事,他们的确不是很清楚。

    他们打电话给胡医生,胡医生……他又不是二十四小时看着蔺昕,他也不清楚。蔺昕是有大把自由活动时间的。

    他想了想,好像疗养院中属于军方的人很多,说不定真有可能。只是不知道是谁?

    蔺爸蔺妈心很大,他们虽然疑惑,在胡医生证实疗养院中有很多军方人员的时候,他们就认定了蔺昕的确是跟着某个不知名退伍特种兵,说不定还是军官学的。蔺昕经常往外跑,说熟悉城市。他们也不会时时刻刻跟在蔺昕身边,只是要求蔺昕过一段时间发短信报告位置情况。

    那段时间,蔺昕说不定偷偷训练去了。

    蔺爸蔺妈觉得,孩子需要自己的秘密,他们不能对所有事都追根究底。当他们认为找到了答案之后,就准备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他们还对蔺秦说,让他别追根问底。

    “蔺昕没说过这些事,肯定有他的道理。这孩子主意大着。”蔺妈叮嘱,“你不要多问。”

    蔺秦想,他不问,难道不能让薛斐问吗?

    薛斐挂断了蔺秦的电话,表示不想和蔺秦同流合污。

    蔺昕偷偷瞒着家里做了这么多辛苦的训练,原因竟是蔺秦那个不靠谱的欺骗蔺昕演员需要飞檐走壁,薛斐觉得很生气。

    蔺秦简直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人简直没个大哥模样。

    蔺秦:喵喵喵?!我就这么背锅了??

    不过蔺秦在蔺昕面前嘴上跑火车的时间太多了,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说过这话。

    好像说过?

    .............................

    上集播出之后,华国观众们对蔺昕的喜爱更上了一层楼。他们沉迷在蔺昕的威武雄壮中不可自拔,天天发着蔺昕美好的腹肌图舔舔舔,妈妈粉大有被女友粉老婆粉蚕食的倾向。

    在此同时,许多男性也成了蔺昕的粉。

    蔺昕头脑聪明,身手好,一些男性,特别是青少年,觉得蔺昕简直是偶像。

    而且蔺昕曾经是植物人,他从逆境中爬起来,实在是太励志了。

    粉这么一个偶像,好像自己也能变得厉害。

    成年男性稍稍好些,还不至于被蔺昕迷的晕头转向。但未成年男孩子们,对蔺昕魅力的抵抗力可不太够。

    媒体们也乐于宣传这个华国的小英雄。他们将蔺昕曾经见义勇为的新闻翻出来继续炒,又吹了一波蔺昕在数学上的成就,把蔺昕打造成励志的典范。

    这种正能量的宣传,配合着节目的热度层层拔高。

    这时候,孟岚放出了一个炸|弹,让热度再上了一个台阶。

    这就是当初遇袭的视频。

    当时遇袭的时候,剧组摄像机和监控摄像都开着,这个影像是保留下来的。不过应蔺爸蔺妈的要求,这些视频没有公布。

    舒柒是想用这个视频做宣传的,但他不想得罪投资商,也不想得罪薛斐,便压了下来。

    这个视频舒柒有留存,警方也有留存。孟岚成为蔺昕经纪人之后,详细了解了当年的事,并拿到了当初的视频。

    要成为明星,适当的炒作是不可避免的。这段视频肯定会为蔺昕的人气添砖加瓦。

    这公布的时机不能太晚,太晚了大家都忘记了袭击的事,蔺昕也不需要再用这件事增加热度。

    现在正是好时机。

    孟岚十分聪明,他没有直接公布视频,而是联系了一个华国法制节目组,问他们要不要做这一期节目,他有详细的视频资料。

    那个华国法制节目组也想蹭蔺昕的热度,便同意和孟岚合作,并尽早把节目赶制出来,原本的节目退后一期。

    节目的主旨是讨论现在的报复性无差别袭击事件,从剧组遭袭,到前段时间的公交车纵火,学校砍人,和外国的枪击事件。他们一边深究罪犯的故事,一边驳斥“这些都是社会的错罪犯好可怜”的论调。现在这种论调不知道被谁带节奏,甚嚣尘上。挖掘罪犯背后的故事成为主流,受害者反而无人提起。

    华国早就有人看不惯这一点,想拨乱反正。他们正好趁这个热度,提起这一点。

    在真人秀下集开始播出的时候,法制节目也同时播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