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妖言惑情> 第十二小章:乞丐小哥

第十二小章:乞丐小哥

    在黎黎无比愤怒的眼神中,君小七得意洋洋的随着雪非飞的脚步上了楼,进了雪非飞指定的那个房间,万分感谢的进去了,没关门,背过身子,伸出手指,一、二、三……

    蹬蹬蹬的脚步声,带着怒气的踢踏着,黎黎趁着雪非飞回房的档口,悄悄的溜进了君小七的房间,一进门反手关上门,火冒三丈的指着君小七大叫:“你到底想干嘛?”

    无声的收回数数的手,眉梢一挑“没干嘛啊。”无辜的耸了耸肩,能干嘛?小傻瓜,你什么时候能够理解七哥的心情呢?在家要跟那几个混蛋争,出门还要装傻卖乖,对一个云山道士摇尾乞怜的,不就是为了保护你嘛,我容易嘛我?

    “那你干嘛非要跟着我,说什么要报恩,你说……”黎黎突然发狠的一瞪眼,了然的指着君小七厉声道:“你是不是又打什么坏主意了?”

    “哪有什么坏主意,我只是不放心你而已,毕竟那人是云山道士。”呵呵……开玩笑,叫那个道貌岸然顶着云山道士的虚假面目专门勾搭诱拐这些纯洁少女,活该遇见自己,该他倒霉。

    “真的……?”不像啊,这七哥最是古灵精怪,坏主意多着呢。

    “对天发誓。”作势举起手,准备发誓……

    “算了算了。”

    闻言,君小七如如墨玉般的眸子里一抹亮光忽闪而过,嘴角邪肆的挑起,百试不爽的绝招第一百零一次的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又是这一招,因为在她狐狸一族里发誓是很神圣的事情,一般不能轻易发誓,如果违反誓言,那是百分百要遭报应的,所以七哥每次都狡猾的用这一招,要不是从小到大他都护着自己,她才懒得理他呢,“那你可不许欺负我恩公,她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我也发誓。”说着快速的举手对天说出了誓言,眼角瞥见七哥磨牙的样子,心里那个乐呀,她就知道七哥舍不得伤害她,任何事情只要牵扯到她,七哥就一定会选择以她为主,这下她就放心了。

    黎黎欢快的唱着小曲转身离开了君小七的房间,临关门时,还不忘嘱咐一句:“七哥身上好臭啊,你赶紧洗洗吧,可千万不要熏着我恩公,要不然我就不理你咯。”说完咯咯一笑,声音清脆悦耳,独留那人狠狠磨牙。

    ……

    “奇怪,没有了?”雪非飞缓缓睁开眸子,目光中是满满的疑惑,之前御剑斩杀狼妖王还能感觉到体内蓬勃膨胀的内息灵力,巨大的像要将她整个人吞噬一样,现在不管她怎么运息还是感觉不到,“再试试。”

    闭上眼睛,继续凝神,这次体内稍微有了些变化,一丝淡淡的灵力如云线一般慢慢游走她的经脉之间,渐渐的又多出了一丝……

    其实雪非飞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灵力和内息,在现代她驱鬼全凭工具,自身除了一些收魂术和武术之外从没有修炼过灵力之类的东西,之前御剑,是在看见狼妖王时候想起了古书中记载的御剑口诀,她只是随便想了下,背在身后的御灵剑便有了反应,斩杀狼妖王也只是凭借着心中那股熟悉的直觉去做,最后导致灵力外放无法收回而昏厥,但是灵力也不至于突然消失不见,到底怎么回事?

    现在的她只能继续凭借着感觉去控制体内的灵力,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灵力的起源在哪里。

    须臾之间,刚刚游走于经脉之间细如云丝的灵力又突然不见了,像是被什么吸走一样,雪非飞又再度睁开眼睛,夜晚半开的窗户外透过一束月光照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折射出一片晶莹的细密汗珠。

    雪非飞无奈起身,打开那半掩的窗户,让月光洒落屋内,想起小时候学会的第一首古诗,低低吟诵:“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不知道这个月亮和现代的那个月亮是不是同一个?她突然就理解了为什么李白的思乡之情。

    一滴水晶花自黑暗中幻化凝聚,最终绽放掉落那如玉面颊,“雪非飞,你不可以这么没志气,不就三年吗?就当进修好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第一次离家。”自我鞭策了一下,这样一想,阴郁的心情好了不少,看着硕大的月亮又是另外一种感慨。

    咚咚咚……三声很有节奏的敲门声突兀的响起:“恩公……睡了吗?”

    “还没有。”雪非飞不疑有他,收敛了复杂的心绪就去开了门。

    “黎黎,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这丫头疯了,穿的这么暴露?

    黎黎一席红色裹胸绣大朵牡丹花儿长裙,长裙左侧开了一条直达大腿的叉,一头青丝松松挽起一个发髻,还有一缕如绸缎般服服帖帖的铺在胸前,明显的黑衬托洁白如玉的半敞的酥胸,更加勾勒出突出的魅惑,腰肢如柳,一只脚轻轻抬起踩在门槛上,绸缎开叉裙边往两侧一滑露出了莹白如玉的腿,她浅笑嫣然,面色桃红,狐狸般的媚眼仿若被酒侵泡过一般的醉人。

    “恩公……”酥酥软软的一句,媚态尽显。

    “噗……”雪非飞死命捂着肚子,忍着笑意,这丫头,打哪儿学来的这招?好低俗啊!

    “恩……恩公。”看着明显失态忍笑的雪非飞,刚刚的那副媚态刷拉一下都消失了感觉,她有些局促的搅动着手里的丝巾,不安的眼神左看又看。

    “你不喜欢这样的我吗……?”

    “不,不……”雪非飞话说一半,就感觉眼前红衣一闪,黎黎已经一阵风似得跑走了,“会呀。”后知后觉的不上没说出口的两个字,有些错愕的看着那个红色身影,愣神:“什么情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