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妖言惑情> 第五章:御灵神剑

第五章:御灵神剑

    雪非飞眸光冷了又冷,闪了又闪,心中默念口诀,御灵剑快如闪电直射狼妖王,可至跟前,原本对面与雪非飞虎视眈眈的狼妖王又消失不见,心底低咒,脚底下也像抹了油似得向前一划,御灵剑速度连闪几下后,两股血柱及两声嗝屁,母狼妖倒地抽搐了几下死了,雪非飞惊异又惊喜的看着旋飞半空,一丁点儿都不耽误的直奔狼妖王电射而出。

    神剑,难怪玄武道人说这把剑是柄神剑,果然不愧得这两个字,她只是默念了飞行口诀,没想到这御灵剑却是自己行动了起来,母狼妖速度目力难测,而御灵剑却是更甚一筹,而且还会隐藏剑身,刚刚那几下连闪忽明忽暗,让人摸不准方向,而它却是极为精准的猎杀了母狼妖,雪非飞脚步向前一划间,避开了狼妖王的攻击,身子一偏,出手如电的扯住了狼妖王的耳朵一扯,狼妖王吃痛一顿,御灵剑速如闪电般的从它的背脊直接穿透胸前,带出鲜血无数后直接回鞘,一切归于寂静,刚刚那幕看似简单,期间生死博弈变化不下百招,御灵剑的特异燃亮了雪非飞心底那片独走异世的阴霾。

    然而心中感叹未及,手中被刺穿胸膛的狼妖王血红的双目却起了微微的变化,一簇簇红的发紫般的妖火渐渐喷出,一声声来自鼻腔里的低鸣在寂静中炸开,原本如狼狗般大小的身子在须臾之间砰砰的几声中,渐渐扩大。

    手中还撰着狼妖王耳朵的雪非飞目露震惊,“靠……这东西杀不死的吗?”说着,抽出御灵剑就是一劈,直接卸掉了狼妖王的右臂,鲜血如喷泉般涌出,但狼妖王还在继续着砰砰之声,身体无限扩大,而雪非飞也毫不犹豫的开始了她的大卸八块,一剑一只后退,嘭……的一声,少了一条腿的狼妖王直接摔到在地上,但是它的身体还在发生着改变,雪非飞有些狼狈的喘息着,因为她现在体内那股气息又出来捣乱了,刚刚那两剑已经耗费了她的七成体力,狼妖王皮硬如铁,血肉却像浓厚干沽的乳胶一样难以切开,她低首看着泛着光亮的御灵剑,有些不解,之前那么牛叉,现在她企图让御灵剑发挥它的神剑威力,可唤了几次也没成功,怎么回事?

    “啊嗷……”狼妖王一声对月狼叫,原本正在群攻龙逸风的狼群突然全都调转方向,直奔雪非飞的方位而来。

    龙逸风眉头皱起,他刚刚只顾着厮杀,根本没有注意到雪非飞那边的动静,此刻突然得空,却听见某人一声大喊。

    “师兄救我……”

    雪非飞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一剑劈了嚎叫的狼妖王的脑袋,成功的猎杀了它,看着硕大的狼头瞬间又瘪了回去,一股股灰烟自狼妖王的体内散出,正当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体内那股气息似是要冲破她的胸腔,她难受至极的档口,四面八方突兀的冒出了猩红着狼目的狼妖,雪非飞眼花缭乱间,向她凶猛扑来的狼妖似是幻化出了两个,然后两个变四个,四个变八个……当最后一点意识即将被黑暗吞噬,她大喊一声,昏了过去,潜意识里还在琢磨,为毛线这句身体体质这么差?

    一只狼妖带着口中浓稠的涎水,只差一毫米,便能一口精准的咬上雪非飞白嫩的脖颈,啪嗒,一滴涎水很不礼貌的滴上了雪非飞的脖子,狼牙却是定格在了一毫米处,一名如烈火般的男子,手执一柄如烈焰般的长剑直接自狼妖的左耳穿透右耳,凶悍的手法无与伦比。

    “这个笨蛋,枉称云山捉妖第一人。”玄烈焰利索的收剑,一脚踢开狼妖,抬眸四扫,他看着那一只只蠢蠢欲动狼妖,入鬓的眉角微微一挑,好看的薄唇带着一丝轻嘲,“找死。”话落,人已经如一抹疾风,带着滔天的火气席卷着周遭越来越多的狼妖,所到之处便有鲜血一簇,狼头一颗。

    青龙剑呼啸一声加入了猎杀狼妖的行列,刚赶过来的龙逸风看着那幕红色旋风时,皱起的眉头微微舒展,他身影一飘落在了晕倒的雪非飞身侧,食指探上脉搏,脉象紊乱不堪,似是体内有一股很是强大的内息,正在横冲直撞她的所有经脉,但又不像是走火入魔,到底怎么回事?

    “大师兄,你带着这个废物先离开,我随后就到……”说着又是一剑递出,鲜血狂涌中狼头落地,他的杀法太过干练骇人,连着没有智慧的狼妖也开始有些畏怯,整个森林中的所有狼族因为狼妖王的一声特别的嘶吼,系数而至,被这突如其来异常凶猛的男人一阵收割,只剩下寥寥几只,满地的血腥气刺激着最后几只狼妖,也因着这些血腥气而掩盖了它们心底那些莫名的畏惧,它们嘶吼,它们疯狂的齐齐跃出,直直奔向那烈火般的男人。

    玄烈焰嘴角的嘲讽更弄,他御剑旋转,如龙卷风一般直接卷向围攻他的狼妖群,不过瞬尔,风声间歇,四处一片狼藉,到处都充斥着难闻的血腥味儿,而那名立在狼妖尸堆里的烈火男人却神情一派轻松的笑道:“大师兄,你退步了,干脆你将灵力第一人的头衔也让给我算了。”

    龙逸风无奈摇头,苦笑道:“我从未争过什么第一人,你若是要拿去便是。”说着准备打横抱起雪非飞,去寻羽亦辰给诊治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哼……”玄烈焰是出了名的脾气大,他不屑的道:“为何要你让,刚才收服狼妖,便可证明一切,还有这个笨蛋……”玄烈焰伸手指了指雪非飞,却不防她突然睁开了如水如雾般的眸子,那轻轻一颤的羽睫,似是挠了他的嗓子般,让他本想奚落的话语只说了一半。

    “笨蛋不说了?”迷迷蒙蒙的睁开双眼,入目的便是一张比女子还要俏丽三分的俊颜入目,却让她听到了比吃了个苍蝇还要难受的词语,‘笨蛋’,呵,她人生字典里最厌恶的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