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妖言惑情> 第一章:玄武师傅

第一章:玄武师傅

    第一章:

    灵魂互换,三年为期,在此期间你绝不能让别人看出你非身体的主人,也不能暴露女儿身,如若不然,你我将永存异世,白光一闪,耳中喃喃话语不断,忽的一下如遭电击,只是一瞬的感觉就恢复平常,雪非飞猛然弹起,有些惊秫的想要寻找刚刚跟她说话的白衣女孩。

    但入目的却是一派清新自然的实木家具,简洁的让她找不到一丝现代化气息,整个房间里只有她一人,刚刚那个白衣女孩根本不存在,真穿了?真的……

    她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自己下巴,除了手感比以前滑腻了些,形状还是没变的,又反复看了看双手,除了掌心由于长久用剑而留下的标志性茧子,这双手连个指甲盖都和以前的一模一样。

    “徒儿啊,我的乖徒儿……菲儿……”一声有些沙哑且带着疲惫的叫唤,凭空冒出来,吓的正在若有所思的雪非飞一大跳。

    “谁?”雪非飞惊秫的僵硬了身子,伸手下意识的去摸腰间的红绳,结果只摸到了一根雪白腰带,她有些懊恼的咬了咬牙,警惕的查看着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声音。

    “啊,菲儿,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哇啊啊……”说着便是一声豪放大哭,被火云道长关在莫林思过的玄武老道很没形象的嚎啕大哭,根本不顾身后被关押的蛇王如何笑话他。

    “师……师傅?”雪非飞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盆喇叭花,她刚刚寻着声音走过来,结果再三确定后,肯定了声音是从这株喇叭花的其中一朵喇叭花里传出来的,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她好奇的伸手点了下那朵发出声音的喇叭花,疑惑道:“原来师父是朵喇叭花啊。”

    “嘎。”哭声戛然而止,玄武道人听见那头雪非飞传来的白痴话,当场忘了反应,他只知道这丫头昨天晚上练功走火入魔了,他已经让莫林外的师侄去叫朱雀老道速去救治了,不知怎的,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他喊了一个晚上,求爷爷告奶奶的就是没有一个人理他,他苦命的徒儿啊,他唯一的宝贝徒儿啊,莫不是真的走火入魔,傻了吧。

    “喇叭花怎么当人师傅,难道这东西也能传授武功?”不是雪非飞白痴,大千世界里奇奇怪怪的事情本来就多,而且她身为现代驱鬼师,嫡系黑暗清道夫本就对这些灵异事件见多识广,但今天这些事儿有些超乎她的理解范畴,比如眼前这株喇叭花,花色艳丽,一株七朵,朵朵色泽不一,仔细看去根茎上还闪烁着浅绿色光晕,这些都是她在现代没看过的,现在的她只能脑袋短路似得胡思乱想。

    “乖徒儿,你怎么了,你傻了吗?这是七色喇叭花啊。”玄武道人涕泪横流,他现在极度抓狂,他的乖徒儿啊,云山第一天才啊,大仇还没报,奸佞还没除,你千万不能傻啊啊啊啊啊……

    “哦,对哦,是七种颜色哦。”雪非飞恍然大悟的后退一步,拉长目光仔细一看后,不禁失笑,她刚刚只顾着一朵一朵的研究这花为什么会发出声音,没有注意颜色分几种。

    “啊……”玄武道人悲愤一声吼,崩溃了。

    雪非飞无奈的捂起耳朵,有些怯的看着那朵发出声音的紫色喇叭花,靠……河东狮吼功么?可怜她的耳膜。

    “菲儿。”不一会儿,玄武道人很快自奔溃中清醒,可以想象其神经的强大程度。

    “花师傅。”雪非飞很认真的对着七色喇叭花叫了一声,只是那纠结的眉头显现出了她内心的不郁。

    “哎……”玄武道人似是接受现实一般,有气无力的道:“你按一下红黄蓝三种颜色的花朵。”

    “哦。”一声还没落,雪非飞已经反映快速的伸手按了红黄蓝三朵花,下一瞬,便看见几朵花色形成了一幕光墙,光墙上倒映出一片林子,林子里的树木高耸入云,林子内一个白发白须白衣的老者盘膝坐在一颗石头上,手中一柄拂尘,白须随风而动,在他的身后隐约看到一个浑身散发着黑气的男子,他裸露着上身,密密麻麻的血痕布满全身,仔细看去身上有磷光闪烁倒映着有些发黑的血迹,蛇眼半眯,微微投射过来,像是看到了正看着他们的自己,有些发紫的唇微微裂开,流出一线涎水,整个形象妖异无比,倒衬托出盘膝而坐的老者更加出尘脱俗,一派仙姿。

    只是那仙姿老者却在下一瞬上演了一幕让人膛目的画面,玄武道人回头正好看见蛇王对着雪非飞流口水的样子,顿时怒火中烧,拂尘一甩,万妖膜拜的蛇王的身上又添新伤,“个老子的,打死你这畜生,本道尊的徒儿也是你这畜生能垂涎的?”说完,唰唰唰的几下,拂尘上的雪白银色犹比利剑,割的蛇王一阵哀嚎,此刻的仙姿老者甩起拂尘是凶猛的,面部表情是淡定的,前后差异也是让人惊叹的,古人云‘人不可貌相也。’

    雪非飞惊叹的看着,对于被逼着还报救命之恩而无奈穿越引起的内心极度排斥纠结顿时减轻了不少。

    人生几何,到此一游就当人生际遇历练了,回想那个女孩收鬼时的牛叉样子,自己要是学个七八成,三年之后回到现代,正好是道家比武大会,到时候她肯定能拔个头筹,令雪系一脉扬眉吐气。

    玄武道人撒完气,很是凶恶的瞪着蛇王大声道:“给老子规矩点,不然有你受的,老子可不是那些迂腐的云山小辈,对你这妖精还循循善诱,引你入正途,把老子给惹毛了,直接把你炼化了扔去喂狗。”

    “嘶嘶……”蛇王一双蛇目忽明忽灭,他有些畏惧的向后退了几步,他心底悲愤,世人都赞云山道人行侠仗义,斩妖除魔,济世救人,可他们哪里知道这些道士是如何丧尽天良的残害它们这些辛苦修炼成人型的畜生?

    玄武道人满意的看着畏惧的蛇王,大声呵斥道:“本尊要和徒儿说话,你这畜生还不滚开。”

    “嘶嘶……”蛇王目露不甘之色,但又没有胆量去惹这个不守云山戒规的老道,愤恨的扭动了下身体,恢复了蛇形,盘踞在离玄武道人最远的地方,将蛇头埋在盘踞的蛇身里。

    “哼,算你识相。”玄武道人很满意的一甩拂尘,结界微光闪烁,彻底隔绝了蛇王的耳目后,玄武道人才转过身来,很是疲惫的盘腿坐在石头上,没精打采的看着光幕中显现出的雪非飞。

    “菲儿。”看着雪非飞目光直直的盯着他看,哎……八成是真的走火入魔伤着脑子了,他刚得到些飘儿死因的消息,菲儿现在又变成这样,让他怎么跟孩儿她娘的娘交代?

    “师傅。”雪非飞是被刚刚玄武道人那彪悍的一幕给震撼到了,她奇怪的看着玄武道人无奈的盘踞石头上,垂头丧气的模样,有些不忍心的想说些什么,但又怕暴露了身份,只能装傻卖乖,之前她无意识的几句话,引起玄武道人那句‘练功走火入魔’,这句话正中她的下怀,要不然她还不知道怎么把这角色扮演好呢,想来她与之前那个女孩灵魂互换肯定是有原因的,大抵就是这老头说的练功走火入魔了,她不是变傻,而是直接换了一个人,不过,她是打死也不会把这个事实告诉眼前这个奇葩师傅的。

    “你还知道师父为何会被关在莫林,看守这只畜生吗?”玄武道人目光中带了一点点的希翼。

    雪非飞摇头不语。

    玄武道人无奈一叹,打算从头说起,想从讲诉中帮她恢复点记忆般的侃侃而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