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妖言惑情> 第二章:下山寻宝

第二章:下山寻宝

    第二章:

    从玄武道人的讲诉中,雪非飞了解到这里名叫‘云山’是专供有机缘的人修炼之地,这里分四个门派,分别为:青龙门、白虎门、朱雀门,而她是属于玄武一门的唯一弟子,而这位白发飘扬的老者就是玄武道人,现今玄武一门中独一无二的存在,可不是独一无二么,除了她就是这个老头了,她脑子里只盘绕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老头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怒,嚷嚷着让她赶紧恢复过来去给他的女儿,也就是她的母亲报仇。

    而他就是太过于执着他的女儿,也就是她的母亲的死,因为死的很自然很平常所以引发了玄武道人不平常的认为,他的女儿死的很有蹊跷,所以这看似疯癫,其实很固执的老头却是不依不饶的想要查明真相,时隔十几年了,他才终于确定了他的宝贝女儿确实死于他杀,因此他盗取云山至宝‘云灵珠’要去给他女儿报仇,结果不慎将云灵珠丢失,事发后,他就被云山老祖‘火云道人’关进了莫林,罚他看守蛇王,没有火云道人的谕令不得外出,而他现在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一心让她赶快将玄武绝学大成之后去报仇,不想就在最关键的时刻,她竟然走火入魔,丢了记忆,依照玄武道人的意思,这是绝对不行的,所以雪非飞已经被玄武道人残害了大半天,就听他一人在那儿叽里呱啦的说着,从鸡毛蒜皮小到她房门上为何总是擦着一只风车,大到她曾经干过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无一遗漏的讲给她听,并一再强调让她易装遮掩真实身份,以免遭遇天灾人祸,最终在由远及近的两道如雪般白皙的身影降临时,嘎然而止。

    “糟了,这两个小子来的这么快,菲儿,快点关掉喇叭花,要是让人发现了,传到老祖那儿,我还不定被关到什么时候,菲儿,一定要记住为师的……”

    不待玄武道人说完,雪非飞很自觉的重复按了红黄蓝三色喇叭花后,那幕光墙自动关闭,雪非飞长吁一口气,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心中无比感叹,太能唠叨了。

    “小师弟。”为首的龙逸风看见脸色有些苍白的雪非飞关切的问道:“我们几个奉老祖之命来接你一同去寻找云灵珠,朱雀师叔还命亦辰师弟来给你看看,听看守莫林外的师弟说你练功走火入魔了,如今怎样了,看你脸色不佳,是否需要调养几日在下山?”声音温润,让听者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雪非飞凝眸望去,他墨发高束,一根如雪般的发带简洁而不失风雅,身材挺拔如玉竹,容貌温润俊美,气质儒雅中带着浓浓的男子气息,是那种很容易博得女孩子好感的类型。

    雪非飞心脏扑通扑通了两下后,倒抽一口凉气,她刚刚只顾着循着声音望去,忽略了男子身侧的另一名男子,同样的装束,同样挺拔如玉竹的身材,却是完全不同的气韵,傲如霜雪,冰若寒山,但容貌却是世间罕见的绝色,眉若刀锋,黑眸沉浸若水,高挺的鼻梁精工之手难以雕琢,丹唇琉璃若血,灿如天神般的容颜却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气韵冷到极致,就算她隔着距离也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冷意。

    “有劳大师兄费心了,我现在已经好了。”刚刚玄武道人好像讲过,眼前这个性格温润的应该是云山青龙门的大师兄龙逸风,而他身旁这位从骨子里透出冷意的就是朱雀门的天才神医羽亦辰,天才神医呀,哪敢让他瞧,万一看出她是女儿身,那三年之后回不去怎么办?

    “那就好,师祖有命,让我等下山降妖历练,寻找云灵珠的下落,烈焰和亦云已经先我们一步下山去了。”龙逸风温和一笑,随手一挥,一柄如青龙般的长剑腾空而飞,旋转两圈后很是平稳的落在了龙逸风身前,剑身逐渐放大,足够一个人平躺在上面,而另一侧的羽亦辰也是手臂一挥,一柄灿如白雪,轻若鸿羽般的雪玉长剑也如龙逸风的青龙剑一般漂浮身侧,剑身放大至数倍后,只待主人立足于上。

    雪非飞看着这一幕惊讶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她堪堪收拾了下内心的激动,努力想要收起那有些膨胀的瞳孔,她嘿嘿一笑:“大师兄稍等一下,我先去屋里取些东西,马上就好。”说完也不管他们有没有意见,一溜烟的跑回了房里,到处捣鼓,刚刚玄武师傅说过,她也有柄神剑,从小便陪伴她身侧,早已心有灵犀,还有她捉妖用的长鞭啊,灵符啊之类的,不仅这些。雪非飞还打算捣鼓一些她常用的红绳和束身粉,呃……估计这些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捣鼓齐的,但是多带些总是没坏处的,玄武师傅天机神算,在他们还没来之前,就已经预测到她要下山去寻找云灵珠,早已告诉她要准备什么,还好还好……这个这个那个那个,到最后雪非飞只觉得手不够用了,叮呤当啷的将身上能塞东西的地方都塞上了东西,最后才算基本满意的出了门。

    当雪非飞再次出现在龙逸风与羽亦辰眼前时,她的形象已经无言能喻了,只见她很是费劲的扛着御灵剑出来,腰间鼓鼓囊囊塞满了灵符,有的甚至不堪拥挤,风一吹便乌拉拉的随风而飞,而她的肩膀上扛着一个大包裹,里面也不知塞了什么,看着很沉重的样子,龙逸风嘴角微抽,无奈一笑,这个小师弟还真是个活宝。

    羽亦辰只是眉头皱了皱,他很少与雪非飞接触,从不知道这个名震云山的第一天才弟子,性格竟是如此的不羁乖张。

    “劳驾……师兄帮我一把。”雪非飞累的气喘吁吁地,她忙着哼哧哼哧的拖着行李,全然忽略了两位如仙般的师兄如何看她。

    “小师弟你这是……”龙逸风几步上前接住了雪非飞肩上过于承重的包裹,疑惑的问她。

    “啊,这个这个,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反正有用的,你帮我一把吧。”

    “可这些黄符都是初入云山时临摹所用的灵符,你的境界早已可以凭空而画,何必如此麻烦呢?”龙逸风依旧不解的问着。

    “有用有用……”是临摹啊,她又不是以前那个牛叉第一,记得小时候爷爷有本很厚的书,这些灵符呀,御剑呀,都当故事讲给她听,只可惜她没有过多的实践机会,爷爷就过世了,现在来到这异世,逮着这么好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放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那个……师兄,麻烦你载我一程,我那个昨晚练功走火,身体不适还不适合御剑,呵呵……”雪非飞尴尬扯皮一笑,原本苍白的小脸因为拖拽重物而显得有些红润。

    “好。”龙逸风很干脆的答应了,他长身轻轻一跃,领先上了青龙剑,大掌一伸直接将雪非飞拉了上来,笑容坦荡荡的他却发现雪非飞耳后似要滴出血一般的红,奇怪道:“小师弟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雪非飞尽量言简意赅,以免话多露陷,不过她还是觉得有必要再亲近些,她笑呵呵的说道:“大师兄你以后管我叫‘飞儿’就好,小师弟小师弟的叫,你那么多的小师弟,我怕我分不清。”

    “好。”龙逸风爽快的应了,他侧头看了看已经准备就绪的羽亦辰,略一点头,大掌一扬,青龙剑腾空而起,快如流行般的直奔目的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